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2021年02月0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罗英杰

春节是中国最隆重最盛大的传统节日,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精华。当年,我们马洪农村流行一句老话,“‘大屋场’好过年,‘小屋场’好作田”。而我却觉得我们“小屋场”过年同样也很有乐趣。现在,我依然会常常怀念当年家乡过春节的景象,对扎龙舟送“娘娘”和闹龙灯印象特别深刻。

过小年

腊月二十四过小年。传说这天是灶神爷上天向玉皇大帝报告该家人一年来所做的好事坏事、带回玉皇大帝祝福的日子。从这天起,各村的众厅里外都要张灯结彩,各家各户都在灶上贴上“上天奏善事,下地降吉祥”的红春联。还有的传说,说这天清晨玉皇大帝会下凡人间,与老百姓共度新年。为迎接玉皇大帝,这天早晨天未亮,各村众厅里的大鼓就有人打起来了。从这天起,孩子们天天都会去众厅里打鼓。火子江村的鼓是罗、赖两姓的,我和智明叔叔最喜欢去打鼓。一直到大年初一,各村的大鼓打个不停,响声震天,此起彼伏,很是热闹!从小年起,每天傍晚都要到众厅敬香祈福,放一小挂鞭炮,祭拜天地和祖宗,一直到元宵节为止。我家的众厅在东港下屋村,火子江村的众厅是赖姓的,我们罗姓人家只好在自己家里进行祭拜活动,同样也要持续到元宵节。

过了小年,家家户户忙于筹办年货。腊月二十八,我母亲会杀几只鸡,还会炒爆米、花生、豆子、红薯片等。晚上,她会做非常好吃的爆米泡鸡汤给我们吃。我公公(爷爷)最擅长切糖片,在家人的协助下,他用红薯糖拌爆米来制作糖片。每年都要做一大箩筐,除了送一些给亲戚外,家里的糖片可以吃到清明后。

“公母日”

大年三十是除夕,我们当地叫“公母日”,晚上吃年夜饭叫吃“公母饭”。我母亲会做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招呼大家多吃菜。每年吃“公母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婆婆(奶奶)。她双目失明,一年到头从不出门做客,难得吃荤腥,全家人都希望她能多吃一点,所以会把好吃的鸡肝、猪蹄都夹到她碗里,婆婆吃得津津有味,对子孙们的孝敬很开心。年夜饭之后,母亲还会再给我们三兄弟每人分半只鸡和一罐糖片,小兄弟各自保管,都舍不得吃。尤其是那半只鸡,一定要留到从外婆家拜年回来后才吃,而且每餐只吃一块,半只鸡要吃十多天。

吃过年夜饭,全家老少都要用热水洗脚,换上新袜子新鞋,这叫洗“公母脚”。洗好“公母脚”,大部分后生和伢仔都会到众厅去烤火,这叫“烘禧”。大家喜气洋洋,在一起谈天说地,追打嬉闹,直到快天亮才回家去打“开门爆竹”。当时还信迷信,除夕之夜不能做不吉利的梦,否则这一年都会“背时”(不吉利)、“出事”。这也是除夕之夜不睡的原因之一。

大年初一

大年初一天刚亮,听我公公打完开门爆竹后,我们都起床,全家老幼都穿上节日盛装,个个笑容满面,欢欢喜喜,但很少说话,既使说话也轻声细语,怕说错话不吉利。听大人讲过一个故事:话说从前有两个邻居不和,邻居甲为了报复邻居乙,就在除夕晚上偷偷跑到乙的门口屙把屎,大年初一天未亮,乙起来打开门爆竹,一出门就踩到屎,顿时感到紧张,担心这年会不吉利,他打完爆竹后,一进门就告诉他老婆说,我一出门就踩着屎,他老婆很贤惠也很机灵,立即会心一笑说了六个字:“踩到屎蓬蓬起!”果真乙这年财源滚滚发了大财。邻居甲见状非常眼红,第二年他也仿照这个做法,除夕晚上在他自家门口屙把屎,大年初一打开门爆竹,他一出门就故意踩着这把屎,打完开门爆竹后,就告诉老婆,说出门就踩到屎,他老婆听了非常生气,气势汹汹地骂道:你死了眼睛啊!也果真在这一年两个眼睛都瞎掉。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人在做,天在看,害人者绝没有好结果。

