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蓝莓

2020年12月1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国桦

今年国庆、中秋喜相逢,佳节同日,科普说要19~20年才会有一次。

人生有多少个20年呢?我们兄弟姐妹都不约而同携家人一起,从各地回到老家喜庆“双节”。虽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但可免受“千里共婵娟”之情念,岂不乐乎。

长假八天,天公作美,艳阳高照,金风送爽,瓜果飘香。一天,姐姐邀我们到村子后的山坡上采摘柑桔,她在这儿帮别人管理柑桔园多年。十多年前,这片陡峭茂密的山林,被开发成梯田般果园,栽种了数个品种柑桔。现代农业开发技术较过去先进许多,为了让柑桔好生长,先用挖土机把满山的野林连根带蔸都挖掉,再用除草剂把柑桔周围的杂草清除,既省力又高效,只是植被较以前明显稀薄了。记得小时候曾到这边山林砍柴火,那时除了山路,很少见到山土或石头,到处郁郁葱葱,密林覆盖。

印象最深的是深秋季节,层林尽染,五彩缤纷,满山野果,野山楂、野柿子、野蓝莓、野毛栗等,果香袭人。我最喜欢的是野蓝莓了,野山楂太酸;野柿子太硬,采回去要用稻谷沤上一阵子才能熟软好吃;野毛栗外壳刺多扎手,不易剥开。只有野蓝莓可即采即吃,又酸又甜,味道极美。

砍柴活虽累,但却乐意去,只因有蓝莓。登上山,丢下砍刀、扁担等工具,先去找蓝莓美食一顿,然后再砍柴火。中间任务未完成,又去找蓝莓过把瘾。这片山上的蓝莓属矮丛灌木,多长在山坡向阳位。茂密的枝叶向四面展开,就像撑开一把把绿色的小伞,那一串串挂在绿叶底下的蓝莓果,一个个争先恐后冲破叶子往上挤,颗粒小的如绿豆,大的似豌豆,上面还覆着一层轻薄的露水。没有熟的蓝莓是青色的,熟了的有红的、蓝的、紫的,晶莹透亮。那一丛丛、一枝技蓝莓果,多得二三十个,一大串,像怒放的小礼花;少的有四五个紧挨在一起,像行道两旁的华灯,色彩斑斓,不要说品尝,就是看一眼心也醉了。

星期天,邀同伴各背一个背篓,上山专门采蓝莓。那时满山是蓝莓,不到半天功夫,就采满一背篓。然后选折几把颗粒最大的蓝莓枝,找一块空旷地,躺在上面,悠闲细品。那熟透了的蓝宝石似的蓝莓,香气更加浓郁,让人看了垂涎欲滴。这是生长在纯天然环境中的珍果,拿着蓝莓枝,毫不犹豫地直接用嘴对着枝上的蓝莓轻轻一咬,那香甜的蜜汁在嘴里流动,独特的果香刺激了我的每个味蕾,从嘴巴蔓延到全身,也流入了我的心田!

一边尝着蓝莓,一边望着蓝蓝的天空,轻飘的云絮,吟舞的山鸟,秋天的阳光让满山披上金色,山风使整个田园变得清爽。那酸酸甜甜的蓝莓,既解渴又充饥,如人们对米饭般依恋,百吃不厌,越吃越想吃,然后会想起那首妇孺皆会的歌谣:“蓝莓饭,金灿灿,吃不饱,人人爱。蓝莓饭,金灿灿,山中宝,当人参。”心里就更加陶醉了。

现在正是采摘蓝莓季节,姐姐就住在山下不远的村子。我问她还可以找到野蓝莓吗?她说她也有十多年没有看到了,又用手指指与这片柑桔林连接的远处大山岭:“要翻过这座山背去看看能找到么?你想吃蓝莓,现在超市、水果店有大棚种出来的卖。”

是啊,现代科技高度发达,让过去许多不可能成为可能。蓝莓营养价值高,被称为“果中瑰宝”,要在极好的环境下才能生长,土壤要好,水是雨水,所以移植很难。但经过品种改良和试验,现在却能在大棚里种植。一次应商家邀请,参观一蓝莓生产基地,那一排排大棚里,栽种了上千株蓝莓。企业主端着四方塑料盒包装的蓝莓,热情推销:“现摘的,很新鲜,价格低,味道好,45元一斤。”人总容易被别人的热情征服,大家纷纷掏钱购买,我也买了两盒带回家。

看到洗净后放在茶几上果盒里的蓝莓,颗粒竟有小葡萄般大,颜色一律紫色,胖嘟嘟的,一个个像有些营养过剩的小胖墩。放一个到嘴里一咬,也是酸甜酸甜的。但可能是少儿时印象的缘故,总觉得蓝莓应当是豌豆般大,不是像膨化剂扩张成小葡萄般。或许是经水洗净后,也没有野蓝莓那种天然纯真的味儿。可那要到陡峭的山背后才可能有啊!

老家小院比城里清静,岳父岳母也常来住住。一次他们逛苗木市场,买回一株蓝莓树秧,植于院内。经4~5年除草施肥,剪枝打理,已长到近2米高,枝繁叶茂,但怪的是从未开花结果。向果农请教,说要么是品种异化,要么是水土不服之故。秋风吹得树叶满地,吹得白云成冷雨。淅淅秋雨中,那株蓝莓只剩几片叶子,耷拉着头,在萧瑟秋风中摇曳着,和周遭那些高大苍翠的香柚、金桔、桂花、红豆杉比,显得有些凄凉和孤独。或许它也有苦闷和烦恼,抑或无奈,只能与风雨诉说……

今年柑桔丰产,亲人们边说笑边品尝边采摘,不一会儿,都果满其袋,双手提着沉甸甸的果袋返回,很是开心。望着这片曾长满野蓝莓、野山楂等香果的山岗陡坡,我的心情也不免沉甸甸起来。或许有一天,大棚里的蓝莓会变化成柑桔这般大,颜色由紫蓝变化成柑桔样金黄。我们在山坡地无忧的生活,也随着野蓝莓的记忆流得远了。

过了几天,姐姐用半天时间,翻过陡峭的山背,终于寻觅到了野蓝莓,特意采折几枝送给我。这是我入伍四十多年后,第一次见到野蓝莓,犹如久别重逢遇亲人,自然高兴。但想到姐姐花上半天翻山越岭才采到,心里却开心不起来,进而有些幽微的疼惜。

我捧在手上,久久不愿放下,仔细端详,近鼻亲嗅,依旧是那种特有的浓浓果香。轻轻摘一个放进嘴里,蜜汁四溅。啊,那味道真甜!真纯!真美!蓝莓,还是野生的好啊!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