北山“金片”溢清芬

2021年09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何员根

对于茶道,我完全是个门外汉,即使偶尔与人斟饮,也是常用大杯,并不习惯小盏,然后大口喝酒一样,咕咚咕咚一通,瞬即入肚,完全没有才子佳人般的优雅、惬意与翩翩之风。

从书本或是网络,总看到许多人谈及喝茶的目的意义及感受:喝的是心境、品的是人生、悟的是甘苦、浮起是淡然、沉下是坦然、拿起与放下……可于我而言,茶完全是一杯煮过的水,仅仅是身体的需要,并非精神慰藉或是人生的领悟和思考。对喝茶完全没有过多的奢求——喝茶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是一种挥霍,甚至是糟蹋。

应朋友相邀,我认识了界水北山的王兵华。之后继续几次交道,加深了对他的了解,便让我渐生了对茶,尤其是对曾经产自此地“金片”贡茶的敬意,心里不得不重新定位对茶的认知,更生发了把关于茶的种种,提升到“道”的高度之念想。

新余界水的北山,又称钟山,为新余“五星”之一。南宋淳熙年间朱熹从湖南经萍乡、宜春一路览胜前往福建,进入新喻西境,便被新余的翠峰叠岭、旖旎风光所吸引、震撼,随即才思泉涌、脱口而出:“北岭苍茫雨欲来,南山腾踯翠成堆。稚杉绕麓千旗卷,野水涵空一鉴开。客路情怀元倥偬,今晨游眺却徘徊。自然触目成佳句,云锦无劳更剪裁。”一首七律《新喻西境》,将新喻“稚杉绕麓”“野水涵空”、云锦般的华美山水呈与世人、流传千古。之后,朱熹来到县城,登顶玉几山,轻捋髭须,环顾四野,极目远眺,东面的百丈峰、西面的钟山、北面的蒙山、南面的鼎山,四山并耸向玉几山朝拜而来,暗与五行合,于是不禁感叹:五星奠位,宜有贤者出。王兵华就是生长在“五星”之北山下的一位农民。对于茶方面,在我看来,他既是深耕山里的茶农,又算是一位隐于丛林的贤者。

北山,自古人文鼎盛,文人墨客时有吟哦,自然风光、人文景观、珍贵物产也是闻名遐迩、令人自豪,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北山寺、北山公公、金片茶……关于北山寺、北山公公,尤其是金片茶的掌故,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据同治《新喻县志》记载:北山寺,在县西五十里紫云峰,宋治平中建,洪武二十四年为丛林,康熙戊戌僧如玉慕缘重修。

北山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历来吸引了僧众皈依其中。寺庙香火旺盛,信众繁多,祀奉宋太祖六世孙高宗赵构为神,也称 “皇门太保英烈康王元帅之庙”,宜春、萍乡、礼陵、樟树、丰城、南昌朝拜者络绎不绝,纷至沓来,俗称“朝北山”。为祈求祛病除灾,五谷丰登,附近百姓至今还保留了每年七月初七给“北山公公”焚香沐浴,八月初一敲锣打鼓接下山的习俗。僧人们在这一方乐土弘扬佛法,耕种山林,禅茶一味,自然就少不了对茶的栽培。茶与禅在北山也就落地生根,传扬天下。

据唐陆羽《茶经·八之出》云:“江南,出鄂州、袁州、吉州。”又唐毛文锡《茶谱》称:“袁州之界桥,其名甚著。”李时珍《本草纲目·集解》云:界桥茶,是唐代“吴越之茶”中名茶之一。另据元代马瑞临《文献通考》云,“绿英、金片出袁州”……新喻,今名新余,历史上曾属袁州府,后属临江府,新余的界水与界桥(也作介桥)也因北山一脉相连。“金片”贡茶,产地实则在钟山即界水北山一带。

在外打拼多年的王兵华,在北山下黎家坊的姑妈家,机缘巧合,第一次接触、了解到产于北山、曾经名扬于世的“金片”贡茶,便与北山结下不解缘。

金山银山就是绿水青山。王兵华知道,故乡才是他最终的归宿,北山才是他精神的家园,金片茶才是他内心的那个梦想……王兵华放弃了在外的事业,他的那份初心,那份乡愁,就如那些生长了千百年的古茶树,即便是荆棘丛生、山高路陡,毅然决然扎根其中少问世事,朝饮甘露、夜听流响,寒来暑往十多个春秋弹指一挥,仅仅凭着一把镰刀和顽强的意志,砍出一条金片茶挖掘、培育之路。

十多年间,王兵华遍访名师学习茶艺,耗费数百万资金开办茶厂、购置设备、开山辟路、挖掘古茶……他要把这生于斯长于斯的“金片”焕发出新的生机,他要让“金片”贡茶重归金光闪亮……

峰陡山危终有路,最是难得不挠心。王兵华义无反顾,极力说服家人、朋友,不计投资风险,砸下全部家当,承包一千多亩山地,日耕夜种,硬是从荆棘丛里把沉默于岁月风尘里的千年古茶修葺打理得神采奕奕,让这些古茶焕出顽强的生机。王兵华独身一人扎进山里,与古茶为友,与云鹤为伴,渴了喝几口山泉,累了唤几缕山风。他知道:初心就是最美的乡愁,汗水就是对故乡最好的报答;他要让北山千年古茶的每一片叶子都散发金子的光芒。

早年,王兵华的脚不小心曾受过伤,并不适合过多的体力劳动,稍有劳累便会隐隐作痛。而今,每天要上下攀爬于崇山峻岭,他都是咬着牙忍痛劳作。面对这些,他总是坦然一笑:“北山‘金片’古茶,就是我今后的人生目标;焕发古茶生机,是责任也是义务。我只想做一点微小的事,让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几棵茶树延续下去!”

是啊!茶的本质就是苦后回甘,人生的意义在于孤独的顽强磨炼;茶的品质在于清澈透亮,人的品质在于感恩坚守;一杯好茶就是能够打动你,一个能人就是能够让你不由产生敬意。无疑,王兵华做到了。

古茶立千载,禅意岁更芳。一个人、一份情,与一叶茶、一座山的守望,以及经年累月与荆棘草莽相伴,为了那一缕清芬,把岁月在或浓或淡的清澈透亮里氤氲开来,这就是最高的茶道,是人生最好的注脚。

虽然,我至今对于茶道似懂非懂,但对北山“金片”贡茶的含义有了新的认识。王兵华长年累月的山中坚守,在乡村振兴的今天,不就是最好的的“金片”吗?古茶“金片”与这风雨无阻、坚韧不拔的意志,不就是北山人历久弥香的清芬吗?!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