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班主任

2020年10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国桦

盛夏八月,来到世界夏都庐山小住几日。漫步林中溪边,倚凭楼台窗栏,听阵阵松涛,闻声声蝉鸣,望丝丝晨曦,享习习晚风,看缥缈云雾,品当地茗茶,是何等惬意。此时此景,不由想起五、六年前,我邀陶应祥老师和几位高中同学来庐山游玩,曾宿此处。于是拿起手机给远在南京的陶老师去电话,问候一番后,邀他再来一游。老师说今年疫情原因,哪都没去,待疫情完全解除了,我们再相约,接着传来他特有的爽朗笑声。年逾八旬,陶老师那洪亮声音和笑声仍如当年。

(一)

陶老师是上世纪60年代初南京大学高材生。1972年春,我在界水中学读书时,任我们高一(2)班班主任。他身材不算高大,但很结实,脸庞略显黑黝,一副厚厚镜片下,透着一双炯炯有神的明亮眼睛。后来得知,一年前他刚从地质勘探队选调过来当老师。他常自嘲说:“早迎朝阳晚送霞,长年勘探走天涯,晒黑了皮肤炼红了心,炼就一副铁板身。”

时年他40岁左右,精力充沛,平时有空便和同学们融在一起,这种师生关系,常让我们觉得他不像老师,倒像兄长或父辈。晚上熄灯后,他常到男寝室来转转;学生病了,他带着去校医室看医生;学生口味不好,吃不下饭,他让师母做上可口面条,请同学到家里吃……这令同学们倍感温暖。那年寒假因心情不悦,我冒然给陶老师写去一信,只想倾诉一下心中忧闷。没想过了几天,就收到他的回信,在信中耐心引导我要正确对待他人,正确对待困难,讲述为人处事的基本道理,这令我深为感动,至今难以忘怀。

生活上待学生如慈母,学习上却似严父。课堂上如有学生窃窃私语,他马上停下不讲课,紧抿着嘴巴不说话,站在那里,用严厉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你,让调皮的学生立马纠正,再继续讲课。

那年代校园文化生活比较单调,陶老师就想点子来解决。班上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家庭条件一般。他动员大家勤工俭学,从家里备来砍刀、扁担和勾绳。星期天一早,带领大家到十几里外的深山野林砍木柴,卖到附近木材市场。酷暑高温,钻进密不透风的山林,大家都感到喘不过气来,衣服早被汗水浸透,个个如落汤鸡。如此重体力活,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都有些吃不消,陶老师却和大家说说笑笑,砍的又快又多,还帮学生砍了不少,他挑的那担木柴比所有学生都重,且轻松走在前面。我们都被他那吃苦精神和开朗性格感染,全然忘了荆棘划破皮肤的刺痛,每人尽全力挑一担木柴,一路欢歌返回。说实话,平时我在家砍柴火,也从未走这么远担这么重,当时却似得了神助,力气大增,重担在肩却快步如飞。用勤工俭学的收入,老师给班里买了一批课外读物和二胡、口琴、笛子等乐器,并指定专人管理。有了这些,同学们课余生活丰富许多,爱读书的遨游书海,喜娱乐的吹拉弹唱,大家在自由快乐空间吮吸可口养分,舒适地成长。

当时有部朝鲜影片《卖花姑娘》风靡全国,陶老师了解到距学校30里外分宜县电影院正上映,即差人去联系购票。为不影响学习,安排星期六晚上去观看。又为省钱,他领着全班同学,向指挥一支远征队伍,沿着石沙公路步行三个多小时。来往车辆多,沙尘扑面,大家毫不在乎,一路精神抖擞。看完电影已是深更半夜,星疏霜重,大家毫无倦意,被影片精彩情节和主人翁悲惨命运所感染。返回途中,陶老师又适时引导大家无拘无束,边走边谈观后感想。他不时插话,和大家平等讨论,有时为某个情节,还和同学们争论起来,然后又哈哈大笑,完全没了课堂威严样子。时至今日几十年,那次看电影经历宛如昨天,历历在目。我时常想,在自己学生时代乃至人生路上,能遇上这么好的老师,真乃三生有幸,幸哉!幸哉!

