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西藏

2021年09月0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晏 峻

神域西藏

正当西藏解放七十周年之际,我有幸来到圣地西藏,亲眼目睹西藏七十年的沧桑巨变,感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一直以来,西藏就是一个美妙的梦境,让我魂牵梦绕,日思夜想,不能释怀。这个夏天,怀惴着多年的梦想,踏上了西藏的旅程。也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西藏的魅力,除了版图的遥远,还有对神灵的坦白,对信仰的虔诚,对自然的真切,对高原的敬畏。西藏是人们心目中的天堂,是传说中的诗和远方,是无数人心中的信仰高地,天下的美景都在这里汇聚,仅仅听到西藏这两个字,神往之情就已油然而生,许多人都走在通往西藏的路上,去领略它的独特魅力,去揭开它的神秘面纱。我不知道,走向它是否就能走向远方,但我知道只要面朝西藏,就能看见雪域高原,就能与天相接,就能看见格桑花开……一座座神山,一处处湖泊,一片片草原,一絮絮白云,一座座寺庙,仿佛都充满了神秘色彩。

西藏,古老而神奇之地,人们梦中的神域!不管是美丽的风景,还是厚重的信仰,大家都想到这里一探究竟。然而,去西藏是一场考验意志和勇气之旅,也是一场洗涤灵魂的震撼之旅。在许多人心目中,西藏是一个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心灵的圣地和人间的净土。多少人跃跃欲行,多少人畏而却步。据传,从远古6500万年前走过来的西藏,是由于印度洋板块和西欧板块的撞击,导致天崩地裂,山河变形,一片高原从陆地上隆起,这就是今日之大美西藏。这是一块灵魂歇脚的土地,这是生长传奇与神话的土地,这是人们心灵之旅的驿站,这一片雪域圣地,对于寻梦者,她是永久的梦境;对于离去者,她是终极的追忆;对于向往者,她是恒定的秘境;对于行路者,她是温暖而苍凉的天路。我仿佛听到大唐的文成公主仍在传唱:“有爱的地方就是天堂”“何时是归途,哪里才是故乡?”……曾几何时,我也从仓央嘉措的诗行中开始中了布达拉宫的蛊,这片雪域高原由此牵扯着我的思绪,以至于慢慢想去了解更多关于西藏的故事!西藏号称地球的第三极,既有独特的雪域风光,又不缺失南国的妩媚,是自然人文的巧妙融合,有着独特而永久魅力。整个雪域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昆仑山、冈底斯山、喜玛拉雅山横亘全境,山峦叠翠,雪峰林立,傲视苍穹。五光十色的纳木措、巴松措、羊卓雍措等湖泊像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其涧,雅鲁藏布江像一条洁白的哈达,蜿蜒起伏飘逸在雪域高原上。天空湛蓝、空气纯净、日光倾城、经幡飞扬、冰川雪山、湖泊草地。悠闲的藏民,散落的羊群,构成一幅幅精美的画卷。当然,也要经过高原地带、恶劣气候、艰苦环境的重重考验,体验着从繁华到荒凉,从荒凉到空旷的变化,从青青草原步入茫茫戈壁,从漫漫黄沙到白雪皑皑,连续在戈壁、沙漠、沼泽、雪山、冰川的环境下前行,处处透着荒芜与凄凉,是对体力、毅力和智慧的挑战。或许正因如此,西藏才成为人人盼望抵达的梦……寻找信仰的人,转山、转水、转湖、转佛塔,常常于午后的时光里,静坐于高原的阳光下,心如止水,坐如磐石。渴望极致的人,会去挑战自我,穿越藏北无人区,自驾一日千里,去遇见藏羚羊、野牦牛、野骆驼,和那几乎没有人烟的沙漠和天路。万里云层,千山暮雪,喇嘛红衣,海子傍雪山,村落绕经幡。从康定到林芝到拉萨,从那曲到格尔木,跨越可可西里无人区和昆仑山脉。特别是凝神驻足在与天神连接的布达拉宫以及信仰宗教灵地大昭寺。仿佛佛光普照,大地生辉,江水泛光,雁鹰飞翔。真是风情万种,目不暇接,目力所及,天公造物,神奇无比,高原风情,思绪飞扬,记忆翩翩,都让人挥之不去,难以忘怀,流连忘返……

