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之道三——模糊学与医学

2021年02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胡嘉金

在我写的第一篇《模糊之道》中,写道:中医讲究精气、阴阳、五行等。中医以天人合一的整体观为指导,要求医者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强调个体的心理、体质因素以及社会、环境因素对个体疾病发生、发展及医治的影响。

精气学说、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是古人用以认识自然和解释自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要理解中医学,就必须首先理解中医学的哲学思想,掌握精气学说、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

精气学说认为精气是宇宙万物的构成本原,人为万物之一,与自然万物存在共同的生化之源。中医学认为“人与天地相参”“天人相应”,人与自然、社会环境之间通过气的中介作用进行交换,通过感觉器官感受着自然、社会环境各种信息。自然、社会环境的各种变化,又可对人体的生理、病理产生一定的影响。正是因为气的中介作用,才使人与自然、社会环境之间表现出统一性,从而构建了表达人体自身的完整性以及人与自然、社会环境统一性的整体观念。

阴阳的概念大约形成于西周,阴阳学说起源于日光的向背。《周易》把阴阳从哲学高度进行概括提炼,指出“一阴一阳谓之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

阴阳学说是中医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和重要内容,是理解和掌握中医理论的一把钥匙。以人体疾病为例,某些急性热病,由于热毒极盛、持续高热,大量消耗机体正气,则可突然出现体温下降、面色苍白、脉微欲绝等一派阴寒危象,这种病证变化属于阳证转化为阴证。若抢救及时,病人四肢转温,面色转红,脉象转和,阳气恢复,转危为安,则由阴转阳。

五行学说以天人相应为指导思想,人体结构的五脏为基本框架,将人体的生命现象与自然界的事物和现象联系起来,形成了联系人体内外环境的五行结构系统,用以说明人体以及人与自然环境的统一性。

五行相生说明五脏之间的资生关系;五行相克说明五脏之间的制约关系;五行制化说明五脏之间的协调平衡。针灸学将手足十二经四肢末端的穴位井、荥、俞、经、合五种穴位分属于木、火、土、金、水,以五行生克乘侮规律进行选穴治疗。

精气学说旨在说明天地万物的物质统一性,阴阳学说旨在说明一切生命现象都包含着阴阳矛盾运动,而五行学说则具体说明事物之间的结构关系和调节方式,三者渗透于医学领域中,成为中医学哲学思想的基础。精气学说、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虽各具特点,但又是互相联系、一脉相承的。世界本源于气,气之动静而分阴阳,阴阳合和化生五行,五行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元素。中医学按气—阴阳—五行的逻辑结构,从气—阴阳—五行的矛盾运动,阐述了生命运动的基本规律,构筑了中医学的理论体系,建立了中医学的整体医学模式。

但是,并非所有疾病的治疗都能用精气、阴阳、五行学说来说明,因此,用精气、阴阳、五行学说来指导疾病的治疗,被西医认为是模糊的、不清晰的。大家对中医的诟病——不能精确计算,不能定量分析,不可还原复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治疗方法,相同的治疗方法,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疗效,有可能治好,也有可能治坏。举《红楼梦》里太医给秦可卿治经期病为例:

《红楼梦》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中,同样都是太医、同样把脉,不同的太医却有不同的诊断与药方。书中写秦可卿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有来,有的太医说道是喜,有的说道是病。这位说不相干,这位又说怕冬至前后(意指活不了多久,大约在冬至前后)。张太医把脉后说道:(病人)心气虚而生火者,应现经期不调,夜间不寐……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但聪明太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行经的日子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这就是病源。从前若能以养心调气之药服之,何至于此!如果对比现在西医模式下的早孕试纸、激素检验、B超检查等等,自然会觉得中医学似乎充满随性的不确定。但深思而言,中医学自表及里、由症探源所展示出的仿佛脱靶的“不精准”,却也正是其含蕴深广之处。

鸦片战争后,随着西方科技与文化的传入,中西文化发生了大碰撞,出现了中西贯通的学术思潮。以唐荣川、朱沛文、恽铁樵、张锡纯等人为代表的中西医贯通学派,认为中西医各有所长,主张汲取西医之长以发展中医。如张锡纯所著的《医学衷中参西录》,从医理、临床各科病症及治疗、用药等多方面大胆地引用中西医理互相印证,并创造性地并用中西药物。

