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普洱茶学习

2020年12月0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单巍全

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可师可学之优长。

譬如品饮一款纯正优秀的普洱老茶:

它内敛深邃,敦厚沉稳;

它气韵宏大,饱满强劲;

它荡胸涤心,回味绵长。

细细品饮,你能咂吧出它的前生后世、古来今往,接着,它会渐渐蜕离草木之形,荟聚成精神之像,品质之魂。闭目深呼吸,你将感觉到墨洇丝丝,内心竟点染出一份尊崇与景仰,肃然之情顿生。

面对这种博大深厚的高辈,唯有匍匐,唯有师学。

那么,我们可以向优秀的普洱茶学习什么呢?

积攒内蕴千百年,厚积薄发待一朝

1991年,云南思茅地区哀牢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千家寨原始森林中,两位农民兄弟偶遇了一株野生古茶树,这树高25.6米,根径1.2米,树干胸径90厘米,离地面5米的地方开始分枝,叶呈椭圆形,长15厘米,宽4.3厘米,树冠呈伞状,树荫占地约20平方米。经专家考证,这是全世界最大、最古老的野生古茶树,堪称“世界野生茶王树”,它的树龄长达2700年。

2700年,世界历史要追溯到公元前七世纪。那时,古希腊才初现奴隶制城邦,中国则是处于诸侯群雄纷争的春秋时期。就是在那么古老的年代,这株茶树就已破土而出,在僻远的大山深处悄然生长了。

与此相类似的高龄古茶树在云南还不乏其数——

凤庆县的锦绣茶祖,树龄更是在3200年以上,比秦始皇还要年长近千岁,是世界上树龄最大的栽培型古茶树;

勐库大雪山上的大雪山1号古茶树,树龄2700年左右;

澜沧县的邦崴过渡性茶王树,树龄1700年;

元江县南溪原始森林里的古茶王树,树龄1700年;

勐海县南糯山半坡老寨的800年栽培型茶王树。

还有不少百年、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茶树寥落在澜沧江两岸云遮雾罩的密林里。

它们在被人撩去清静、搅入尘世之前,漫漫长长,和森林里其他的各色古树厮混一起,看似亲昵热闹,实则籍籍无名,一直原始寂然着生长。

你以为它们胸无大志虚度年华?你以为它们浑浑噩噩浪掷岁月?错,大错特错! 

百年千年,它们安之若素在1500至2000米最适合生长的海拔区间,在15至30摄氏度最适合生长的温度区间,在1200至1800毫米最适合生长的降水量区间,在4.4至5.5酸性最适合生长的土壤PH值区间,披挂着时有时无的曼妙云雾,沐浴着若隐若现的漫射光,根系深扎,枝叶覆遮,俯仰天地,山川岁月,与山脉林涧融为一体,那是在步步为营,静心积累,潜滋暗长蓄内蕴,默默无闻攒能量。

滋吸了千百年的天地灵气,其质纯净,其味丰厚,其韵深邃。

然后,就静待茶人之手攀上枝头的那一朝。

蓄势隐忍,厚积薄发。这样的品性,这样的精神,难道不值当我们学习?

不宥门户虚怀若谷,宽宏大度兼收并蓄

普洱茶是一款海纳山包,有宽大襟怀的茶。

这襟怀源自于它传统的一门制茶工艺。

原来,为了达到对色、香、味、韵以及后期转化的最佳效果,制茶人采取中药铺见方拣药的方式,对各种不同的普洱茶品进行中和搭调,以取得相对融合的口感。这就是普洱茶著名的“拼配”技艺,是普洱茶古法技艺的机密核心。常见的拼配方法有:不同等级拼配、不同茶山拼配、古树茶与台地茶拼配、不同季节拼配、不同年份拼配、不同发酵度拼配。而实际运用中的方法其实远不止这些,且一款茶中还会多种方法并用。

无拼配,不普洱。纯料只是一个相对概念,是少数人的奢侈追求,拼配才是历史味觉、体感的深深沉淀,是数代茶人实践智慧的累积结晶,它所造就的品饮丰富性和多样性,是大众经典接续的不懈狂欢:

爱“拼”才“会饮”。

拼配是一次大气包容的塑造。不问出身,不计贵贱,将山头背景、季节岁月、性格特质、身形体态差异不一的茶菁兼容并蓄,通过显优隐次,达到协同平衡,抱团作用,系统丰富地塑造出一款外型均整、口感醇厚、香气饱满、耐泡持久度全新的普洱茶形象。

拼配是一种博采众长的创新。追求茶叶内含物质的优势互补,着力促使茶香更高、茶气更足、茶底更厚、茶韵更深,因而拼配的扬长避短没有固定格式,不会据守一方,一成不变。“哪有最好?只有更好”是其遵循的亘古原则。“更好”是普洱茶拼配技艺不断前行的不竭动力,使得拼配创新永远在路上。

激赏优点,包容缺点,各展其材,茶尽其用。这样的胸怀,这样的气度,难道不值当我们学习?

