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海海新余情怀

2020年10月3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廖南生

近来偶读麦家新作《人生海海》,讲述的是绰号为“少校”的主人公,历经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新中国成立、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时期,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呈现出来的辗转起伏、荡气回肠的人生传奇。读至结尾,在第20章99节有这么一段话:“从‘可怜虫’到‘可联虫’,他(注:文中的“小瞎子”)时不时找我搭讪,我没时间陪他闲聊,三言两语应付过去。转眼到冬天,一天我住在江西新余的宾馆里,外面在下雪,约的人一时来不了宾馆,我上网浏览新闻,他恰好又来搭讪我,时机对上,便跟他闲聊起来。”

身为浙江富阳人的著名作家麦家,著有《解密》《暗算》《风声》等长篇小说,以谍战小说见长,《暗算》一书荣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他的作品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后,更是风靡一时,广为传播。2019年他的新作《人生海海》一出品,便引来广泛好评,通过阅读“上校”起伏跌宕的人生境遇,引发了世事沉浮、人生如海的扼腕叹息,彰显了对人性和历史的深刻反思。

无巧不成书,麦家在《人生海海》一书中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住在江西新余的宾馆里,虽然只是小说里不经意的一句,但麦家是否来过新余,不得而知。在这本广受好评的新书里,他能把新余放在书中,说明他对新余投入了深情的一瞥,要么有一面之缘,要么真的到此一游。可惜的是,新余文坛似乎对此并未有所回应,仿佛掀起了海浪,却没有海鸥相和,只是在沙滩上留下两行落寞的脚印。

城市的本质是文化,是城市记忆。没有文化承载的城市,如同荒漠。东晋干宝所著《搜神记》里毛衣女的故事,虽然只有寥寥一百多个字,但镶嵌了“新余”的符号,便让新余耀眼起来,成为仙女下凡的传说地、央视七夕晚会的常驻地。新余“工小美”的城市名片,需要文以化之,文以铸之,文以润之,让南来北往的人对赣西明珠由衷地留下小城故事多、风景美的感叹。

人生如海,思索如河。人生在世,历过的是时代,淘洗的是性情,沉淀下来的,是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邀请麦家来新余作客采风,或签名售书,或读者交流,来一场文化盛宴,睹一时新余风采,没准在他接下来的某一部新作里,对新余进行浓墨重彩的描述,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何乐而不为?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