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羽即友

2020年12月1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林梦生

黄迁同志在南京的那次羽毛球活动,已经过去十几年,他自己早已忘到九霄云外,我却至今记忆犹新。

我在南京小儿子家居住三年多,黄迁同志四次去南京,每次都约我见面。一次是他和刘斌同志参加南京卫岗奶业系统的羽毛球比赛,要我去观看。一次是他去无锡观看全国青年羽毛球锦标赛,邀我同往。有两次没有什么事,只是想看看我。我很感动,黄迁是新余市有名的羽毛球教练,带出了很多优秀徒弟,对新余市羽毛球运动的开展,作出了突出贡献。我一个退休老头子,有何德何能,值得他惦记在心?

那天,我带他去南京军区羽毛球馆打球。十几片场地,片片都有人活动。啪啪的击球声,开怀的笑语声,尽情的吼叫声和场馆的嗡嗡回声,汇成一支动听的交响乐曲。我俩站在场外看,绝大部分都是来出汗健身的,只有一片场地正在单打的两位打得比较好。我俩走到他们场外看,看他们打了一局又一局,腿都站酸了,没有人理会我们。在新余,黄迁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都会请他打球现场指导,今天却受到如此冷遇,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想想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人家不认识他,不了解他,只怪我没有安排好。

终于等到他们又打完一局,我硬着头皮走进场说∶ 不好意思,我这位朋友,是今天刚从江西来的,想打打球,但没有预订到场地。你们哪位能陪他打一打吗?你们的场地费全由我来买单。他们瞄了我一眼,其中一位走出场地,表示答应我的要求。黄迁先热身拉了一会儿球,就开始计分比赛。对方逼着黄迁的反手打,黄迁并不在意,只是让着点应付着。对方比分领先,越打越来劲,黄迁认真起来,对方一个到位的后场球,以为能逼得黄迁回球不到位,哪知黄迁一个迅猛的劈杀,球擦网而过,快速落在对方右前方的一角,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黄迁接着几个刁钻的到位球,打得对方非常被动难受,紧接着又是重力扣杀,快速变线,又是假动作网前推后场,放两腰,勾对角等,打得对方晕头转向,第一局很快结束。对方不服,水也不喝就要打第二局。我心花怒放,黄迁为江西老表争了气。

第二局打到一半,对方招手大声喊叫同伴:快过来,乖乖,我要吃鸭蛋了!一下子过来好几个人,其中一个上场打了一会,虽然年轻,但技低一筹,只得甘拜下风。他们不打比赛了,围着黄迁不停地夸奖,当场就要求教他们几招。黄迁水不喝,汗不擦,根据刚才发现他们的问题,有针对性地一一进行指导,并且在场上摆放几个羽毛球,就像教他的学生一样,一边示范,一边仔细地讲解怎样站位,怎样击球,怎样移步等等。我高兴而感慨,赛场上真的是以力服人,有一项体育爱好和特长真好,走到哪里都是朋友。

场上教学进行了一个多钟头,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换人练习,兴致勃勃。黄迁认认真真地指导,忘了时间,忘了疲劳,也忘了一直站在场外腿胀腰酸的我,直到12点多,才与大家高兴话别。啊,我忘了付场地费,但是他们已经走远。

走在回宾馆的路上,心情舒畅,步履轻松,羽毛球馆的热闹情景,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这时,我突然明白:黄迁同志对球友态度为什么特别好?因为他自己一生酷爱羽毛球运动,如果你也热爱羽毛球运动,你就是他的朋友,他对你就有求必应,不图回报。你无所求,他也会时时惦记着你。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