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小院

2020年10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廖君磊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正月初九离开家,直到九月底才回到新余。十一婚车经过时抓拍的两张照片上,只剩墙体的家属楼外生长了几十年的樟树、桂花树依旧郁郁葱葱,枝繁叶茂。金秋十月,丹桂飘香,从前经过,香气扑鼻,沁人心脾。院子里的房子陪伴且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的新闻人和他们的家人,从幼年到青年,从青年到壮年,从壮年到暮年。从新房变旧房,经年累月,外墙斑驳,陈旧许多。可旧的是房子,老的是城市变迁发展中逐渐减少的五层楼。守着的是情谊,留住的是人心,不变的是家长里短的关心,左邻右舍熟悉热络的招呼……让人难忘。我喜欢这种单位大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有人情味。

这里真叫人不舍。不舍儿时的玩伴、不舍与父母一起生活的点滴记忆、不舍家里每一件老物件、不舍书房那一面墙的书,不舍那几件跟着爸妈辗转多地的老“古董”——爸妈成亲时手工打造的家具。我想爸妈更不舍,从设计到装修,从毛坯到精装,从空房到温暖的家,处处都是他俩倾注的智慧和用心,哪里都有感情了。

也许,深情的人难以释怀,因为念旧,重情重义,专一不移,对这里爱得深沉。希望三年后,新院子拔地而起,旧貌换新颜时,原来大院里的爷爷奶奶,伯伯姆姆,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大多数还能搬回来,继续住在这个温馨和谐的院落里,就算住高楼,邻里间的感情也隔不断,挡不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