不露声色静修,石破天惊涅槃

有人将普洱茶漫长的一生划分为四个生命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树上,海拔、气候、土壤、山的南北阴阳、树龄等因素决定了它生命的内涵特质;第二个阶段是在制作过程中,生产工艺、制茶师对茶的理解和掌控以及制作水准决定了它生命的能量气度;第三个阶段是在后期存放的光阴里,储存环境、干湿温度、存茶人悉心侍弄的程度决定了它生命的成色高度;第四个阶段是在茶台上,水的适应性、泡茶人的修为和才情决定了它生命最后绽放的精彩度。

第一阶段时日虽长,毕竟有天地山川四季变幻可赏、有草生树长兽奔鸟鸣为邻,沉下心来,倒也风光无限。第二和第四阶段则白驹过隙,弹指之间,几乎就是生命中的转瞬过程。唯有这第三个阶段,几十年静立不动、枯燥无趣地几乎呆守在同一个位置,无昏无昼、无阴无阳地蛰伏,只见向来处,不见终尽头,是极为艰辛的磨砺。可这恰恰是普洱茶生命成长至关重要、不可缩节的必经历程。

用“衔枚疾走”这句成语来形容此阶段普洱茶的静修成长过程是再贴切不过了。表面不着声色,脚步未见挪动,其实内心一直风云际会,气象万千,无数只看不见的脚在日夜兼程,埋头赶路。在与时光艰苦的对峙中它耐心蓄情,罔顾时过境迁,漠视世事动荡,急功近利无用,揠苗助长徒劳,它以暗藏的坚毅,遵循自己的精神韵律,从容不迫地吸纳扬弃、敛智内心。

时光雕琢真能点石成金,沧海桑田迎得脱胎换骨。 

当苦涩褪尽,寒凉入殓,昔日那块刚猛莽冲的毛头生饼,已由青涩而甘醇,由浓烈而敦厚,香气从高扬走向了低沉,内涵从浅薄走向了深厚,韵味从短促走向了悠长。

这几乎就是一个丑小鸭不忘初心,励志苦修,终将超凡脱俗,禅变白天鹅的翻版故事。

不露声色千里万里,石破天惊凤凰涅槃。这样的修为,这样的气韵,难道不值当我们学习?

嫉恶如仇一丝不苟,洁身自好清白一世

洁身自好、嫉恶如仇,是各类茶品共有的精神秉性。

一生清白、没有污点,是所有好茶相同的历史行迹。

普洱茶尤甚。

与其它茶类相较,普洱茶一生成长成熟的过程太过长久,只要有一着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导致满盘皆输。唯有严格操守、铁面无情,方能一丝不苟、纤尘不染。

因而,它必须视名节重于泰山,自重自爱,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以名节立志,以高洁养心,是它的规矩戒尺和毕生追求;心存敬畏,清白自律,它在悠长的时光锻打中专精积神;守住信念,耐住寂寞,不在一时而在时时,不是一阵子而是一辈子。

因而,它要始终守身如玉,慎独慎行,不越雷池一步。“走”正步,“行”正路,将正气作为漫长生涯的立身之本;存正祛邪,近美远丑,不玷污自己,不自取其辱;目无所见,耳无所听,“世事浮云乱,此心孤月明”。

自律严持,不与物杂,坚守初心,一身正气。这样的品行,这样的气节,难道不值当我们学习?

一盅在握,满蓄精神。

其实,再好的普洱茶终归也仅仅只是茶,不会有什么玄妙精神。是因为每一片茶的后面都站着无数的人,人的精神塑造了茶的精神。没有人的精神,哪来茶的精神。

不过是借茶说事,不过是以茶喻人:

说的是中华民族泱泱数千年积淀升华出的不朽旌魂。

喻的是人类文明历久弥新、绵延不绝、传承不息的优秀品质。

这才是我们心驰神往,并真正要学习和践行的精髓呀!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