跋涉千山万水,经过百转千回,只为走近你。在青藏高原上沿318和109国道自驾前行,映入眼帘的是雪山、草原、湖泊、日光、荒漠和天路;还有佛殿、经幡、喇嘛、诵经声、朝圣者;有最纯粹的信仰和最美的高原红,也有最真实的生命和最震撼的风景。中国最美的318国道始建于1950年,是为进军西藏、巩固边防修建的进藏第一路,从上海始到西藏聂拉木止,全长5476千米,是目前中国最长的国道,横跨平原、丘陵、盆地、高原等地貌,集惊、险、绝、美、雄、壮于一体,它是“一条比记忆还要长的路”,最美的风景往往在路上,覆盖西藏全境的318国道,确实是一生必驾之路,是进藏自驾的主旋律。109国道,从青海西宁至拉萨,在世界上海拔最高,因经过昆仑山脉和可可西里无人区,又称“天路”。这两条国道都是当年解放军战士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用最原始的工具,开山架桥,用钢筋铁骨的意志,百折不挠的精神,铺就的血汗和生命之路,伟哉壮哉!透过车窗眺望公路,窗外的景色很是美好,高远与宁静,神秘而传奇,多好的天气啊,阳光从头顶滑过,心花便开始怒放,心中的美丽就更加清晰,更加逼真,景中有路,路中有景,景随人走,人随景移,美到窒息。从康定出发,翻越二郞山,越过大渡河,到达沪定桥,在新都桥、理塘、稻城、亚丁、左贡、然乌、波密、林芝、墨脱、巴松措、那曲、格尔木一一滞留。经历了山路十八弯、怒江七十二拐、雅怒藏布大峡谷、险峻的塌方和泥石流地带,经过了原始地貌、搓衣板路,以及藏北的可可西里无人区、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和苍凉的龙脉之祖昆仑山脉。一直在大山中穿行,曾一天翻越四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在海拔5000米甚至6000米以上的垭口一览众山小,在雪山环抱的草原上感受雄伟和壮观,静看云雾缭绕的山峰不断地挥舞着变。折多山、贡嘎山、东达山、安久拉山、米堆冰川、米粒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一一跨越。当雄境内是公认的最形象的“天路”,我们一行鱼贯走出车外,站在脚下的“天路”上,真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四周的山峰都在它的视线以下,天上的彩云漫尽天崖,一条笔直的大道伸向天边,消失在云空中,给人感觉天路的尽头不知在哪里?天空辽阔,大地苍茫,天路平均海拔五千米以上,这里空气稀薄、人烟稀少、苍茫寂寥,到处都呈现出大自然的原生态。行经在雪域高原的天路上,那莽莽逶迤的昆仑山、唐古拉雪山和浩瀚无边的羌塘草原,会使你訇然震撼,有一种思绪升腾而又超越自我的感受……一路优美的风光像画卷不断掠过眼前。高山草甸、滚滚长河、皑皑雪山,徙步的朝圣者、骑单车的真汉子、搭车的软妹子、自驾的高富帅,变幻莫测的天气、随时可能的泥石流及塌方。人生的经历,脚在炼狱,眼在天上,有惊无险。

