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干部不妨有一点诗人气质——读德人诗集《曾经心动》而作

2020年11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尹晓林

偶然读到德人诗集《曾经心动》,很震惊,一是作者20多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出版了诗集,而笔者当时还只是与一些诗歌爱好者办个小刊物,手工刻腊纸油印。二是德人竟是市委书记蒋斌。三年前我看过胡军华先生写的一篇对德人诗作《登山感怀》的评论,却一直不知道德人是何许人。震惊之余倒也让我想通了,为什么在全市年轻干部座会上,蒋斌书记能脱稿讲出“最美好的生活方式,莫过于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奔跑在梦想的路上。”这样充满诗意的话来。

党员干部与诗人气质不矛盾、可兼容。一方面,腹有诗书气自华,诗可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另一方面,诗人的洞察力等气质可丰富领导方法、塑造领导个性特征。人们概括出毛泽东的领袖气质为革命家的意志、政治家的睿智、军事家的谋略、战略家的眼光、诗人的情怀,说明毛泽东既有政治家的理性,又有诗人的浪漫。古时,许多官员本身就是著名诗人。比如杨万里,在任奉新知县时,写下了体恤民情的“已分忍饥度残岁,更堪岁里闰添长”,65岁辞官后,又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闲情。

要像诗人那样多情。诗歌是一种情感活动。“你敲我的门 我说屋里没人 你怪那场黄昏小雨 我怪雨中颤抖的你”(《屋里屋外》)。“女孩想男朋友来,又怕他乱来”那种欲拒还迎的青涩跃然而出。德人先生无疑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他一直坚持给一百多个家人、部属、朋友发生日祝福,公务繁忙的他能这么做,只能用重感情来解释。德人先生主政新余后,致力于颐养之家、小荷工程等一系列民生实事,打造民生城市,把个人情绪化的悲天悯人化作对老百姓“一枝一叶总关情”的大爱。

要像诗人那样忧郁。党员干部的忧郁气质不是感情上的出世,而是入世,忧郁即是深邃。这种忧郁是危机意识、风险思维。八届市委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直面赛维破产重组、化债政府债务等历史遗留和重大矛盾。换届后蒋斌书记参加的第一个工作会就是关于赛维重整的,将其作为头等大事、第一急事,历经数年、几经波折,付出了大量心血,终于成功重整上市,让新余卸下了沉重包袱。

要像诗人那样沉思。哲思是诗的骨头。德人很多诗体现出思考的力量。“虽然我们的心脏跳动着不同的频率 我们的目标可没有丝毫的偏离 谁若想继续前进 就要把个人溶于伟大的集体”(《集体——个人的灵魂》)。最近市委书记蒋斌参加市委办机关一支部主题党日活动,提出做事不难、难在坚持,本质是增强执行力;个人不难、难在集体,内涵是加大操作力;赋能不难、难在集成,核心是提升创造力。这表明德人先生从个人的小心思,扩大到对整个世界的思考,对整个社会的审视。笔者个人更喜欢《走进田野》,颇有海子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的影子,从阳光、小河、群鸭等平常景物,沉淀出“在初夏 一个寻常的日子 我发现 四面埋伏着生机”。

要像诗人那样富有想像力。对于诗,想像力是翅膀,对于党员干部而言,想象力就是战略眼光、创新思维。且不说工小美对新余发展进行了全局性谋划、战略性布局,就说说2017年初实施的保家行动、拆三房建三园、建设五强书记等,要知道当时中央还没有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说明了蒋斌书记超前的战略眼光。说实话,笔者当时有点不理解,认为新余作为工业城市,花这么大气力去做农村工作没必要。更要说的是环城路,它的建成本身就是一首想象力丰富的诗。最近,蒋斌书记视察环城路后,即兴作了一首《环城路》,“这里是仙女下凡的地方 ……愚公的精神是什么 七十三千米长 ”。对于党员干部而言,想象力也可能是生产力。

在唐朝,诗是一种交往方式、一种时尚,是身份标志和全社会共同的教养。今天,写诗、读诗的人越来越少了,不知是时代的进步还是现实的无奈。但作为党员干部,在世俗中保持一点诗的天真,应该不是坏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