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至浓时的呢喃——读张玲云诗集《虚窗》

2021年09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戴南祥

认识张玲云是在2001年金秋时节召开的第五次钤山笔会上,整整20年光景,我们从单纯的青涩小青年逐渐走向成熟。

我喜欢读诗。当我端着张玲云的《虚窗》一页一页地翻动,仿佛是玲云就在身边吟诵,让我情不自禁地跟随这一节奏,仔仔细细地一句一句,轻轻颂读出声。

诗集《虚窗》,分为八辑,前七辑收录了她近三年来创作的144首诗,最后部分是5篇散文诗。打开诗集,扑面而来的是诗人笔下的唯美文辞和细腻情思,明朗中透着缕缕柔情,且每一首诗作都留有写作时间的标记,如同婴儿有着出生日期,有血肉,有灵魂。江南女子往往多愁善感,张玲云自然也不例外,她用诗承载着对人生、对生活的思索和挚爱,不惑之年的她,用少女、少妇、中年不同时期的感受诠释着生命的美好和疼痛。

首先,进入我视野的是诗中弥漫的四季自然芬芳。《早春的花事》《正午的鸟鸣》《金丝黄菊》《初冬的阳光》,还有绵延一方的红花草、素白的芦花、缤纷的落红、与影同行的黄昏,都成了她笔下咏唱的对象。玲云的诗充盈着柔美、和顺的意象,氤氲着温暖和清丽的色彩。在对自然的反复咏叹中,她送出的是爱与美的信息。“人生花季/总是爱上那姹紫嫣红/顺应时令召唤/追逐蜂蝶轻嗅芬芳/童年的沟渠两岸/芦苇叶悄然疯长/只有野性的孩子/才猫在泥沼里捕鱼捉虾”(《芦花吟》)。她执著于对季节变换的敏感和敞开的心灵体悟生活,因此,她的诗作或以田园交响乐的节奏,或用咏叹调的节奏,承载她的直觉式感受。“纤弱的草儿怎能举起缤纷的花瓣/一场无声的告别仪式/正在举行/而枝头殷红残粉/新叶探出身子/牢记对春姑娘的承诺/撑起满园风光”(《落红》)。诗给人的整个印象是唯美但有力,虽没有华章丽句的装饰,但却能以其深挚的情感打动人。

众所周知,诗歌在表达一个人的感情时,可以说是一种最贴近灵魂和内心的文学形式。透过诗集《虚窗》可以看出,玲云在运用诗歌创作这个文学工具时,她的诗心对内也好,对外也好,都是直视而袒露的。她将自己心中对人、对物、对世的感觉,随心而又丝丝入扣地娓娓道来,以至于带给读者的冲击力也往往是很直接而明显的。比如“这是一个最惬意的梦/涛声温柔如慈母轻轻哼哼的眠曲/如爱人在耳旁似有若无的呢喃/海浪裹着身子似乎躺回襁褓之中/此时的眼睛患上了色盲症/只认识海”“此刻除了海/什么都已忘记/一枕天堂”(《思念》)。思念的人除了海,那看不见的、无处不在的、连呼吸也涨满了思念的孤独和寒凉的内心感受,在这短短十二行的句子里,将思念的张力撑到了最大。再如“你只要轻轻一推/她低矮的木窗子就会敞开/你看/窗下的旧桌子上铺着素笺/着墨处晕开一朵朵淡梅/门前的月季正是姹紫嫣红好时节呀/愿君来采撷……/你只要轻轻一推呀/她的心扉就突突乱跳/她把眼睛里的雾霭流云织成霞/她的小秘密在瓜田架下已诉说千万遍/只是你流连外面的世界/什么都不知道”(《虚窗》)。这首命名为书名的诗,撩拨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女子向往隐秘而美好的爱情之心怀,读来让人思绪翩跹,令人击节赞赏。此诗不落窠臼,也绝无半点语言上的雕饰和媚俗,它冷峻、深刻而具有先锋品格。

玲云的诗有相当一部分是对故乡山水的依恋,对家乡草木的多情,对家庭亲情的眷恋,读后,一阕乡音新词回想在耳畔。“她挽着父亲的手臂/宛如纤柔的少女/拍一张全家福/定格瞬间/被日常忽略的情愫/只有老去的岁月懂得”(《母亲的生日》)。这是诗人记录的爱的瞬间,其情其境,其字其句充满馨香。“你乘着夏季的风款款而来/厨房窗台一只雀鸟正在窥视/红、黄、绿的蔬果是一幅写实主义油画/香、辣、甜的味道诱惑单调已久的味蕾”。这首《俗世烟火》,字里行间始终饱含着一股浓浓的人情味,是那么真实而具体,让我感到无比亲切。往事如昨,诸如《母子同乘一辆绿皮火车》《儿子的生日》《妹妹出嫁》《猫小姐》等诗,在作者的笔端,都留恋童年的岁月与梦想,充满了对父母、兄弟姊妹和儿女亲情的挚爱之情。