与此同时,西医界也不断吸收和研究中医,如麻黄碱(麻黄素)、四氢帕马丁(延胡索乙素)等都是西医药学家研究中药取得的成果。

进入21世纪,我国医疗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同时,中、西医也逐渐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展现出喜人面貌、渐入佳境。比如,上海的东方肝胆医院、北京的301医院等,这些全国一流的医院,对一些疑难杂症及许多癌症病人,会定期进行中、西医专家共同会诊,制定中、西医结合的诊疗方案。

另外,我还想到了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屠呦呦在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用中文做题为《青蒿素——中医学献给世界的礼物》的演讲,屠说道:中医学是一个伟大宝库,青蒿素正是从这一宝库中发掘出来的。

其实,青蒿素就是中西医相结合的经典之作。当屠呦呦以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后,有关青蒿素是西药还是中药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西药论观点:认为青蒿素是经过提纯的化学药,属于西药。中药论观点:认为青蒿素是从中药青蒿里面提取,其提取过程受到了中医书籍《肘后备急方》的启示。

实际上,笔者更赞同第三种观点,即青蒿素是中西医结合药,理由如下:

体现中医:其一,青蒿素受中医书籍的启发,由中医药科研人员使用现代科学手段自中药青蒿里提取。其二,符合中医“辨病”思想和“通用方”理论,是中药。

体现西医:其一,与传统中药“煎煮熬”完全不同,青蒿素的提取遵循了现代药理学和化学的方法,经历了提纯→再实验→测定化学结构→分析毒性药效→动物实验→临床实验等严格的制药流程。其二,它是基于天然药化法,把这一个成分独立出来的过程,本质上是基于西药的研发理论,是一个化学合成、提炼提纯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西药制剂的常见过程。

中西医相结合的点睛之笔是由屠呦呦完成的。屠呦呦在诺贝尔大厅的演讲中阐明了中西药结合的过程。

首先,她收集整理历代中医药典籍,走访各老中医并收集他们用于防治疟疾的方剂和中药,同时调阅大量民间方药。这些信息的收集和解析铸就了青蒿素发现的基础。

其次,中西医学科交叉为研究发现提供了准备。从1959年到1962年,屠呦呦参加了西医学习中医班,系统学习了中医药知识,她刚到中药研究所时,著名药学家楼之岑指导其鉴别药材。

再次,当年屠呦呦面临研究困境时,又重新温习中医书籍,进一步思考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这使她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

最后,屠呦呦坦承,通过青蒿素的研究经历,深感中西医药各有所长,二者有机结合,优势互补,当具有更大的开发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

结 语

所谓“模糊之道”,亦如模糊数学,首先,它是客观的,是清晰之下的模糊,而不是纯模糊,更不是稀里糊涂,有点类似于我国清朝文人、画家郑板桥所说的“难得糊涂”,即平时都是明察秋毫、洞若观火,但适时地“糊涂”也是很有必要的。中国的许多古谚、俚语也都显现出“模糊之道”的智慧,如“清官难断家务事”,即清官不是判断不了家务事的是非,其潜台词应为,家庭里的琐事不应该由清官判断,因为,家不是讲理的地方,而是讲情的地方。又如“不痴不聋,不为家翁”(也有地方表述为“不痴不聋,不为姑公”),出自宋朝司马光《资治通鉴》第224卷:“鄙谚有之,不痴不聋,不为家翁”“儿女子闺房之言,何足听也!”这句话的意思是,作为长辈,作为一家之主,对下辈的过失,对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小两口之间的吵架、闹别扭要能装聋作哑,能装糊涂。

这是一种高明,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自信与从容。而由此延伸,对于知识学习乃至文化交流,这种在模糊之间亦可求亦不可强求的虚怀心境、在模糊之间不卑不亢不骄不躁的淡然姿态也值得我们充分汲取消化。略微展开而言:

其一,所有的学科,不论是文科,还是理科,不论是法学还是医学,也不论是绘画还是文学,大致可以用主观与客观、抽象与具体、实描与印象、清晰与模糊、虚与实,这几对概念来概括。

其二,东、西方之间应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以绘画为例。吴冠中参观莫奈故居时,发现莫奈的客厅、卧室、内房通道随处挂满了日本版画,可见东方艺术对印象派及其后世的影响。再看莫奈晚期的作品,画布往往未涂满,着重笔触与色的交错,与中国文人画追求的笔墨情致异曲同工。

其三,正如《周易·系辞》所言,“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殊途,众人百虑,最终却又“同归”“一致”,这端末之间的阴阳冲和、虚实相济,正如其在法学、艺术、医学等诸多领域所展示的那样,必然处处彰显出模糊之用、模糊之美、模糊之妙,并将此中的一切融汇入这玄妙难言却又宽广深厚的模糊之道。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