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诗歌加冕 春天

2021年03月2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组稿 肖春香/压题照片 谭建荣

用诗歌加冕 春天

五个名字

郭海清

母亲一生育有两儿三女

两个儿子打头

连着两个女儿

还想再要个儿子

躲计划生育

又得一小女

 

儿时记忆最深

母亲凌晨四点早起,

洗衣做饭之前

挨个给我们掖掖被子

夜晚洗碗补衣,

深夜入睡前,挨个给我们掖掖被子

 

六十岁的母亲,忘性越来越大

叫孩子,每每称呼其中一个

总要先把五个名字叫全了,最后一个,才叫得准

四处奔波的我们

便在母亲的嘴里团圆一次

 

前年春天

大妹患病离世,

从此,她再也没有叫错过名字

 

春雷急促而至

彭晓斌

一定是有一颗种子,在寻找突破

那些草木,抑不住冲动

在夜晚,不断地拱着地皮或枝头

 

一定要有一场雨水,兜头浇下

彻头彻尾地,软化泥土

冬眠的植物,方能找到出路

 

我敞着胸膛,犹觉热

喉咙里,许多话,奔不出

千万只动物,要挤破樊笼

 

犹疑的春雨,在观望,久久不来

急骤的雷,却借着闪电,风一般奔跑

一记又一记,把世界,劈成光电

 

像是有奔马,在我的胸膛驰骋

像是春雷炸响,许多话,从喉咙爆破

我仰天啸叫的样子,一定是春天的需要

那颗种子,和草木,突破了季节的拦阻

和一场春雨,深情相拥

我终于明白:自己,就是一颗种子

爆破,只为了被春雷引领

在春天生长

 

江河万里

任聪颖

当父亲躺在那里的时候,永久的沉默

像铁笼,彻底锁住了他的一生

 

他在中途枯竭。大海,远在天边

黄土地,消耗了他一生的水

他最大的支流只有母亲

 

我一直记得他的流速:迟缓、平静

河床宽阔。我一直记得他

低着头,扛麻袋、挖玉米杆的身影

 

实际上,没有儿子一直是他心里的顽石

是他行走万里,从来不说的

滔滔不绝的心事

 

暖阳羽毛抚挠的春痒

王其

不要说什么暖阳羽毛

我身在其中

不要说什么生老病死

我除了和大多数人一样,生活

一无所有

什么都不要说,好吗

大年初一不外出

坐在楼顶摇椅

什么都不要想,好吗

大年初二不工作

坐到楼顶摇椅,伸开手掌

暖阳会像羽毛一寸寸

挠向手心,一寸寸

抵达心脏

有种感觉区别于昨日

 

在河畔

黄丽英

河水湍急,逝者如斯

岸边的青草

倾听着时间的流动

 

倾听者中,还有

刚吐芽的柳树,挂满花朵的桃树

天上的白云

以及坐在河畔的我

 

阳光就像一只毛绒绒的小狗

淘气,在过去和当下

不停地窜来窜去

我时而感到虚幻,时而感到真实

就像时间的幻景

 

但河水还是一边留恋一边远去

它犹豫的样子,身不由己的样子

和现在的我一模一样

 

梅花赋

范丹花

我从看《红楼梦》开始

喜爱梅花

无论是雪地里薛宝琴丫鬟

抱着的几支

还是宝玉烟蓑雨笠去栊翠庵

求乞的那些

这无以复刻的仪式之美

潜伏在了我青年的感官和内心

让我尝试在它的花枝上

找寻一个男人的脸庞和

冬天的乐谱

直到我和先生第一次约会

我让他带我去梅湖寻梅

彼时我们还互不了解,但那

是个好的开端

那天我收走了一枝梅作为

情状之物

给予的所有光芒,也拥抱了

它清醒又孤傲的一生。

 

梅花作证

胡不归

 

你山头的梅花开在一月

我的要到二月

这么远的距离让我害怕

这少年到中年的距离

犹如坟墓里的你和海的距离

 

那年我被梅花所伤又被梅花所爱

一枝折断插在花瓶里的忧伤

一抹照在眼里的光亮

我躲在你黑丝云鬓的秋千上

看春花姗姗来迟的模样

 

