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关工委主题征文作品选登

2020年08月2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非常长假中的我

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关工委主题征文作品选登

编者按:为贯彻落实全市关工委工作会议精神,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关工委坚持疫情防控常态化措施,结合工作实际,组织机关大院所属各单位青少年学生开展硬笔书法比赛和撰写以“非常长假中的我”为主题的征文活动。各单位关工委积极组织,学生踊跃报名参赛,共收到部分单位关工委选送的书法作品17件,征文20篇。经组织专人评审,评出书法比赛中学组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小学组一等奖2名,二等奖4名,三等奖5名; 征文特等奖1篇,中学组一等奖1篇,二等奖2篇,三等奖4篇,小学组一等奖2篇,二等奖4篇,三等奖5篇。现将部分作品择优刊登——

中学组一等奖

中学组一等奖

小学组一等奖

小学组一等奖

小学组一等奖1

小学组一等奖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李思涵 复旦大学

2019年11月,秋冬交接的时候,我窝在寝室看《杀手没有假期》。因为误杀男童丧得要命的杀手雷缩在黑色起球的大衣里,盯着小船下晃晃悠悠的水面,满布古建筑的布鲁日像一个冬日梦境,波澜连绵,《冬之旅》的音乐减弱一度,仿佛遥远山谷中传来的回声,又异常厚重,一切如同陪同雷的另一个杀手老头肯所言:“啊,历史。”镜头转到雷沮丧沉闷的倒影,我捏着外卖的一次性筷子想,好的,这就是我本年度冬日电影。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准确到悲哀的预言。

每个人都对二〇年代翘首以盼,但严峻疫情打乱了一切日常。在冬天本就停滞的空气中,生活的轨迹陷入停摆。

我趴在床上,眼看着学校的通知群里,新的消息一条条蹦出来,中心思想无非“一切听从学校进一步安排”,可进一步的安排是什么?定音锤停在半空中,迟迟未落。我翻了个身,将手机丢到另一个角落,开始发呆。

我想:算了,不过再延长一些些些些些。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抱着仓鼠玩偶,在书桌前做下学期预习的笔记——上学期期末的绩点太糟糕,我整个人如同破了的气球再无声响。只是听到远方的消息时仍感到一种古怪的不安。远方的消息似乎没有影响南方小城的氛围,街道仍然祥和安宁。窗外是温煦的阳光,小孩们模糊的玩闹声从远方传来,在空气中彼此碰撞、抵消、相融,如同浸在水中。另一边,刷新的微博里感染人数又在攀升,冬天的天色一天比一天更接近灰色,防疫的喇叭声吱吱嘎嘎地响着,空气的颗粒感逐日加重,呼吸都像致死疾病。有人在窗外咳嗽,隐隐约约,手机上的感染人又攀升一个“九”。疫情将大家的生活区隔开来。

做笔记的背景音乐换了好几轮,但无论什么歌都像末日歌曲,灯下读柳永也能产生时空错置的幻觉,早上模模糊糊听到楼下有人喊门,好像又是一个相安无事的热闹年节一样,能体验到的热闹与开心都像是贴上去的花哨墙纸,但其实不是,其实没有。

如果这个“超长假期”在夏天,或许疫情对我的心理影响要小得多。文艺作品中到处都是关于夏天的想象。《契克》中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乐曲惊起麦田里的阵阵飞鸟,主角约好五十年后再见面,《蓝色大门》里孟克柔和张士豪蹲在路边说,夏天快要结束了,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夏天里似乎天然属于闲逛,属于年轻人的漫不经心的追寻。夏天是属于青春的,但冬天不是。

《童年过后一百天》里,米佳在池塘边给列娜写信:

“我曾经想对你说出有关的一切,但我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夏天已经临近尾声,时间所剩无几,我也不能再沉默下去。你可能也看到了,青草已开始枯萎,黄色的树叶也开始从树枝上飘落,因为世上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在冬天,“世上的一切都要结束了。”冬天已经不止是季候表述,更是心理上的延续,覆盖了整个假期。我说不清夏天发生了什么,也说不清冬天里发生什么

站在冬天过后回忆,私人生活里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和大的“历史”有关,也似乎都和历史无关。假期中发生了许多事,我读书、看电影、取消去国外交流的计划,以及最难开口讲述的——承受和外婆的分别。直到那个夜晚到来,我才迟缓地意识到时间短暂,将目光转回,再转回,回到身边人的身上。疫情将远方区隔开,却用沉重的代价加深了我的“在地”感,让我得以重新停下来,用长大了的眼光,重新看看身边的家人,看看这座城市。才意识到圆满不一定就在远方。

又或许是圆满过了对远方的渴求,可能在某一个瞬间,我突然觉得幸福已经到了顶峰,很圆满很圆满。好像之前是在黑云压顶的草原上漫游的旅人,又脏又渴,等待不知什么时候来的骤雨,一次又一次,直到被一道闪电击中。一切终有时,冬天来的时候,这一切就走到了尽头。在尽头,在远方,得以回过身,发现家乡的礼物。

