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高考

2021年04月0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朱德昌

一九七六年七月,我从安福县洲湖中学高中毕业。学校本应是学生好好读书的地方,然而我从小学到高中,正值文革时期,正常的教学秩序都被打乱,特别是学制两年的高中阶段,由于受批林批孔和反击右倾翻案风政治运动的影响,学校转而以学工学农学军为主,在高二又成了农机、农化和赤脚医生职业培训班,导致最基础的文化课都没学完,慌废了时日,我的高中学历也就徒有虚名,并无实学。 

在一九七七年十月份,恢复中断已达十一年之久的高考消息一传来,我的反应先是惊喜,转而又惶恐不安,喜的是每人都可通过考试来公平竞争升学的机会,惶恐的是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实在是太贫乏了。从正式宣布恢复高考消息之日起,至考试时也就只有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只能仓促上阵,由于基础没有打牢,欠账又多,在自行复习过程中虽也废寝忘食,但效果却往往是事倍功半。正式报名之日,我们来到公社报名处,在要求填写政审表时,有位六五届高中毕业生,因受家庭成份影响,已年过三十还未结婚成家,见状便惴惴不安地问道,今年高考不是不论家庭成分,怎为还要政审呀?我这不是白来?主管负责人立即解释道,这次政审是走走形式,最终录取只看考试成绩,无关家庭出身。

十二月份,我们一群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和已是而立之年的老三届们同伴,冒着严寒,乘火车赶往县城参加能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因为是首次恢复高考,主管部门对此也很重视,在安福中学考场内,如临大敌的安排有许多公安人员在巡逻和布点执勤,以维持考场秩序,另外还配有医务人员身背急救箱不停地来回巡视,以防考生出现不测,由于是第一次身临这个场景,我心里顿感紧张。铃声一响,我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考室,记得第一场考试是考数学,监考老师手拿一筒纸封长圆形试卷,向考生横向展示,以示试卷还保持原封不动,再竖向由上而下撕开纸封,把试卷发出来。我在拿到试卷时一浏览,感觉到能会做的题目寥寥无几,真可谓书到用时方恨少,一着急就不知如何下笔,再加天气也特感寒冷,手指头被冻的隐隐作痛,两手开始有点不听使唤在微微颤抖……这次高考是唯一一次在考后没有公布考生的分数,只有分批次公榜已上体检线名单,头二批,基本都是老三届,我们公社一名应届在校拔尖生也是第三批次才上榜,前面叙述过那位家庭成分不好的也名单在列,最终也被江西师院井冈山分院录取,高考的恢复也就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而本人由于自身的实力不济,早已决定,只能是重在参与。

第二年的高考,提前至七月份,我对第一次难得机遇就这么轻易失去还是心有不甘,决心再尝试冲刺一次,便败不馁,一切重新开始,把握剩下的每一天,我们相约几个志同道合的历届生聚集在一起复习。由于有了一次经历,基本上掌握了自己文化知识不足之处,我们据此安排了既有针对性的重点专攻课目,又有全面系统性复习的学习规划。为了能专心致志投入复习,我们放弃了自己一切与学习无关的兴趣爱好。没有教材及复习资料,大家都想方设法能借就借,能复印就复印,互帮互助,取长补短,由于有充沛的体力和顽强的意志相支撑,还有如饥似渴的求知欲望,大家才能不知疲惫的熬灯苦读,夜以继日的看书解题,有时遇到我们难以解答的题目,就向一位数理化功底不错,且也在复习的六六届高中毕业“赤脚老师”求教,他在头年高考是上了首批体检名单,不知是何缘故升学没有去成。他鼓励我们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们现在经过努力,文化水平较去年有了明显提高,只要把所欠缺的知识尽量多补点回来,圆升学梦就不再是遥不可及。经过半年的勤学苦练,再次走进考场时,我的心态比前次要稳定的多,一拿到试卷,先把试题看一遍,然后再动笔,把会做的先做,难题放到后面,能做多少算多少,不会做的就放弃。

考试成绩终于出炉,虽然较上次已有很大提高,且也已超过体检分数线,但离胜利的山顶还差最后一里,再次壮志未酬,抱憾落榜。但最令我难以接受的是在当时复盘所考物理时,竟然有道题目,是因为疏忽大意而导致失分,总分出来后发现那次失误,所造成的后果却又是致命的,如果没出现那次失误,但历史已经没有如果。

虽然两次冲刺未果,但那个时段寒窗苦读的日日夜夜,仍然是我人生当中一次重要经历,至今都还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