归来

带一枝年轻的梅花放在墓碑前

片片洁白下落轻叩你的门扉

在这样一个盛大的春天里

孤独的我和你

就只有一朵梅花静静观望

 

夏布上的春天

陈振

双林之池,始于白叶苎麻

新喻之春,源于春秋战国

于是夏布的方向细腻如丝,又粗犷淳朴

那丽人行虽是人造,却返璞归真

 

名扬天下的你如此多娇,如牡丹

你来纤维长,你去透气性更强

有夏朝扶直,既刚又柔,色泽诱人

山野的春风,凉爽扑面而来,是贡品

 

是村姑一针一线的低调素描

你仍媲美马王堆出土的素纱蝉衣

上自端冕,是小草见证了袁河的站立

从天而降的是因为爱:七仙女下凡的春天

 

在河畔

王保元

我不垂钓落日

也不垂钓忧伤

在河畔

学一尾鲫鱼摇摆

帮河水揉一揉偶尔的痛处

帮两岸的草木打住幻觉

帮一位老者回到童年记忆

帮白云捋一捋天空的胡须

春天就浮出水面

 

在河畔

学一尾鲫鱼摇摆

把阳光的心事慢慢铺排

 

你看,谁在逆风而行

陈岗

我写蚂蚁 举着一颗米粒的晚餐 像极了乡亲

暴雨前抢收的 身影

我写秋蝉的正剧

宁鸣而生 不默而死

我写蚯蚓 子虚乌有

黑暗中 却无所不在的眼睛

我写清明 我们在背阴的山上进入阳历

像祭奠多年后的自己

亲情如酒 喝多了 会醉

不喝 会死

我写生活远不圆满 最终尘埃落定

我写凡人如芥 却是最饱满的

历史 立地者 有不屈的膝盖

入天者 有高蹈的灵魂

你看 谁在逆风而行

小心翼翼地护着灯笼

飘摇的火种

像极了我 呵护每一个玲珑的汉字

自己战战兢兢的

良心

 

春 色

彭文斌

父亲又在深夜喊疼

那是癌细胞再次凶猛冲锋

医院的宣判口哨吹响后

世界只剩下寒冷

 

悬崖无边

下着好大一场冰雪

每一天都是宝贝

愿意抛却所有的妄念

为父亲换取时光

 

厮守,比阳光更为温暖

燕子如期归来

一粒米饭就是一个战士

父亲进食的样子

是人间最美的春色

 

聆听杜鹃

何海波

杜鹃鸟一直在歌唱

而我,一直在听

她唱得有多欢

我听得有多入迷

她一直唱下去

我会一直听下去

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留恋

我不敢预言,她这样努力歌唱

会不会把整个春天唱成她的

但我肯定,如果有一天

曲终人散,我不会

带走其中任何一个音符

 

礼 物

何兰英

唐茗,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

是在我家户口本上

偶尔会在医院的门诊部

频繁出现的,是班主任老师记录本里

上课迟到,没按时完成作业,课堂讲闲话……

她的名字每出现一次

我的心跳就加剧一些

这名字如针芒,时不时令我心慌

 

直到这名字

像一串炮竹

高挂于各色荣榜单上

噼里啪啦地在我眼前炸响

多年的惶恐竟然自愈

我对心跳不再抗拒,相反

我越来越期待,珍视这心跳

 

而这次,我希望

她的名字出现我的名字里

各大诗刊杂志上,也让她

为我这当妈的心跳一次

当然,我最最最希望的

是她的名字出现在

平安、幸福的扉页上,赫然写着:

唐茗,请收下你一生的礼物

 

大溪镇的梨花

张乾东

不过听了一夜的春潮

第二天大溪镇的梨花便开了

好像长江的波浪开到了梨树上

 

花朵很白,很大

开着开着,就开成了天上的白云

挂着水灵灵的微笑

 

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远道而来

想把梨花开出更多的色彩

 

却只有那个牧羊少年一声吆喝

每一朵花的表情才亮出了天堂

 

