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三千”这个数

2020年10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善斌

孔子是我国创办私学的第一人。据传,他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三千弟子”,在距今二千多年的那个年代,一人门下,确属够多的了。但这“三千”之数,引起了我诸多思考。尽管说孔子自三十多岁就开始收徒教学,直到他七十三岁去世止,历时三十多年,从时间来看,应该不是问题,但“生源”是不是问题呢?那就不好说了。有那么多人入学受教吗?于是我认为“三千”并非确数,而是指数量很多而已。尽管是说他一生课徒的累计数,但也不可能是“三千”确数。也许有人会说,孔子办学,以一年为一届,一届教一百个学生,教了三十多年,那不就有三千多学生哪?但问题不是这样,他们那时的学生,不发毕业证的。也就是说,没有“毕业”这个环节。所以,有的学生几乎终生跟着孔子。如此,孔子是腾不出“教室”的,也腾不出“课桌”的。再说,孔子一生并非专门靠教书吃饭,曾经做过仓库管理员、牧场管理员、贵族季氏家的史官,做过中都宰、主管过建筑工程、司法工作、代理过鲁国的宰相兼外交官。55岁时,还到“周游列国”14年。据匡亚明编著的《孔子评传》所说:“三千弟子中有姓名可考者共计95人。”由此我想,如果那个时候有“学籍卡”就好了,就一定有个较为准确的数字。

又传“战国四君子”之一的孟尝君门下有“三千食客”。如果确有“三千”食客,这个数字在当时的条件下,简直不可想象。我记得我小时候,听过母亲这么一句话,叫做:来个客,着一吓。因为我小时候家里贫困,怕来客人,来了客人没有好菜好饭招待,怕怠慢了客人。我小时候距离战国时期足足有二千多年。历史发展了二千多年,还不如战国的生活条件吗?我家都怕来客人,他孟尝君家就不怕吗?当然,平民之家无法与王侯之家相比,但也不至于他一年四季可养三千食客,而我家就连偶尔来几个客人也怕因没好菜好饭而吓着了吧。所以,我认为,他这个“三千食客”也不是确数。如果是确数,孟尝君要开办好多好多食堂。而“食客”二字也让人疑心重重。所谓“食客”,就是指专门来吃饭的,而不是来孟尝君家打工做事的。孟尝君家有那么多粮食吗?吃得消吗?尽管“王侯之家有钱养闲人”,孟尝君这么聪明的人,家里为什么净养着一些光吃饭不做事的食客呢?真有点让人理解不了,接受不了。

白居易在《长恨歌》说“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这个“后宫”是指唐玄宗的后宫,“三千”人也够多的了。而且是“佳丽”,都是漂亮的女人。一个皇帝,应该是日理万机的,而三千佳丽,在身边缠绕,打情骂俏,争风吃醋,能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政务吗?能够日理万机吗?肯定是不能的。处理与这些佳丽的关系也够皇帝头痛的,从天亮忙到天黑也忙不过来。想想看,三千人,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呀!尽管可以像杜牧在《阿房宫》所写:有三十六年不得见者。你一个皇帝可以不一个一个的见她们,但她们会一个一个的绞尽脑汁想见你这个皇帝呀!所以,我认为“三千佳丽”之“三千”也不是确数。

据说,《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书斋有副励志对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偿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认为,这里的“三千”越甲,也不是确数。尽管越王勾践在吴国有内应,尽管越王准备已久,尽管吴国已经日落西山了,但也不能麻痹大意。据史料记载,攻吴之战,第一次越王就调集了近五万人马。所以,我认为“三千越甲”是蒲松龄对“三千”一数的偏好。

李白也在两首诗里各用到“三千”一数。一次是在《秋浦歌》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另一次是在《望庐山瀑布》里:“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两个“三千”比较好理解,是用夸张的手法,形容愁的长度和瀑布的高度。不需要去追究是不是确数,只要我们觉得这样写,写得好就够了;读起来有味道就行了。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