世界的屋脊、恶劣的环境、广袤的天地、忠诚的信仰……也许正是这些,将西藏洗练荡涤,纯净的有如天堂。质朴的灵魂散发着绵远的幽香,令人痴迷。雪域高原上的人好像就为给众生祈福而生,对信仰的执著令人动容,拿着转经筒,磕长头,僧侣们日复一日地诵经祈福,朝圣者不断的重复跪拜,关于信仰的一切,关于一切的虔诚。布达拉宫的雄伟壮观是这个世界的财富,它高高地耸立在那里连接着天地,俯视着芸芸众生,接受着人们的顶礼膜拜。远远看去,它像一位身穿红色袈裟的巨大佛祖巍然打坐在一座半山坡上,对称的两堵白墙就像它双手合十在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善男信女们。它的上方是澄澈的蓝天和朵朵漂浮而过的硕大白云,在泛着红光的阳光映衬下,它又像一座浑身闪闪发光的尊贵佛塔,向人世间传递着神秘而又隐晦的佛教密码,昭示着人要有慈悲为怀的人生信条;大昭寺,佛教的发源地,里面供奉着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金像以及吐蕃人心中永远的松赞干布,倘若没有大昭寺,拉萨城会黯然失色。佛灯长明,朝拜永存,早上一大早就有转经的人流,直到晚上十二点,还有络绎不绝朝拜的人群,看着全身匍匐在地面虔诚叩拜的信徒,让人产生心灵的震撼。那一刻,真正感觉到佛就在心中,更能体会为什么西藏那么多的佛龛、壁画、白塔、经幡;哲蚌寺,如同一个古村落,在那里可以慢慢品味佛教文化;色拉寺,最出名的就数这里的辩经,激烈的辩经是藏族文化最好的证明。在拉萨街头,看到一张张含笑带着善意的赤黑面庞,那高原红的笑颜是藏族人民特有的标志,老人们手头不停地摇动着金灿灿的转经轮,左手不停地搓捻着一串串佛珠、念叨着经言佛语,让人产生神话中佛祖神仙投身到人间的错觉。在西藏,佛教的影响无处不在,浓郁的宗教气氛随时可感,处处显示它的久远而深厚,随处都可以跪拜神灵的藏民,每走到一个佛教寺院都能看到藏民拿着酥油为神灵添油点灯。到处都是写满经文或印有佛像的各色经幡,在家家户户的房屋上、帐篷上迎风飘扬。布达拉宫的经幡就像节日的彩旗,从宫底一直挂到宫顶。看着并体会着具有强烈装饰的藏式古建筑,环绕布宫墙外一排排转经筒,用手轻轻的触碰到转桶时,仿佛前世今生的所有重量都凝聚在指尖。当转动一个经筒,轻轻的念叨着希望能消灾避祸带来好运,那一刻我了解了无数磕长头的朝圣者。他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叩拜、祈祷,只为了心中与生俱来、坚不可摧的信仰,也为了洗清今生罪孽,在这离天神最近的地方,为来世祈福。不禁让人想起了仓央嘉措的经典诗行:“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蓝天、白云、雪山、草原和湖泊是西藏独一无二的名片,它们浓墨重彩构成了雪域高原的旖旎风光。西藏的夏天确实很美,雪山直剌蓝天、湖泊倒映云朵,碧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团,翠绿的草原,清澈的河水,朦胧的远山,一幅幅珍贵的画面。一路放眼望去,不费吹灰之力就可看见山巅的皑皑白雪,连绵壮观的雪山云罩雾绕,一座座山川相连,天边那雪白的山尖,冲破云层,直插云霄,仿佛要剌破天穹,云朵又在白雪之下,洁白纯净,闪着银光,熠熠生辉,调皮的太阳,透过薄云洒下的光芒,把遥远的天边大片大片的雪折射出一道绚丽的彩虹,在高天上升腾、变幻,并散发出多姿多彩的祥光,构成一幅美妙绝伦的自然画卷。我闭目朝拜着雪山,那是藏人的神灵,更是灵魂的圣地,匍匐在雪山脚下,眺望皑皑白雪,那澄蓝的天空,那悠悠的白云,任何澎湃的心也会安定,任何浮躁的情也会静止;我对草原有一种帜热的向往,一路飞奔向前,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星星点点泛着绿,天高云低,芳草连天,碧绿如洗,牛羊成群,悠闲自得地在草原上吃着草,蓝天白云下的高原,呼吸那几近稀薄的空气,用纯粹的面庞感受那明媚的阳光和雨滴。蜿蜒曲折的小溪,绕着草原缓缓流淌,静静地歌唱。那无边无际的绿色,那绿色上点缀的各色小花,那峰峦叠翠,让人真切地感受到草原的美丽和豁达。不由心生出一种亲切而又庄严的感觉。草原是最适合人类生活和居住的地方,草原的淳朴、温厚以及那弥漫的青草气息,让人享受到最本真的生活。夏季是草原最美的季节,也许是因为草原牧歌的悠扬,也许是因为草原广袤的苍茫,那蓝蓝的天,那白白的云,那金色的草滩,那灿烂的野花,那随风飞扬的歌声,那纵马飞奔驰骋的豪放与洒脱。此刻,无意间发现鞋子上已经沾上黄色的花粉,与辽阔大草原的邂逅,竟有如此接近大自然的深刻体验,让人爽心悦目,心情舒畅;西藏境内有数以百计千姿百态的湖泊散落在高原上,山川河流,江河密集,星罗棋布,湖光山色。中国众多的河流发源于此,大渡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以及雅鲁藏布江、长江、黄河三江源头都在经过的路上。湖在藏语里叫“措(错)”,它们都是从雪山上融化下来的水,冰凉清澈,湖水晶蓝,高山倒影,水天一色,微波潋滟,婀娜多姿,每一个圣湖都有雪山环绕,姊妹湖、然乌湖、巴松措、羊卓雍措、纳木措、班公措、玛旁雍措……这些湖泊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清秀,仿佛是蓝色的绸缎。那清澈碧蓝的湖水,有着空谷幽兰般的温柔恬静;天蓝、云白。天空仿佛用珠穆朗玛峰的雪蘸着唐古拉山脉的水擦过无数遍似的,无比的晶莹透明,又像天池之水,彻底的清澈无痕,时而湛蓝,时而碧蓝,时而纯蓝,时而晶蓝,让人目瞪口呆,美轮美奂。五彩祥云,风情万种,千变万化,翻卷升腾,天空中有多少云,就有多少种云的形状。白云和蓝天始终是一对孪生兄弟,相依相伴,相濡相呴,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美丽的白云像大团的棉花糖化在蓝色的梦里,一座座圣山披着耀眼的雪,在天空与白云的画卷中嵌入一道靓丽的风景,模糊又清晰的氤氳着水雾般的蓝。我被这幻境迷住了,分不清是湖、是山、还是天。一股清风吹来,天空上的彩云也渐行渐远,随风消散,遥远的雪峰已经显现,不知是天空映在了水里,还是水反射到了天上。草原变得更加明朗辽阔,天地更加和谐。碧空净、白云飘、雪峰透、湖水清,真是一幅天地合一,山水合一,宁静、和谐、壮美、辽阔、奇幻的画卷。不时激起一股漩涡,腾上一团巨浪,描绘着我心底的记忆中美的烙印、美的心源。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