恣肆放飞的灵魂——读沐六的《一场飞鸟扑水的恣肆》

2021年01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黄丽英

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工业化、城市化改革后,我国经济发生了历史性变化,经济规模空前增长。随着革变的深入,同时变化的还有我们的生活环境和生存境遇。偶然回首,会发现,许多缓慢的事物正在滑出我们的视线,取而代之的,是丰富便利的生活物质,还有紧凑的生活节奏和压力。由于生活上受到各种束缚和禁锢,我们不由得向往自由,向往自然。这既是一种对现实紧张生活的无声抵触,又是一种对解放人性与心灵的追求。那么,我想这首诗正是这样一个环境下诗意介入与现实催生的产物。

首先,我们看诗歌第一节,“我被一个暮春的早晨安置/北湖边。平静的水波不与薄雾争风/草木的睡梦呈现层层水圈,返回靠岸/湖中的小鱼捕捉立于岸上之人/漫开的情。”诗人首先把自己安排在北湖边一个暮春的早晨,我们从这里一个“暮春”和“早晨”可知,诗人心里的纠结。暮春时分,但又是早晨,既又落寞又心怀希望。从一开篇,就奠定了整首诗的情感基调。接着,诗人说:“我向庄子询问/古时候的鱼是否比现在更快乐/一只水鸟插入水面,它的身体/轻盈,展示与树木相互摩擦的尖嘴/在人不能抵达之处,制造/更激烈的水圈和惊心动魄的/呼叫。”诗人先从心里的疑问写起,再到眼前看到的景象。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一个由内向外的心理活动过程。眼前景象,也是心里影像,这是个人对现实情感的投射。作者说:我向庄子询问/古时候的鱼是否比现在更快乐?这是什么意思?这好比说,现如今的自然和所谓的远离红尘俗世,还有以前那么纯粹吗?这里既然是疑问,就代表了作者的心理纠结。一方面又向往自然,另一方面又对远离城市,远离文明不太自信。因为,自然的深处也有“在人不能抵达之处,制造/更激烈的水圈和惊心动魄的/呼叫。”大自然与城市工业化文明相比,自己真的需要哪一个,恐怕诗人也不能真正确定。这是因为他对如今社会环境变迁潜意识的无所适从,产生的彷徨感,虽然想回归精神家园,找到精神栖息地,可他又隐隐感到,那个地方,在人不能抵达之处,也有激烈和惊心动魄的未知情况。

接下来,诗人笔锋一转,回到开着日光灯的“很多人在紧闭的高楼内”,这里在情感上前后呼应,让前面追求闲适有了情理的基础,原来在高楼大厦,在钢铁丛林,在紧张的生活中,偶尔发呆,不禁会神游。所以说,“或许会打开窗户,与清新的天空照一照镜子/应该没想到出奇不意的鸟,会/将时针拨得快、更响”,在这里,读者甚至无需过多揣测文字表达的内容,光光诗人带来的现实感受,就可以让读者体验更多。一首好诗就是这样,它总能在不经意中,以具体的情感落实,或者情感渗透,去引导读者,感染读者。最后诗人写道:“我起来早,也是不经意间/记住了一场飞鸟扑水的恣肆”,从内容上承接上几句,把情感进一步具体化。从整体上,也与诗歌开头的内容前后呼应。但读到此,你不禁会为诗人高超的诗写技艺交口称赞。因为,这里个“记住”,让前面精心布置的诗歌现场,成为了一个回忆,就完全打破了诗歌的时空限,形成了一个似真似幻的艺术境界,大大增加了诗歌的外延和艺术性。那么,前面对诗歌结尾具体化收得太紧的担心,荡然无存了。前后阅读体验的对比冲击,让人不禁久久回味。

这首诗是诗人众多诗歌中,我本人比较喜欢的一首,因为相同的情感体验,这种进退维谷,在追求精神栖息地中彷徨不按之感。虽然这首诗,在内容的题材上,还不能作为时代变迁中的一代人思想存在的亮点,但它所呈现的思想却是我们普遍存在的现象。所以,这首诗尽管有点小情绪小闲愁的味道,却能通过诗人的诗写技巧,呈现出一个较大的情感空间和境界。我想,有什么能比解放束缚,恣肆放飞灵魂,更让人心生感慨呢?

 

一场飞鸟扑水的恣肆

沐六

我被一个暮春的早晨安置

北湖边。平静的水波不与薄雾争风

草木的睡梦呈现层层水圈,返回靠岸

湖中的小鱼捕捉立于岸上之人

漫开的心情。我向庄子询问

古时候的鱼是否比现在更快乐

一只水鸟插入水面,它的身体

轻盈,展示与树木相互摩擦的尖嘴

在人不能抵达之处,制造

更激烈的水圈和惊心动魄的

呼叫。很多人在紧闭的高楼内

开着日光灯,给新的一天涂上红色的唇膏

或许会打开窗户,与清新的天空照一照镜子

应该没想到出奇不意的鸟,会

将时针拨得更快、更响

我起来早,也是不经意间

记住了一场飞鸟扑水的恣肆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