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记忆(组诗)

2020年10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青 铜

父亲的咖啡

走进咖啡馆

像父亲带我第一次进深山

新鲜 好奇 神秘

 

点杯热蓝山

父亲握过犁铧的双手接过

咖啡荡起涟漪

 

父亲微眯双眼

鼻子抵进咖啡边沿

像淘气可爱又贪婪的小熊

审视面前一罐蜂蜜

 

轻呡一口 好苦

加糖 加奶 还是苦

细品 笑意抚平脸上皱摺

 

“这玩意嗅着香 ,喝着苦

不如咱家清明前采的茶

闻着香 ,喝着更香。”

 

暖阳透过窗户

微醺 双眼迷蒙

咖啡渐冷 父亲已倦

 

“爸 ,我扶您回家。”

缓缓伸直佝偻许久的脊骨

端起咖啡 一饮而尽

“苦是苦 ,别浪费。”

 

父亲的咖啡

一生仅此一杯 

 

陪伴,才是

温暖孤独的一块火炭

村口 残阳

拉直了佝偻背影

望涸了浑浊眼眸

滩涂芦苇丰茂依然

却不见戏水的童年

槐树桠上巢穴空空

那是邮箱失联已久的家书

 

岁月雕琢脸颊如田埂交错

炊烟熏黑夜的灯火

梦里满是往日儿女趣事

醒时泪水温存于眼角

 

蹒跚步履越来越轻

寒夜咳嗽越来越重

千万次电话或视频问候

抵不过一次握紧双手的呼喊

陪伴

才是温暖孤独的一块火炭

 

回 家

远方的家

生长白云和棉花

蜿蜒山路

是我内心陡峭的乡愁

崖上苔藓举起憨厚手掌

寂静中握紧我的心跳

 

溪谷傍着木屋

凝望拄着拐杖相依的暮年

黑色杉皮瓦开满秋日野花

屋檐蜘蛛 网住苍老夕照

缠绕着近乡的情怯

 

匆匆而来 又匆匆而去

一袋香菇木耳和烟笋

背负整座山的叮嘱与牵挂

双腿粘满田垅间的草籽

是故乡留给我

唯一信物

 

又见油菜花

匍匐于乡野的田垅

任由冰雨侵袭

细弱根须紧扣泥土

酷寒时节号出暖春的脉息

 

蜂翼舞动蓄谋已久的暗语

牧童吹响绵延苍翠的笛音

枝的骨骼和叶的筋络被唤醒

放肆舒展被压抑的身躯

土壤肥沃抑或贫瘠

依然绽放生命中串串金黄记忆

 

不懈的追逐只为过往

如花开 花谢 籽熟 荚落

磨坊水车经年吱呀不曾停歇

将菜籽火焙 翻炒 压榨 滤净

血和魂凝成琥珀

在缠绕乡愁的炊烟里轮回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