大年初一的早餐,家家都会吃面条。吃过面条,我和村里小伙伴们都会去“打梭”,有一些年轻后生也喜欢“打梭”。“打梭”是当时农村流行的一种简单却很有趣的文体娱乐游戏。游玩时,先在打完稻谷的禾堆的圆形底墩上或者在地面上画出一个直径三四米的大圆圈。打梭人站在圈内,用一根两尺多长的小木棍将“梭”(一根一尺多长的小木棍)用力打出去,打得越远越好。对方站在前方判断梭飞行落下的地点,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用手或用长卦子(长衫)下摆去接住那根梭。如果接到了,就要奔跑到大圈边上,快速将那根梭丢进圈内,这样就算获胜。若没能接到梭,就要在梭的落地处用力将其抛到圈内,但这样很容易被打梭的人用长棍拦截掉。对方获胜了,两人就变换角色,交换位置,继续游戏。这种活动很是有趣,既能分出输赢,又能锻炼身体和反应能力,所以一有空就会邀上几个伙伴一同去打梭。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元宵节,整个春节期间都会有很多唱花鼓戏、瞎子戏、打武术、打春锣和送麒麟的卖艺人到村里来表演。他们的演出很精彩,曲子唱的非常好听。我还记得那个送麒麟的老头唱的几句:“麒麟到你里,买田又买地,麒麟到你家,发财又发家,麒麟眼鼓鼓,出门做知府,麒麟眼豹豹,出门捡到窖,麒麟一个胆,铜壳子花边仅你捡,麒麟一个心,铜壳子花边斗金.……”有时还会有耍猴的艺人到众厅里表演,大人、孩子都爱跟着去看热闹。表演者如果在众厅里演出,就由村里送红包。若是同姓的宗亲来表演,还要设宴款待。如果上门入户,就由户主包红包。有些贫穷或“小气”的人家,只要看到这些艺人来了就赶紧关上门。而我妈妈善良大方,对上门来的卖艺人一概欢迎,请他们喝茶吃点心,曲子唱完后,家里再困难都会送上一个小小的红包,表示感谢和祝福。

到外婆家拜年

每年正月初二,我们兄弟仨都要到外婆家拜年。记得父亲去世那年,我只有八岁。第二年的正月初二,我带着两个弟弟去外婆家,临走时母亲含着眼泪对我说:“往年是你爸爸带你们去外婆家拜年,今年你带两个‘老弟仔’去,一定要注意礼节,碰到村里其他家的外公、外婆、母舅、舅母都要跟他们拜年。吃饭更要讲规矩,如果一碗面里煮了三个蛋就只能吃一个(外婆家可以例外)。如果不讲规矩,人家会说你们没了爸爸,没有教养了。”我们三兄弟谨遵母亲嘱附,到了外婆家的村子里,见到老人、长辈都会拜年。我至今还记得,当年五家叔伯外公外婆家(寿德、为德、星德、贵德、云林舅)请我们去吃饭(吃面条),都赞扬说:“火子江这几个‘外甥仔’教得真好。”每次去外婆家拜年,外婆、母舅和表弟都很喜欢我们。晚上,我们和外婆、表弟六个人睡在一张床上,表兄弟天天打打闹闹,非常快乐。表弟舍不得我们回去,我们也舍不得离开,一直要住到初八以后才回家。

送“娘娘”

春节期间送“娘娘”,又叫送龙舟,是我们当地的一种风俗,五年一次。同时请“痘生”(种痘的医生)来种一次痘,预防天花病。那个时代,人都会得天花病,俗称“带花”。痘生在幼儿的左臂上打一针,这就是“种痘”,以后就不会带花了。种痘后的几天里会有点发烧,扎针处会有点发炎,现在看到一些解放前和解放初期出生的老人左臂上都有个小疤,就是种痘的结果。带花者一般都能顺利“出花”,但遇到严重的会危及生命,不死也会病成“麻脸”。

为什么扎龙舟、送“娘娘”、种痘会“三位一体”呢?我当时并不清楚,也从未听大人们解释过。我猜测,得了天花病可能有危险,需要求得观音娘娘的保佑,所以村子里会在众厅里设一个祭坛,请来“娘娘”,供村民祭拜。而护送“娘娘”回南海要用龙舟走水路。我们村子小,也曾请长坑村的扎匠师傅来制作过龙舟,举行过送“娘娘”活动。龙舟扎得不小,大约有两丈多长,一丈多高,两米多宽,上面装有小电光泡,两侧都是文臣武将,如刘备、关羽、张飞等。整条船五颜六色,金光闪闪,非常精美。同时,还扎制了娘娘坐的“轿子”和文臣武将乘的“马”。

送“娘娘”前,要为龙舟举行“启航”仪式,叫做“号船”。号船时,我和几个稍有文化的人对着小本子上的词“念唱”,唱一句就往“龙”口里抛几粒米谷。接着给龙舟“开光”。痘生手端一个装水的碗,一边用手对着碗比划,一边念念有词,也不知他嘴里念着什么。念完后只见他将碗抛向天空,落在众厅门前的稻田里。启航仪式以后,十几个人抬着龙舟,还有人抬着“轿”、撑着“马”,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一路敲锣打鼓,燃放鞭炮,点小火炮,在村里绕行一圈后将龙舟送到十里之外的堆上村小江边,在那里焚烧,寓意已将娘娘送到了江边,让她乘龙舟经小江、袁河到扬子江(长江),直达南海。我还记得第一次观看送龙舟时,只有四五岁,见到龙舟随着抬舟人的脚步有节奏地“点头”,把我当场吓哭了,父亲就一直把我抱在怀里。由于受了惊吓,晚上我还发了烧,把一家人吓得要命。

