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 铺展如画

2021年07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盛夏 铺展如画

下保村印象

马启代

分明是一个濒海的村落

出门就是花海

微风吹过

每一朵浪花都举着阳光的彩旗

仿佛又是高原上散落的民居

满眼是西藏青海的格桑花

站在村口

灵魂就有海的辽阔和大山的海拔

这就是下保

一个用暴动抗击过命运的山村

多年前,是否也有大片大片的花草

在鲜血和齁咸的泪水中

依然热烈地开放

 

下保手记

王 唯

1

这块红土地,一半养花一半养人

风势大的时候,成片的格桑花集体趴下

但它们的花朵却齐齐举起

拳头一般,指向

头顶的苍天

2

村头的枣树低矮,青翠

溪里的水车力道遒劲,牙齿一颗没掉

走石板路的老头,腰板挺直声音洪亮

这座敦实的村庄

是看不出年龄的

3

农民暴动纪念馆垒得结实

地主的行头,农民的武器

都是可以变的

 

唯一不变的

是馆前的群雕

他们抱团前冲,像一根

蓄势待发的弹簧

 

夏日凤凰湾

刘 琴

当凤凰湾的山水,如幽深的时光

向我围拢而来,白云轻拭天空

湖水一刻不停地清洗自己

多么清澈的幸福,这使我想起圣集寺里

跪拜前掸去一身尘土的求佛人

想起易家桥,每一朵皇菊都对应

一张菊农干净的笑脸

在太宝峰,钟山峡,欧山村,浒头村

我学会用脚步丈量

一整座山水的浩瀚时光

更学会用一滴水的澄澈,折射凤凰湾的美

以及那些,宏大而又细微的幸福

 

晌 午

何海波

太阳毒辣到顶峰

蒲扇刚刚扇出来的一丝凉意

瞬间,又被煮沸

我所爱着的,都在滚烫里煎熬

包括柏油路和树荫

包括脸上流淌的汗珠

衣衫上,盛开得越来越大的盐花

包括远处的村庄

和眼前这位与父亲年龄相仿的瓜农

以及摆在马路边上的西瓜摊

此刻,我一口气买下他全部西瓜

他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钱是神奇之物

能帮助自己和别人完成些许心愿

真希望:我能买走

这个盛夏晌午里,哪怕是一寸滚烫

 

建筑工人

龚 杰

烈阳似火,烧烤人间

树叶和花朵低下头

建筑工地热火朝天

工人们赤裸上身,在钢架上爬攀扛搬

后背被烤得老皮刚脱,嫩皮又生

层层叠叠,如打补丁

把家里的穷困缝进皮里

把社会的裂痕用皮缝补

背上的汗水,如泉涌流

顺着背脊流入裤裆再流到脚踝

在烈日下,泛着清光

对于蜗居空调中的我

似乎是影射

我突然觉得,他们赤背上的汗水

有部分是替我流的

 

回 村

彭贵平

每次回村,都要寻找儿时的炊烟

像是认亲

顺着烟火味,就像是

把亲人,一个个从炊烟里叫出来

踩一踩亲人的足迹

听一听亲人的呼唤

吃一吃亲人的饭香……

 

故乡变了,变得不认得儿时模样

变得不留一点旧痕

瓦房上,那抹喂养过我的

宁静的炊烟,越走越散

走成一段,轻的提不起的回忆

 

黄 昏

董海明

那几只无聊的麻雀

扑棱着,把夕阳打了下去

树下的蚂蚁,不疾不徐

举着的面包屑是最好的诗句

这些,都是一晃而过的空镜头

一个人被黄昏包围

一根白发,用尽身体的黑暗

针一样掉落到地上

虽无声无息,却尽是暖意

 

盛 夏

郭海清

我爱着那清晨

有迷雾有阳光有绿草如茵

我爱着这夏日

薰衣草小雏菊和柔媚的蜀葵

我爱你小小嘴唇上

新生绒毛和草莓味冰淇淋

我爱着夜里的小别离

十米长的走廊和你

踮起脚尖为我按电梯

这世界那么多人,多幸运

我有个我们

 

