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风华——向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献礼(一)

2021年02月2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黄小平

引言:在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之际,作者满怀着对党的无比赤诚和热爱,书写了大型政治抒情散文《百年风华》,歌颂了中国共产党100年来所走过的光辉历程和所创立的丰功伟绩,浸润着作者丰富、真挚而炽热的情感。全文贯穿“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发展中国”这一条主线,介绍了党的曲折发展历史,讴歌了党的辉煌业绩,展示了党的光辉前景。

华夏,你构思了五千年,终于找到了铁锤和镰刀这最雄壮的组合;华夏,你孕育了五千年,终于在黑夜里孕育出一颗新生的太阳。

十二名舵手,十二颗燃着的心,在南湖,在那条朱红色的船上,聚集成革命的火种,点燃起革命的星火。这星火,有如光明的响箭,划破长长的黑夜。从此,黑夜中的祖国,有了希望的太阳,有了攀援的高度,有了理想的王国。这,不再是虚无的海市蜃楼,也不再是乌托邦式的空想,更不是那换汤不换药的“革命”,而是一个民族,在一次次屈辱中,在一次次失败中,又在一次次奋起中,寻找到的,唯一出路,寻找到的,唯一能让中国扬眉吐气的人间乐土。这星火,照亮了南湖,照亮了南湖的水波,那荡漾的涟漪,有如激动的泪花,有如欢庆的笑纹,表达着民众的心声,表达着九泉之下仁人志士的欣慰。

包藏祸心的鸦片,能使腐败的朝廷屈膝割地,但无法使中华民族的气节受辱,太平天国、义和团淌出的鲜血,与黄河的涛声汇聚成中国的怒吼。袁世凯虽然窃得走革命的果实,却窃走不了人民的心,窃走不了人民对革命的向往。“五四”青年用青春做成火把,那热血的喉管呐喊成黎明的铜号,盲人摸象中的中国革命,终于有了马克思主义作指导。

深情的南湖水,载起党的航船,载起历史的重托,展示着水与船前所未有的融洽。

中国革命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扉页。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唱出了无产者沉默已久的夙愿。

沉睡的土地,开始苏醒,水深火热中的工人和农民,擎起铁锤和镰刀,擎起奋进和力量、光荣与真理,成飞翔的姿势,展示在祖国的天空,让黑暗中的人们,仰望到黑暗中迸溅出的光明和希望。

铁锤,这只紧握的铁锤,你要砸碎的,是镣铐和锁链;你要锻打的,是幸福和文明,当你与镰刀交迭在一起,就成为一种最美的图案,成为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

铁锤和镰刀,这是百年屈辱中,找到的最完美的组合。她,化作一面旗帜,一面信念的旗帜;她,化作一种生命,一种不屈的生命,飘扬的生命灿烂的生命,上升到一种高度的生命。

大地觉醒的声音,热血涌动的声音,步履踏响的声音,在这旗帜下宣誓的声音,还有那大江大河咆哮的声音,组成中华民族的大合唱。

夜幕,在这合唱中,失魂落魄地颤抖,那被撕开的裂缝,闪射出铁锤和镰刀最耀眼的光芒。这光芒,是砸烂旧世界溅出的火花,是营造共产主义明天升起的曙光。

罢工罢课、减租减息的热潮,席卷神州。而那肆虐的寒风,也正扑向革命的火种,党的航船,历经血雨腥风,它穿过反革命政变的险恶用心,穿过汪精卫的疯狂屠杀,在低谷中,毅然前行。

敌人的疯狂与残忍,推倒的,只是革命者的身躯,而无法摧毁的,却是革命者的信仰。坚强的战士,由此变得更加坚强,这是血与火的较量,这是正义与邪恶的对峙,这是光明与黑暗的抗衡。

烈士的鲜血,渗透大地,滋润着黑夜里的光明。

人民,没有沉默,人民的心,就是焚烧黑夜的火种。人民永存,火种不灭。

一位旷世伟人,认清了黑夜的本质,道出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伟大真理。

八月一日,这个红色的日子,在历史的阵痛中,破土而出,长成一面真理的旗帜,指引着革命前进的方向。系红领带的血性汉子们,用子弹和大刀,用赤膊和勇气,证明着一个先进阶级的力量,选择着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必由途径。那胜利的炮火,升腾起葬送黑夜一束束胜利的礼花。

秋收起义,是中国革命一次意义深远的丰收。它使革命的烈焰,避开敌人城市坚固的堡垒,转向敌人力量薄弱的农村;它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孕育和生长,找到了最肥沃的土壤,找到了最坚实的注脚。

五百里井冈,尽情地发表着毛泽东的军事才华。

五百里井冈,五百里枪声,五百里捷报;五百里井冈,五百里翠竹,五百里飘扬的旗帜。

翠竹,井冈翠竹,血雨腥风,浇灌了你的崛强;寒冬冰霜,锻造了你的意志;而红色政权,赋予了你革命的品质和精神。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你真实的写照。

翠竹,井冈翠竹,你用坚韧的身躯,迎击着一次次风暴,你用虚心的胸怀,拥抱着成熟的红米,让成熟的红米,在你温暖的怀抱,变成喷香的饭粒,喂养襁褓中的革命。

井冈山的竹子,带着革命的陈香,走进永不磨灭的历史。那锋利的竹钉,刺破过敌人丢失的魂魄;那古朴的竹桶,至今飘着红米的清香;那坚韧的扁担,挑起中国革命,走过漫漫的历程。不会忘记,多少不知名的老表,用血和生命,捧着颗颗晶莹的盐粒,健壮着革命尚还稚嫩的骨胳。正是这种鱼水的情谊,使革命的力量,日益壮大,使敌人的封锁,一次次以失败告终。

枪炮啸叫的黄洋界,竹林密布的桐木岭,石木显威的八面山,刀光遮日的朱砂冲,鼓角相闻的双马石,那头戴八角帽的红军战士,以信仰和力量,以奔涌的热血和仇恨的子弹,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围剿,扑灭了飞机和大炮的疯狂和嚣张。

然而,左的城池,阻隔着一代伟人的思想;左的城池,在敌人的炮火中,一节节地摧毁。井冈的竹子,在泣血,战士的心,在泣血。他们渴望,他们呼唤,渴望、呼唤心中的太阳,重新高照在他们心灵的天空,重新照亮革命的前程和希望。

就在红色政权,在风雨中飘浮;就在革命星火,在风雨中摇曳,战士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伟人铿锵的声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血染的红旗,永远不倒。这声音,有如冬天的阳光,温暖着他们的心头,照彻着他们的心头,使他们透过迷雾,看到了光明的前景。

为保存革命火种,这支红色的队伍,这支以朝阳颜色为军名的队伍,被迫战略转移,被迫撤离巍峨的井冈。有多少战士,怀揣一把井冈的红土,怀揣一片井冈的依恋,怀揣一腔井冈的情谊,去那远方,播种井冈的红星,播种井冈的火种,播种井冈的传统。

又有多少战士,含泪地回望,回望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回望这里久久伫立的父老乡亲,目送他们远去背影的沉默。

哪能忘怀,血雨腥风,是这些红土般灼热的乡亲,与战士同舟共济;哪能忘怀,枪林弹雨,是这些红土般赤诚的乡亲,与战士同生共死。

战士,无声的战士,只有用无声的语言,用坚定的背影,向乡亲们宣誓——等到来年,我们还会回来的,我们把爱留在这里,把情留在这里,把革命的火种播在这里,请坚信,等到春天,革命的风景,会前程似锦。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