从更大的层面来说,这或许也给予了置身于全球化中的人们一次反思的机会。在过去三、四十年里,人们流动在各大城市间,相聚分离,享受着全球化带来的人员快速流动的成果,也奉上了人生中的安定的时刻。我们无法证明这种全球化到底是会带来同质性还是会保留异质性,更无法证明我们在飞快的辗转中是否真的获得了“世界”。

在荷尔德林的诗篇中,世界的本己存在是家乡的礼物,人们必须漫游,然后归乡,才能以新的目光发现它,承受它。

季节轮转,我知道夏天还会到来,漫游者还将启程。但在延长的时间里,我想更好地凝视身边的一切,好好安眠。

剪完头发的那天下午,我和妈妈走在回家的路上,妈妈叨叨我的身体,突然讲到:“……一般都只有人老了才会这样,你不要到时候年纪轻轻就折腾坏了。”我伸出手给她看掌心,笑嘻嘻:“哎,反正我早就老了。”世上的一切都要结束了,世上的一切也方才开场。

舒伯特的音乐仍在回响。“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什么故事在那头等待结束?”请“你”袒露所有真诚,驻足感受。征文特等奖


我向二月的中国问好

凌傲川 新余四中初二(14)班

 

谨以此文献给战斗在二月里的英雄中国和英雄的中国人。

——题记

庚子伊始,灾疫忽至,举国上下,隔离防治。

今年二月,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二月。正值年终岁末,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家家户户置办年货,忙碌了一年的国人终于可以放下工作、学习、生活的担子,尽情享受春节的快乐。新冠肺炎疫情却忽然从武汉爆发,隐隐有席卷蔓延全国之势,直至今日——二月的最后一天,也远未结束。

而我印象中的二月,也正是疫情最令人惊心动魄的一段日子。

面对疫情,党中央一声令下,中国按下了“暂停”键,武汉封城,全国经济停摆,小区隔离,人员不再流动。所有待在家中如笼中困兽的人们都在祈祷疫情早日散去。是啊,这短短二十九天里,多少消息冲击着我们的心灵:感染、死亡人数直线增长;前线众多医者“血染疆场”;学校开学时间一再推迟;外地返乡人员需隔离十四天;国外多地疫情爆发病毒变异……新冠病毒就如同一名狡猾而强大的拳手,击来一记记刁钻的组合拳;而我们坚强而伟大的祖国镇定自若,毫无惧色,拆招接招,转危为安——在二月的最后一天,我要向二月的中国问声好!

我向二月的中国问好,是为十四亿英雄人民的信念坚毅。疫情爆发以来,全国人民团结一致,自觉隔离,有效遏制了病毒的传播。低落阴暗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我们在网上互相安慰鼓励;事态好转前路渐光明的日子里,我们能彼此感受到口罩之后的笑容。我所居住的小区里,回归社区的党员们组建起一支党员社区志愿队,不分日夜不辞辛劳二十四小时值守在小区门口,保障着小区居民的安全。越来越多的居民志愿者主动加入进来,共同谱写了一曲抗疫之歌。这样的故事发生在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十四亿人民的心连在一起,我们坚信中国必胜!

我向二月的中国问好,是为全体英雄医护工作者的前赴后继。面对疫情,举国医务人员都尽心尽力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有真正的“吹哨人”张继先大声疾呼为疫发声,有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总领全国防疫堪称国士无双,更有一个个普通的医生、护士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所在的城市——新余疫情初期一度非常紧张,甚至在新闻中长期出现在非湖北地区感染率排名第一的位置,但各大医院的医生们丝毫不惧,妙手回春,病人治愈数越来越多,使新余的疫情迅速得到控制。我想,这就是医者们天使般的力量吧!

我向二月的中国问好,是为我们这个英雄祖国的奋斗不息。疫情爆发初期,政府便下令让所有人宅家隔离,这样强大的执行力只有中国才能实现;物资出现紧张,各地方政府有序调动紧密配合,全力驰援严重地区;日韩发生疫情,我国紧急送去援助物资,以报“山川异城,风月同天”之德……这一次,中国真正展现出自己面对突发情况的应对能力和大国担当,让西方媒体中一众跳梁小丑见识了一番,更无愧于世卫组织的高度称赞。

一个月以来,我始终在畅想疫情散去后的情况。那时,万家灯火一一亮起,街灯与星河长明,街角那家小酒馆挤满了人,在后厨蔓延而来的氤氲蒸汽里,酒杯清脆地碰在一起,夹杂着大伙的笑闹声。桌上的各色菜系香味扑鼻,我知道,那是春天的气息。

我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向二月的中国问好。

征文中学组一等奖


宅家学习乐趣多

宁琦垚 铁路小学三(4)班

可怕的新冠病毒,阻挡了我们开学的脚步。也罢,就宅家学习吧!通过一个多月的体验,我发现其中的乐趣真不少。

打破沙锅问到底,上课时长不限制

我是个装着9999多个问号的学生。以前在学校上课,我经常憋着问题直到下课都没机会问。如今宅家学习,我有多少疑惑,妈妈就给多少次机会提问,最关键的是允许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了弄个究竟,我不用担心“下课时间到”这样的麻烦事。解决了困惑再下课,对我来说,真是快乐无穷!更幸运的是:解答问题时,妈妈总会适时指点;如果仍不明白,她还鼓励我换另一种方式再试。就比如昨天默写英语单词tail,我挠破头皮也记不起它的“模样“。这时,妈妈提醒我用拼读记忆法,但效果不佳;接着,她又找来辅导书,tall~tail,这下我全明白了:用“变身术”记单词,真有趣!