找 寻

何兰英

一朵素净的云

能织出彩霞

一声不吭的霞光

能划出闪电

一声蝉鸣

能唤醒盛夏

而我,能在任意一行书页里

找寻到我纳凉的好景致

 

袁河盛夏夜

简冬梅

趁着酒兴

风牵着我来到袁河边

路灯散发着夏日里糯谷微黄的颜色

像我在回味水酒的醇甜

 

河水在夜色中匆忙赶路

涨水的节奏和城里人脚步一样急促

从春到夏……一遍又一遍

丈量着新余的旧城和新梦

 

堤坝上,坚固的混凝土缝隙中

长出一丛又一丛青草

它倔强生长的声音

夹杂着,两岸稻子拔节的声音

犹如晚风一样迎面扑来

 

插秧的女人

廖志刚

卷起裤腿插秧的女人

弯腰,书写出

一行行整齐的农谚

 

她挥动着坚实的臂膀

把喜悦和期盼

稳稳安置在眼前的方格里

像她的日子,井然有序

 

她每退后一步,泥水作响

声如蝉鸣,仿佛

预告着金秋时节

她将弯腰,收割一镰秋色

 

烈日与雨水

杨晓婷

七月,烈日与雨水并存

大自然献出诸多果实,一颗颗剥皮

一不小心,还是剥出果农大滴滴的汗水

有时吐果核,满足的样子

像极了吐出一个圆满的句号

人走到盛夏,更多的是

在一具躯体里练习乘凉和躲雨

而雨声和蝉声仍然在聒噪着

整个童年的树丛

 

盛 夏

沉 香

像一幅画一样铺展

在她面前

那些花努力的开

如一种表达

她的热切也仿佛凝在了那里

应该对谁说出的喧哗

她拥抱过了

以她自己的方式

那些光因风成诵,撑在各处

依旧见晴空万里的晴

她扶正轮椅

一只蜻蜓正拽紧她的视线

将莲蓬枝压低,再压低

 

透明的夏天

纪洪平

你穿了一件乳白色连衣裙

夏天就洁白丰满地在我面前不安起来

我走进夏天一如走进你翠绿欲滴的心事

 

两行糖槭树湿漉漉架起一弯新虹

你晶莹的泪雨滚滚过后

是我彩霞满天的心空

你翱翔于我的蓝天

我生长在你的夏季

 

我们每一次相聚都是对夏天的一次远离

只有秋风骤起

你才是划过我心头的归雁

我多想在你的季节里

站成一棵苦苦的相思树

等你来辨认昔日筑起的美丽忧伤的小巢

而这个茂盛的夏天

始终没有藏起我们透明的性格

 

童 年

紫 紫

山里的孩子

从上游游到下游,从下游游到上游

他们和湍急交流乡音

双手一划,像万马奔腾

 

有人拿起水枪,突突突对着伙伴射击

有人钻进河底

又浮出水面,抓着一条欢蹦乱跳的鱼

 

母亲河,按下快门——

有你,有我,有河面上白花花的碎银

一个个金闪闪的笑脸

 

黄昏,父亲在村口,一边把自行车

擦得铮亮

一边喊我的小名,紫儿、紫儿……

 

就像我的爱情

张平美

七月,蝉们没完没了地聒噪

青蛙们也是

我在没完没了想一个人

快把自己想没了

 

雨不着急落下,太阳

也不着急出来

雨一旦落起来也是没完没了

每一滴雨

都是一个苦命的孤儿

 

如果没有人欢天喜地

接着,就会粉身碎骨死去

就像我的爱情

 

夏日抒情

勾 婧

慢慢走过夏日的腹地

牵牛花吹响蔓延的绿意

蝉鸣惊醒了热浪,一路向南

昼夜不息

 

荷叶撑开碧色的裙裾

在盛夏的杯盏里跳起欢快的圆舞曲

曼妙的舞姿步步生莲

每一片花瓣里都盛开着一个幸福的故事

 

跃动的小溪

点亮了夏日的物语

环佩叮咚,水草摇曳

发自内心的喜悦将所有的卑微清洗

 