作为女性诗人,在以细腻的情感触觉感知自然的同时,像春天润染缤纷的画卷,着力向读者们赤诚袒露多重的人生风景。我发现,玲云在2020年10月坚持每天写一首诗,31天未曾间断过,以此抒发对生活的热爱和至诚情怀,可以说,每晚她是在写诗意境中进入梦乡的。数十首诗中,我读到的每一句情至浓时的呢语,不是文字,而是画面。她以独具魅力的阴柔之美,诗意地解析了个人心灵的泉音。比如《恋石树》里写道:“不知疲倦衔来泥土塞进石头所有的缝隙/一场场春雨换来石头的顽冥感化/种子心无旁骛/从不舍弃伸出触摸的根须/千百年的相互纠缠/修炼成一道绝世风景”,再如《远山》“有春暖花开、古树苍黄、飞瀑击石……/也许我只触及到山体极小极小的一部分/穷尽一生也无法追寻蕴藏其中的奥秘/岁月里的情节就像一棵树的枝枝丫丫”,均以象征与隐喻,令诗歌呈现灵动深邃的意象。

一张白纸万山水。祖国秀美风光,山水名胜古迹,不少地方,亦更加丰富了玲云的创作。她对景物的描写节奏明快,有浓浓的画面感,在描写心境时具有心灵放飞到深远的穿透力。如《古桥写意》“一头连接前世/另一头连接今生/串起一段段钩沉流年/一涧溪水吻别巨石蜿蜒而下/一会儿欢快奔流/一会儿悠闲张望/不知疲倦哼唱古老的歌谣”。屐痕处处,诗意盎然。《马田湖》里“青山碧树在波光里摇曳/抬头与云儿致意/低眉与鱼儿对话/湖面堪比尉蓝的天空/人间山水堪比天宫梦境/多么适合打捞一段天真无邪的时光呀”,其多以吟颂、揽胜、抒怀、人生为基本框架,画意写真情,也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撞入渝水的春天》《凤凰湾,在山的那边》《一幅隽永的山水图画》等则以组诗的形式记录了她采风的所见、所闻、所感,有景、有情、有忆、有思,语出心扉,诗浓情厚。

第七辑是写在经历中年婚姻另一半不幸患重症住院后,来自生活、环境诸方面的压力,让她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惴惴不安,心理情感时时处于极度疲累、压抑、焦灼状态。在这段时间,她用个体的诉说与世界抗衡,与生活摩擦;她放低了人的姿态,写卑微,写精神,生命和生活的各种面目在她举重若轻的陈述中,强韧、凄美、真实。“如此安静的夜晚/其实暗流一直在涌动/我睁着眼睛在黑夜里聆听/此时彼伏的鼾声告知今夜的祥和/如此向往明天的朝阳/如此希望一句问安能抚慰人心/我不知道黎明是否听见了我的祷告/我不知道世间能寻到什么良药”。她在《如此安静的夜晚》传递痛感,又在痛感的体验中十分柔韧。中年再婚作为人生经历的一段插曲,也留下苍茫记忆: “阳台上的三角梅叶子纷纷坠落/我淡淡地看着它错过花期/与吊兰、文竹、绿萝们一起荣枯/甚至搬移挪弃/内心泛不起一丝涟漪/它们多么像来来往往的故人旧事/相聚过、热闹过、疼惜过/直至熟视无睹、相忘于江湖”(《拷问》)。透过这样的诗句,我感受文字的千钧沉重,也隐约感觉一位女性多年的忧愁、挣扎、痛楚,我想,这样的叹息和这样的忍受,一定是从不同寻常的洗礼、历炼而来。

掩卷思忖,玲云对诗集《虚窗》倾注了浓烈的情感,正如她在后记中自云“是从个人的体验和视角观照人生各个阶段的成长与境遇,用诗化的语言进行诉说”。也许词语并不华美、意象并不传神、哲思并不深奥,但一定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

一首诗,不在处处经典,有一句过目不忘的,就能足够品咂出文字后面的深意。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