(二)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陶老师博学多才、诲人不倦品格。平时讲课到后面,总会轻声问一句“大家懂了吗?”有学生举手提问,他会一一耐心解答,直到让学生弄懂为止。他既是我们班主任,又兼教化学课,总能把复杂玄奥化学分子式讲解的通俗易懂。看到班单元测试有时成绩不理想,就主动找同学了解有哪些难题,到了晚自习,他夹着教材来教室给我们“开小灶”。他虽教化学课,但语、数、理、化、音乐等课,哪门薄弱就补哪门。我不由暗自敬佩,陶老师真了不起呀!他怎么啥都懂,什么课都会教呢!我甚至认为,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老师,我们是全世界最幸运的学生了。其实,陶老师大学专业是地质勘探,所教课程并非他本业。他曾说讲这些课是用了他的老底,“很愿意把我的老底都拿出来教给你们,希望大家多学点东西,将来成为国家有用之材。”

记得好几次晚上补课,教室突然停电,他就用事先准备好的几张方形板凳叠加起来,放在讲台一侧,再将几根点燃的蜡烛置于凳上,大半个教室顿时明亮。一次,他身有不适,左手端一搪瓷杯,右手托着讲仪夹,放于讲台便开始讲课。那熠熠闪烁的烛光,映照着他黑黝削瘦脸庞。一阵咳嗽,他停下从口袋掏出药片放入嘴里,端起杯喝几口水,接着用略带嘶哑声音继续讲。几个小时过去,熄灯铃响了,他全然不觉,全神贯注……望着那垂流的烛泪,和那快燃烬的烛柱,我倏然想起那首“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千古名句,眼前的老师不正像蜡烛,在尽力燃烧自己,用心照亮别人吗?!

又是一阵咳嗽,让我思绪速回,默望前台。那一闪一闪的烛光,将老师身影重重地投射到教室洁白的墙壁上,平时个子不算高大的他,此时的影像却是高大了许多。

(三)

陶老师大学毕业后多年从事地质勘探,在茫茫野外,崇山峻岭,跋山涉水,为祖国探寻地下宝藏。抑或与此经历有关,他在教学中有自已独特的方式方法,不像一般老师按教材照本宣科讲课,让学生背记做题,而是课内课外相结合,注重发现挖掘学生特长和潜质。“每个学生身上都有一座金矿,可能他自己未发现,老师就要像探矿一样,仔细观察,注重发现,精心培育,助他成才。”

对班上每个学生的性格特点,陶老师都了如指掌,并能因材施教。一次学校举办运动会,所有项目全班大都报名参加,因班上女生少,唯独女子800米跑无人报名。老师就动员一名比较腼腆、性格内向的女生报名。女生个子不高,平时不大爱运动,身材微胖,开始极不愿意。老师反复做她思想工作,分析利弊,提升其信心。又拿着秒表陪她到操场上练跑,亲自示范,讲解跑步动作要领,如何起跑、体力如何分配、多少米冲刺等。比赛进场前,又叮嘱她放松心情,全力拼搏就是了。结果出人意料,女同学夺得第2名。老师很高兴,“我知道她的耐力和体质,再好好练练,下次可夺第一。”此后,女同学似乎变了个样,性格开朗起来,学习成绩不断往前排名,后成为乡镇干部。我当时成绩在班上不算拔尖,因语文尚可,字写的好一点,老师就要我负责出黑板报,参加学校板报比赛。我便从中学到板面设计、内容编排、色彩搭配等,更让我养成做事认真细致不马虎的好习惯,也多了一份自信和追求,这对我此后的人生道路影响至深。一次,陶老师在班上讲课时竟说“将来我们班能考上大学的就是钟国桦”,引得全班愕然。虽未如老师所愿,高中毕业不久,我参军入伍,但通过自修和函授,终拿到大专和本科文凭,并走上部队领导岗位。如今同学们都已年过花甲,人生各有所获,有的“文革”后考上大学,有的进了党政机关工作,有的成为知名企业家,其成就在同年班级中是最好的,我想这与老师当年的精心教育密不可分。

家里一直珍藏着一张陶老师和我们全班合影照。那是陶老师任班主任一年后,调回南京工作前留影,背景是学校办公楼及教室,左侧一棵高大枫树,陶老师立于右侧,大家都微笑着注视远方,上额题词“风景这边独好”。我常翻出照片看看。时光任苒,光阴如梭,往事如烟,当年的校园生活却令人不忘,而陶老师则是值得我们永久品味和敬仰的独特风景。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