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果

2021年07月1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潘 璇

三月的云南之行,吃过最地道的傣族烧烤、彝族人家的腊肉以及现摘现拌的各种野蔬,喝过高黎贡山猫王亲自冲泡的猫屎咖啡,品过茶尊守护者自制白茶和野生滇红,但是,让我念念不忘的味道却是逛菜场时意外“种草”的滇橄榄!

由于一直秉持着“看一个地方的历史就上博物馆,看一方水土的生活就上菜市场”的旅游理念,所以去任何地方旅游,菜场都是我的必“游”之地。这不,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约同伴一起直奔保山市的农贸市场。

跟所有的菜场一样,在进入规范的摊点之前,狭窄长长的巷子摆满各种果蔬才是农民各自从田间地头直接采摘而来的呈现。虽然他们没分类摆放整齐,却是最新鲜最原始的食材状态。

跟以往看到的菜市场不同的是,这条小巷除了买菜的人身着不同民族服饰,卖菜的脚下摆放着都是大竹篮,里面盛装着满满的绿油油、红彤彤、黄橙橙、粉嘟嘟、白生生的“植物”——暂且我只能叫它们为植物,有果实,有根须,有茎条,有枝叶,而且几乎都是我没见过的,具体叫什么就更不用说了。我边走边看边问,当然也时不时不忘来一句“我可以尝尝吗?”质朴如始、纯真如初的农民,永远都是乐呵呵回答我“可以”,并会亲自挑选一个他们认为最好的给我。

当一大篮子绿中偏黄的小果子赫然眼前时,我问主人这是啥果子,他告诉是叫橄榄。一听名字,徒增我的好奇,毕竟曾经看过的橄榄是椭圆形的,而这个橄榄却是圆圆的,绿得有些透明,再仔细一看,可以看到类似南瓜的那种一瓣一瓣。

在“我可以尝尝吗?”之后,我手里便有了一个名叫橄榄的绿果果,它的主人也特别热情的催促我“你可以尝尝”。

于是,我小心的用门牙怯生生的咬了一点点,“噗”——饱满的汁水立刻“爆”满口腔,是那么的突然,酸、涩、苦一下子“袭击”到了我,顷刻间,似乎不止是口腔内,而是全身上下都被酸涩苦而弥漫,因为那一刻我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手臂上都是鸡皮疙瘩。吃货如我,虽然我被这味道“电”到,但我没有立刻吐掉果肉,而是试着再轻轻的吸吮一下,大概二十秒以后,我终于有些“扛”不住它的“味力”十足,把那一点点果渣吐了出来,并长长的吐了口气“哇……”有那么一种逃离的感觉。可能是随着味道对我刺激时的各种表情变化,让一旁卖菜的人都冲我大笑,我说“天啦,这么魔性味道的神奇果实能用来干嘛呀,这口味也太疯狂了吧!”然,就在这一刻,真的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这一刻,口腔中突然泛起的一丝、两丝、三丝……随之满口腔的清甜郁蜜,它自己用味道立刻回答了我刚才的问题!因为这种独特的回甘(我们一般把苦涩过后的泛甜称之为“回甘”),与其他之前关于茶的回甘、咖啡的回甘、葡萄酒的回甘完全不一样,它是那么甜丝丝,那么蜜津津,甜而不腻,蜜而不稠,而且也像最初酸涩苦冲击我一样,都是在不经意之间,只不过这甜蜜更绵柔的缠绕着我,让我觉得吸一口气,空气都是甜蜜入心的,说一句话,话语都是鲜甜可口的。从这种甜蜜中,我感觉到的是满满的幸福,是前所未见的体验,这种幸福感从头顶发丝到脚趾脚心、从皮肤到内脏不断的在我身体里流动,令我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美妙感觉,犹如仙境漫游一般,完全沉浸其中。突然,我被一声“怎么啦?”拉回了现实,在恋恋不舍中我自言自语道“这感觉也太幸福了吧!”

“幸福?哈哈哈,啥意思?”同伴问我。

“对啊,这后面的回味太令人幸福了!”

“有这么好的味道?不就是一枚野生滇橄榄啊!”

“不不不,它不止是滇橄榄,它就像是我的幸福果!”

“幸福果?你不是说它好难吃吗?”

“是的,入口真的很魔性,随后却是无比甜蜜而幸福。为了拥有这样的幸福感,前面所必须承受的酸涩苦味,我都愿意!”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旅程中,一直都由我的幸福果陪伴着我,一路上,在七彩云南的美丽景色里,我就这么一直幸福着……

回想着迷上滇橄榄的过程,我非常庆幸告诉自己,还好第一口咬下去时没有马上吐出来了否则就错过了人间美味的幸福。

此时脑海突然闪过:这何尝不是人们在生活中追求美好与成功的过程呢?任何鲜花和掌声的获得,都必须经过前期的辛勤付出和艰苦奋斗,都必须咀嚼生活的苦涩和辛酸,因为天下没有唾手可得的光环和幸福,就像我品食滇橄榄。

我爱我的幸福果,我爱我的滇橄榄!

[责任编辑:国民]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