仲夏夜,虫儿在草丛深情地吟唱

这生命中美好的小爱情

 

回到乡村

可 可

回到乡村,我就是最小的

我是母亲的尾巴,姐姐的尾巴

父亲身后的小不点

回到乡村

我就做回了儿童

收集村口草木之上微凉的晨露

在小树林里大声读书

等待青蛙,看猫在灯下戏虫

回到乡村

狗吠虫鸣燕子呢喃

都成为我踏实酣眠的理由

回到乡村

我就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万物皆为滋养我的乳汁

所遇者皆是

我的亲人,回到乡村

就是继续儿时的捉迷藏游戏

在熟悉又神秘的旷野山林

在烟火可亲中

寻找一个个失散多年的自己

 

小 暑

倪宝元

走出烟雨斜阳,你用一池莲荷

诠释夏天

 

稻禾饱满。蝉鸣掠过一片原野

溅起满地芳华

 

雷雨过后的色彩,悬挂天边

老屋住着往事,任阳光

一页页翻晒

 

我用目光轻轻触碰

行走的风,一手过去

一手未来

 

七 月

蔡晓芳

万物齐崭崭地生长

它们都在形而上地热爱

所经历的衰败和丰沛

 

青苔断裂处,那些谢幕已久的记忆

从一口垂暮的水井里

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其实任何明净的东西都是永恒的

 

我寡言的父亲在田间挥汗如雨

神性一定居于他的体内

他把一层层厚土翻起

把光泽饱满的颗粒,埋在更低处的土地

 

绿

吴 山

七月,像人的壮年

愈有力愈是沉稳

遍地疯长的绿,变得内敛

 

河流不再暴涨,一再

深沉着体内的清澈

它走到村头,淡定地拐了个弯

 

七月,是一列满载的绿皮火车

奋力奔跑,很快

将抵达金黄色的秋天

 

暑期放牛

扬 臣

不是我放牛,是牛放我

它的地盘自有它的规矩

草长坡陡,它不愿前往

偏走岔道,还一路乱撒欢

我稀里糊涂地追赶,有时山洼接纳我们

有时成片的深林庇护我们

反正不跟它计较,自己也贪图凉快

卧读闲书,在树荫下看雀鸟

你追我赶纠缠不清,感受一只蚂蚁

翻过某一书页的小心翼翼

它不断寻找嫩草,我不断随它挪动

不怕走失,只担心它冲向庄稼

山羊一群又一群在它眼睛里出没

而光阴随树荫伸缩

在乡村包容一切的胃里反刍

日复一日,像替我加工懵懂的盛夏

在山风的鼓动下

我习惯于把夕阳抛到脑后

慢腾腾地下山

像炊烟,寻觅着熟悉的出处

 

火龙果

傅明生

山坡上,道路旁,小河边

一树树火焰

涂抹着盛夏的天空

弹奏出,热情的旋律

——果农的右手

夹着一支烟,左手

端着一杯滚烫的夏天

暗自欢喜……

 

盛夏的蓝

罗新兰

微飔轻轻拽了拽知了的蝉翼

想给它一丝安慰并试图请它休息一会

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太小

只能无奈地看着它抱住梧桐的树干

继续听它唱着送给盛夏的歌

 

高炉的火焰炽热着铁流的梦想

在繁星满天的银河发出蓝色的光

渲染出一幅闭上眼睛才能看见的画

 

一颗颗汗珠浸润了他蓝色的工装

站在他身后就会发现

蓝衣背上那条泾渭分明的盐白

又一次被无数颗汗珠模糊

我却能想象它明天被风干的样子

 

椰 梦

袁飞燕

眼前有辽阔的大海

和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要赤脚踩上去的沙滩

 

七月的风,和我一起

闲闲地穿行在

这些挺拔高耸的椰树间

它一定是爱极了天空

才会这样笔直地向上生长

绝不旁逸斜出

长到无法再长

便在头顶开出一朵花来

花瓣似羽,意欲乘风离去

 

我仰起头

等待一颗椰子落下来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