夏布上的春天

刘琴

她把柔韧的苎麻种满体内

好让单薄的身子,足够撑起许多

比如中年下岗,漂泊学艺

比如改良夏布的难,寻访古绣品的苦

她只把自己,磨成一根针

在现实与梦的两面来回穿插

她深陷于每一根纤维,光芒间的悲与喜

生命的绣线丝丝缕缕,弯弯绕绕,有时

置她于杜鹃啼血

有时置她于柳暗花明

直到那一年,她将夏布绣博物馆,绣成

故乡版图上一颗遗世的明珠

她亦被时光绣成,夏布上

最美的春天

 

春日酒后夜步

扬臣

他枯坐着,隔岸观火

时间表面静止,但暗流涌动

岁月留下泥沙,有堆积我过去的

也有浓缩爷爷奶奶一生的

我们苦难相似,但重量不同

分隔两世,梦混在一起

 

我在他体内蛰伏了一冬

风刚一吹,灰烬就开始复燃

似乎他灼痛了,我会安宁

他烧没了,我能永生

我希望扬帆,又担心巨浪

时间的尽头还是时间

如同经年的梦,还要续写

 

在绿塘河入海口,我有些恍惚

但没停步,被路灯牵着手

 

春天的落叶

李佩文

都说一叶知秋,秋天的樟树

依然春天。都说秋风扫落叶

樟树春天的落叶一个劲地

追着小车一路迅跑

它的选择实在睿智高明

因为咀咒落叶的季节已过,人们开始

关注和赞美新生了,而且它的落叶

不是溃败的枯黄,夹杂的

成熟金黄令人赏心悦目

叶落与叶生交替进行

这种隐秘生长悄然而高深

就像一个世故圆融两面之人

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无懈可击

人们无视脚下而习惯仰望浓密绿影

轻易地就给予它长青的赞美

只有清洁工日夜挥动长帚扫着

总也扫不完的春天的落叶

坠落的证明

 

春天的故事

许捷

春风,刚一吆喝

那些蛰伏的小生命

就轻揉惺忪的睡眼

天空的胴体光滑细腻

远山嫩绿的草儿正抒发生命的光泽

 

村里,最后一批危房

残雪一样消失

窗明几净的新居

早早贴好的春联倾诉着

感谢党中央的话语

当慰问工作队辞别最后一家贫困户

 

已近中午

阳光,越发灿烂

此时,第一女书记眼角的鱼尾纹

绽放两朵最艳丽的花

 

桃 花

龚杰

楼前一棵桃树。前几天

还是光秃秃的,今天

已是一身绯红

 

周围的树木叶片层层叠叠

它的枝桠上没长一片叶子

却并不焦急。像一个演员

排练一年,只为一夜登台

 

风,吹落大片的花瓣,像一场雨

我的青春也曾用这样的方式度过

这些雨点落在旧光阴里,发出破碎声

 

聆听杜鹃

肖春香

不能再红了。

这满坡杜鹃,像是自己

用尽前生和后世

唱出的部分

 

我是一个习惯暗淡的人

习惯拢一身灰褐色的羽毛

 

独立空山枝头。一定有什么

让我唱出来,那么不管不顾

 

仿佛向群峰证明什么

仿佛向春天,证明什么

 

说出的与说不出的

张金平

说出的与说不出的

关于那些个美好

比如花朵,蜂蝶等

再比如萌动的心思等

都有了向心的本质

 

春天呢,放开手脚

从大地到天空

再到每个人的内心

把种子一把把撒出去

有和风,有细雨

和阳光们一道俯下身来

用宽广的胸膛去丰满

每一片贪瘠

 

暖阳羽毛抚挠的春痒

弹铗客

储存了一个冬天的阳光

终于开窖了

 

这纵横三千里江山的盛筵

每一片风的眼神都是暖洋洋的

每一朵云的呼吸都是金黄色的

林梢飞下千百只天鹅 优雅地扑向我的怀里

无名小草也是尊贵的客人

它们探出嫩芽的手指 贪婪蘸吮

这琥珀色的琼浆

 

我躺在影子上面 闭目微憩

任毛茸茸的阳光 在脸上

一个劲儿地爬呀爬

风是跟我一样的汉子

披着满天的蓝布衫 任性游走

我多想瞬间长起了两个酒窝

盛下这满山坡的阳光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