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之道

2021年01月2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胡嘉金

前不久,我读了2019年第7期《读者》里的两篇文章——《莫奈的光影印象》与《头脑清醒地糊弄》,引起了我对模糊学与法律关系的遐想。《汉典》将“模糊”解释为:“侧重表达的对象的不确定性,留给听众一个可供领悟、体会、选择的弹性空间的一种言语技巧。”

模糊,亦作“模胡”,据百度词条解释,释义有四:其一、不分明,不清。如唐诗人崔珏 《道林寺》诗:“潭州城郭在何处,东边一片青模糊。”其二、指覆盖。如诗人杜甫 《送蔡希鲁都尉还陇右》诗:“马头金匼匝,驼背锦模糊。”其三、混淆。如语句:不要模糊了界限。再如苏轼 《凤翔八观·石鼓》诗:“古器纵横犹识鼎,众星错落仅名斗,糢糊半已似瘢胝,詰曲犹能辨跟肘。”其四、谓草率,马虎。陈康祺 《郎潜纪闻》卷二:“自被严詔,终全大节,非特误国偷生之辈,不足供其奴隶,即仓猝遇寇,模糊捐生,幸厠忠义之林者,亦岂足比拟百一哉。”

国外关于模糊学的研究开始于1965年美国数学家扎德发表论文《模糊集合》,这标志着一门新的数学学科——模糊数学的诞生。

模糊数学又称Fuzzy 数学,是研究和处理模糊性现象的一种数学理论和方法。模糊数学发展的主流是在它的应用方面。模糊数学的基本思想就是:用精确的数学手段对现实世界中大量存在的模糊概念和模糊现象进行描述、建模,以达到对其进行恰当处理的目的。模糊数学主要研究和处理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的模糊现象。

中华文明绵延不绝上下五千年,我们肯定是模糊学的鼻祖。比如刘晗教授曾说,孔子生前其实做了一件事,就是把有些事情模糊处理。比如说“仁”,各种人都可以聚集到“仁”的旗下,但“仁”到底为何物?孔子在不同场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比如老子《道德经》里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道可道,非常道”,何为“道”,何为“阴”“阳”,是模糊的。再比如,我国的中医,讲究阴阳、五行、藏象、气、穴位、津液、经络、脉络等等。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与自然环境也保持着统一。人生存于自然环境中,人的生命活动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并对这一影响作出相应的反应。

笔者作为一名法律人,我想说说就我所接触到的模糊数学在侦查阶段的一次完美适用。

十多年前,在我国北方某省会城市,即将过春节的前几天,某高档小区发生了一起一家四口被灭门凶杀案,一对老夫妻与一对即将结婚的小夫妻在一个晚上被全部杀害。整座城市立即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公安部挂牌重点督办,限期破案。但是,经过仔细的现场勘查,案发现场除了留下三双男式鞋印,并初步判定该三名男子应该是青壮年外,没有其他更有价值的线索。案子过去一年多,毫无进展。

案件的转机出现在两年后,立功的是一位刑警,他利用模糊数学的原理,一举侦破此案,获得公安部的表彰。这位刑警分析,三名作案人,在作案前,事先为了踩点,肯定进行了频繁的手机联系,作案后,为了躲避抓捕,肯定彼此不再联系。但是大约半年以后,这三人肯定会再度联系,确认彼此是否都安全。故此,该刑警假设此三人的手机号码为:A、B、C,将此三个号码放入该省的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系统中进行模糊查询。适合条件为三个:第一,案发前一段时间,A、B、C三号码频繁联系;第二,案发后相当长一段时间,A、B、C三号码不再联系;第三,案发大约半年后,A、B、C三号码又恢复联系。在系统中进行了滚动式的模糊查询,查询到符合三个条件的号码有60多个。接着对60多个号码进行进一步的筛查,排除妇女、老人与小孩,还留下20多个号码。于是,侦查机关分成20多个侦查小组对20多个号码持有人进行秘密侦查。最后,通过一名号码持有人的女朋友,在该男子的住处搜到了作案凶器,并在网吧抓获该名男子。通过讯问,抓到了另外两名同案犯。

最后,我想简单说说法官与模糊学的关系。

我国自古就有息讼、无讼的传统观点,法出于礼、德主刑辅,原心论罪、原情执法,重道德教化、强调调解优先,族人之间的刑事案件,首先由族长在宗族祠堂进行调解。调解就是我国古代优先选用模糊处理刑事案件的生动展现。

几千年来,我国各县的县令又是该县的最高法官,刑民合一,对刑事案件的处理,基本上是对原被告双方各打五十大板,指出各自的不是之处,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为教化手段,以和为贵,尽可能地促成双方和解。至于,实际的是非、对错被模糊地一笔带过。

美国大法官波斯纳说,做法官,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头脑清楚地将案件糊弄过去。

美国辩诉交易,指在法院开庭审理前,检察官和律师进行协商,以检察官撤销指控、降格指控或要求法官从轻判处为条件,换取被告人认罪,进而双方达成协议。

这种认罪“讨价还价”的行为,是以对被告人所犯罪行的模糊认定为前提条件的。其好处在于,检察官、法官用最少的司法资源处理更多的刑事案件,提高效率的同时,罪犯也得到了减轻处罚,形成双赢。

我国现在进行的犯罪分子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在一定程度上,继承我国古老的优秀调解传统,批判性地继承了辩诉交易的有益部分。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模糊学在量刑中的合理运用吧!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