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太源

2021年09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黄传庚

洋江太源,许多游客都是奔着“古村”去的。太源之古,其祖先定居于此可追溯到1328年,已有693年历史;太源之村,距离分宜县城约25公里、距离洋江集镇约4公里,远离喧嚣城镇,亲近宁静山谷。

驱车前往是大多数人的交通选项,平地起风,穿过道路上的几个村庄、驶过稻浪中的一些弯道,就到了。

太源不是一个古村整体,准确说,“古”的那部分还不到村庄的一半,而且越往村外越现代,村民别墅式新楼一年更比一年多。但就是那不到一半的“古”,却散发着完全的魅力。

这是个典型的依山而建的村庄,其祖先当初为什么选择在此繁衍生息,猜测有很多种,比如躲避战乱,比如开疆破土,比如风水使然等。

建立起一个村庄实属不易。南岫山是洋江镇的最高峰,曾经庙庵均有、狼虎出没,至今杂木丛生、林密依旧。当地人把它当作天然宝库,过着靠山吃山的生活。解决饮食卫生问题,凿井开渠、挖塘养鱼、开荒种粮、圈养禽畜,没有人定胜天的信念恐难实现;解决住房出行问题,就坡辟地,制砖做瓦,立柱架梁,尤其是墙基路面都是用片石垒砌,方寸之间汗水斑斑,这是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人文样板。

悠远的故事口口相传,代代延续,芳草萋萋淹没了无数,游客是断然听不到的,只有长着白胡子的老大爷说得清一二。

老房子已渐渐老去,大约20来间房经得起风沐得起雨,较完整地留存世间,但由于风格不是特别,很难吸引来客的目光。

与其说来看房,不如说来看墙。本村老祠堂并列一座两层楼,建在北面最高处,为防止泥土流失导致房塌,在前面用片石垒成了一座高达五米左右的石墙,岁月无声,爬山虎竭尽全力“爬”满高墙,恰恰形成了一幅“石草图”,线条有纵横,颜色有灰绿;加上在前面有同样高的片石石阶相组合、互映衬,也许哲学家来看到的是人与自然的辩证关系,美学家来看到的是天然画作,文学家来看到的是一句句诗行,音乐家来看到的是一个个节奏音律,建筑学家来看到的是力学结构……怪不得,每每都有人选择在此留影。

这只是一个“代表”罢了,类似这样的片石墙,随处可见,家家都有。游历其间,古朴与沧桑、历史与厚重油然而生。

脚下的石板路曲曲折折,人迹频临处光泽如新。走的是轻松,建的是艰难,每踏出一步,相当于踩着前人的肩膀。当地人说,好日子是“苦”出来的,“甜”从“苦”中生,“前人栽了树我们来乘凉”。村子这部分的路清一色用石板修成。石板路的美学价值,早已刻入人的心海脑海了,那是一种经典、一种隽永。大多数人是敬重于劳动、敬畏于创造的,所以步步小心谨慎,处处俯首“敬礼”。

太源古村,可谓“石头村”。石头的源头在山上,石头的采取靠手工,石头的运输凭肩膀,墙是石头砌的,路是石头修的,还有那水井、水沟都是石头围成的。用石头构筑自己的家园梦 ,成为太源先人的独特方式,也成就了一种“石头文化”。可以想象汗如雨下的额头、青筋暴跳的手臂、火泡点点的脚板、呼吸急促的喉管等凝结成的奋斗精神,任凭后来人凭吊。

“石头村”不是单色的、刻板的。片石墙上绽放的野花、石板路旁遍布的绿草、房前屋后挂满的各色水果、老农劳作长出的蔬菜,有形有色,有香有味,一年四季的“田园风”吹遍山旮旯,令人流连忘返、回味绵长。

太源人淳朴,不夸村好,只说村古;太源人善良,果树上的果实你采几个品尝,不说你坏,只问你好不好吃;太源人好客,你来了,不问你啥时走,只劝你住下来……

太源,印象就这样深深烙印在心上,乡愁就这样慢慢升腾在脑海。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