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旧事

2020年11月2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黄妍昕

(一)

我讨厌小城。

我讨厌小城破旧而拥挤的街道,讨厌小城永远灰扑扑的楼房,讨厌小城开车花十五分钟就能逛完城区的狭小,讨厌小城当面和和气气、背后热衷散布谣言的邻居。没有科技馆美术馆,没有动物园植物园,没有肯德基麦当劳,没有沃尔玛大润发,华莱士、大众影院、一个小小的旱冰场和唯一一个大型商场家家乐构成了我和其他小城孩子们单一又贫瘠的全部娱乐生活。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后可以离开小城,去大城市生活,去看看大城市的音乐喷泉是不是真的有两米多高,看看大城市的商场是不是真的多如牛毛,看看大城市的夜晚是不是真的有无数灯光可以把夜空点亮。

我想离开这里,我对雨晴和妮妮说。

她们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也是我的隔壁邻居。我们在不同学校就读同一个年级,认识她们,是我对这个小城为数不多的满意之处。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刚成功的避开了门卫,溜进某单位的花园,爬上树准备摘花。

她们一听,都毫不留情的大声嘲笑我,得了吧,小城出来的,还想留在大城市,讨饭还差不多。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阵,谁也没把一个五年级孩子的话当真。

我有些不服气,踹了一脚我面前的树枝,树叶沙沙摇晃,一些细碎的花瓣也掉落下来。我问,那你们长大了想干嘛。妮妮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骂骂咧咧的跳下树来掸去衣服上的花瓣和灰尘,雨晴倒是不在意,一边利索的把树上的花摘下塞进衣服口袋,一边回答我说自己想当舞蹈家。

舞蹈家算什么,要我说,当个大明星才叫好,每天一堆人围着我,要什么有什么,妮妮咯咯咯的笑起来。

我刚想反驳她们你们的梦想更不切实际一点,就被妮妮一声惊呼打断了,她嚷嚷着门卫来了,让我们快跑。我和雨晴噌的一声跳到地上,连口袋里掉出的花也不要了,三个人就拼命往外跑,把操着方言骂人的门卫远远地甩在后面。

一直跑到大街上我们才停下来,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扑哧一声都笑了起来。

小学的日子,也就这样热热闹闹的过去了。

(二)

我凭小升初的成绩就读初中重点班,我们依旧不在同一个初中。

小学时尚不觉得,上初中后,明明是对着窗外大喊一声就能听到回应的距离,因为学校补课的原因也越来越少聚在一起,即使大家有空,也只是一起聊聊天看看电视,不会像过去一样疯跑、翻墙或者爬树摘花了。

记得有次我们因为放假时间不同,隔了两个月在聚在一起,本想去溜冰,也因为妮妮手抄报没做完而临时告吹,最后三个人苦哈哈的蹲在她家院子里画手抄报。

当然,让我们三个人安静地呆着是不大可能的。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画,偶尔还抽空往嘴里塞一口一起去买的双皮奶。妮妮的妈妈就在院子里晾衣服,笑着看着我们嘻嘻哈哈闹成一团。

我负责画灯笼,画着画着,又突然停下笔,问她们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玩吗,像今天这样。她俩像是有些不适应我突然的深沉,都哈哈大笑,说我每天想挺多,当然会在一起。我听了也笑,也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蠢,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

妮妮妈妈还是看着我们,我一转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神。她的眼神还是很温柔,却又好像包含了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

后来我想,可能她也曾经问过这样的问题吧。

(三)

结果我一语成谶。

高中后,我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我继续学文化,她们两个文化成绩不够理想,妮妮高中没毕业就上了技校,雨晴学了编导,和我一样参加高考。我们家还是挨在一起,一开始也常说下次一起去玩啊,到后来,大家都默契的不再提起。

我们就像曾经结伴同行又在岔路口分别的旅人,无声道别,在各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出门很少看到她们,在朋友圈里倒是经常看见。看见她们穿时下流行的露脐装或超短裤,化韩妆或轻欧美妆,和很多我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在一起,肆意的挥洒着青春。我也不再主动找她们聊天,只是默默地看一会,点个赞,然后放下手机,继续写我的模拟卷。

填报志愿时,我全部填了外省的学校,我一直记得当初那个小孩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我圆了她的梦。下楼领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碰到了雨晴,她没有化妆,但一样很漂亮。她穿着简单的白T和牛仔裤,问我要不要去以前那个花园转转。

我这才惊奇的发现花园早就变了样,杂草丛生,连以往我们小心翼翼避开的门卫室都上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锁。雨晴说这里很快就要拆了,准备建幼儿园。一开始我们谁都没说话,只是慢慢地走,后来也慢慢的聊天,就像所有很久没见的老朋友。聊的最多的还是过去,毕竟我们的现在对方已经很少参与了。

分别的时候雨晴叫住了我,她说听说我被外省的学校录取了,希望我一切顺利,她还说当初你就说要从小城走出去,现在看来,我们三个里,就你离梦想最近了。

回到家后我锁上房门哭了一场。我也不知道是如愿以偿喜极而泣,还是为了缅怀回不去的友情,但我知道自己早就没有回头路了,也知道自己可能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九月,我坐高铁一路南下。高铁开动的那一刻,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声再见。

(四)

大学在西南边的一个省会城市。

比小城大很多,宽敞的马路,便利的地铁,高耸的写字楼和商场,川流不息的车和人群。

这里的夜晚确实有很亮很亮的灯光,有晚上十点才关门的商场,但可惜我并没有看到两米多高的音乐喷泉。

初来乍到的我并不适应这儿潮湿闷热的气候,也吃不惯当地又咸又酸的口味。偶尔在食堂匆匆解决晚饭问题时,也会想起四季分明的小城和小城的香辣的饭菜,在操场散步时也会想起这个时候已经日落的小城和广场上唱戏的老人,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时也会朦朦胧胧的闻到和小城花园一样的花朵清香。

我以为我成功的远离了小城,但又觉得我好像离它更近了。

慢慢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很想念小城,想念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即使它不够美不够好,但足以温暖我的心房。

我试图安慰自己,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想念总会慢慢变淡,但这种想念却如新酿的酒,随着时间的洗礼散发出更浓郁的香。

后来有一天,我看到鲁迅先生的一段话,他说,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留存。他们也需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我想,大概我与小城,就是如此吧。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