我还参加过外婆家东港村和老外婆家内塘村的送龙舟活动。记忆犹新的是内塘村那一次。他们村庄较大,财主也多,龙舟制作得更加精美,雄伟高大,美丽壮观,不知胜过我们村的多少倍,其热闹场面也比我们村大得多。元宵节前后,他们选择马洪“当闹”(赶集)的那天上午,全村的男女老少、亲戚和鼓乐队共七八百人,排着长龙般的队伍,抬着龙舟绕村一周后,向马洪闹上进发,其热闹气氛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当送龙舟的队伍来到马洪街上时,赶集的人都围上来一饱眼福,称奇叫好,让内塘人展现了风采,出尽了风头。

闹龙灯

我外婆家东港村元宵节闹龙灯在马洪当地很有特色,也很有名气。东港上下屋很齐心,很多活动都在一起搞。以前,村里有胡、罗、蒋三个姓。有句顺口溜讲,“下屋庙里鼓一响,通报胡罗蒋”。我记得1947年的春节,东港村的头人发起闹龙灯活动,比较富裕的人家都积极报名响应,很多人争着撑“头龙”、“尾龙”,但要经头人同意,还要出钱赞助。东港村里的胡耀德,只生了几个女儿,想求龙王爷保佑他生个崽,虽然家里不太富裕,还是咬紧牙关出钱争得了头龙,果真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我们火子江村三户罗姓人家,是从东港下屋村迁出来的,也可以回去参加闹龙灯。我家条件相对较好,出了一条龙,大概排在二十几位。我母舅家也出了一条龙。扎龙灯的扎匠也都是长坑村人,他们用竹子篾精工细作制成“龙”的形状,然后用各式各样的彩纸糊起来,画上龙的图案,制作成活灵活现的“龙”,再从头到尾安装上电光泡,成了“龙灯”。每条龙灯要有五至七人撑着。那一年,我只有十一岁。元宵节那天下午,我穿着长衫,戴着礼帽,披红挂彩,神气十足地撑着龙头,两个姑父、两个叔叔分别撑着龙身和龙尾,从家里出发,到东港村众厅门口集中。傍晚时,二十八条龙在厅门前依次排开,由头龙领队出发,围着东港上、下屋环游。二十八条龙有一华里多长,灯火通明、电光闪闪、五彩缤纷,就像一条腾云驾雾的火龙。后面由四个年轻人抬着一面直径两米多的大鼓,两个鼓手有节奏地敲打。另外两个小伙子扛着一面直径两尺多的大开锣“鸣锣开道”,锣声格外宏亮。至今我在电视上都未见过这么大的鼓和锣。除大鼓、大锣,还有土炮、地炮和两支洋号。一路上,人声鼎沸,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炮声隆隆,好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从东港村出来,又到了梁家、张家、长坑、姚坑、彭家等村子。每到一处,首先绕村一圈,再到众厅里给乡亲们拜年。各村都在众厅内准备了酒水、点心,热情接待。还到做了新屋人家的新屋里去闹龙灯,祝贺喜迁新居,吉祥如意。他们同样也都准备好了吃的款待。这样的闹龙灯活动,虽然我只经历过这一次,但终生难忘,觉得当年的闹龙灯比现在新余街上的玩龙灯更加精彩,更有气势。

过元宵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吃过晚饭,每家每户祭拜祖宗和天地,然后点燃红色的小蜡烛,插在灶台、猪栏、放尿桶的角落里等地方,边插蜡烛边唱道:“寒毛老鼠,尖嘴老鼠,快到蒙山脚下去看花灯啊!”这样反反复复地唱,寓意是要把老鼠引到蒙山脚下去,不要在家里危害环境和食物了。元宵节风俗性游戏也很多,如搬“簸盘神”。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每人拿一根竹筷子,把“簸盘”悬空顶着,一起合唱:“簸盘簸盘神,簸盘公公真嘎灵……”然后踢一脚,有时真有踢一下被撞一下的感觉。

过完元宵节后,也有一句老话很流行,就是:“烧了月版纸,‘牙仔’捡狗屎,‘女仔’担车里(纺车)。”意思是,读不起书的小孩子就要去捡狗屎做肥料,帮大人做些农活了;女孩子更是没有书读,要开始帮家里纺纱了,赚钱养家。

我今年八十五岁了,儿时春节的记忆,依然历历在目,而且越来越留恋,越来越怀念。那个年代,经济落后,物资匮乏,文化生活单调,有一件新衣服,有一点好吃的,有一些娱乐活动,都只有在春节里才能享受和有时间开展。七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代进步了,社会发展了,生活富裕了,衣无补丁,食有荤腥,家家有电视,个个有手机,大部分人家有小车,影院、剧院、歌厅、舞厅、网咖、图书馆、展览馆、景区景点、体育场馆随处可见,文化娱乐常年丰富多彩,天天胜似过年。我深信,我可爱的亲人和尊贵的朋友在晚年回首往事时,一定会有更加美好更加甜蜜的记忆。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