只要有需要,课堂随时查资料

我发现,有些课文包含的知识比较少,比如《一副名扬中外的画》这篇课文,没有提起北宋时期的历史状况、清明是指什么,这些我都不能从课文里读出答案。好在这时,我可以拿起妈妈的手机,百度一番。由此,我还读到不少关于《清明上河图》和张择端的故事。加上理解,我很快就把这篇课文熟记于心。如果在学校上课,这些都是万万不能的,譬如读到赵州桥的栏板上有许多龙时,你一问:“老师,为什么画龙而不画别的?”50多个人的班被这问题带动,窃窃私语起来,那老师还能继续讲课吗?不可能了!

调整课程表,只求状态好

可以选择每门课的上课时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为什么呢?宅家太久不出门,容易疲劳。每当碰到这种情况,我会请求妈妈换一换课程安排:上午学习语文、英语,因为这个时段是我的“黄金记忆”期。数学则安排在午休后,我发现,小憩后做计算,准确率高不少;写奥数题也像走迷宫一样有趣。

真的,我觉得宅家上课乐趣多!

征文小学组一等奖 指导老师:张丽妹

 

非常长假中的我

曹玉坤 逸夫小学四(9)班

2020年鼠年农历新年伊始,武汉“新冠”病毒爆发,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大家按部就班的生活冲得七零八落。

九洲大地上由于“新冠”病毒猖獗肆虐而被沉重气氛所笼罩,随着确诊人数的不断增加,每天新闻报道上红色的数字也在变化,变化的数字让我头一次这么厌恶红色。

小区封路、乡下封村,本来过年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的街头只剩下风吹过的声音………我们待在家里为武汉、为国家和人民祈福。

后来,因为开学时间顺延,我们开始在家里上网课。不同的老师在每天相同的时间段给我们传授知识,有“博古通今”的语文老师,有计算速度超快的数学老师,还有一口流利美式英语的英文老师………网络课程让我们不光接触到了不同风格和教学习惯的老师,还让爸妈不用担心我感染“新冠”病毒,他们安心地在小区门口志愿“站岗”。

网课下课后,妈妈也把我们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一小时羽毛球对打,800个跳绳,50组高抬腿,捉蜗牛,拨杂草,网络围棋比赛等等。上课时,我认真、仔细地聆听老师的讲课,下课后,我全身心投入游戏之中。

吃过晚饭,爸爸妈妈还有外婆、外公在菜园里兜圈散步,闲话家长,我和哥哥拿着玩具枪“表演”枪战,妈妈还时不时用成语接龙、历史故事猜猜看、水浒传人物座位排序等游戏来考我们的大语文知识,我们两个你争我抢,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有规律的生活让我觉得生活很nice,相对于武汉那些爷爷姐姐、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和小朋友直面“新冠”病毒来说,我们虽然不能出门,但仍然像生活在天堂一样美好。

疫情的阴霾渐渐散去,我们也恢复了正常的学校生活,虽然我们2020年的新年没有像往常一样拜年,也缺少了走亲访友的喜悦,但是我们从父辈身上学会了奉献、从医护人员身上学到了忘我,学会了咱们中华民族骨子里的“万众一心”,让我们擦掉眼泪,从小立志造福人类,勇敢担负起新时代少年的责任和担当。征文小学组一等奖


非常长假中的我

王研景 逸夫小学四(11)班

今年寒假期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肺炎席卷全球,它给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造成了巨大伤害,尤其是拥有一千万人口的湖北武汉市。为此,全国人民被迫放了一次长假,全国14亿人民团结一心共同抗击这次疫情。我也因此获得了一次超长假期。

非常长假中,白衣天使们放弃了和家人团圆的美好时光,临危不惧、舍生忘死,主动要求前往疫情一线救治病人,与病毒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们是这场战争中最勇敢、最美丽、最可爱的人,他们用生命保护生命,用生命呵护生命,用生命温暖生命。他们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大无畏精神让我们钦佩不已。我同学刘佳毅的爸爸就是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他顾不上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主动申请到一线去救治病人,连续两个月都没回家。

非常长假中,我爸爸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在疫情防控最紧要的关头,他和小区其他的党员日夜坚守在小区的防疫卡点,他们不惧病毒侵害,不畏恶劣天气影响,不顾部分居民的白眼,好几次都是半夜值班,有几次衣服和鞋子都打湿了,有一次还同不配合检查的居民发生冲突,但他毫无怨言,依然认认真真为出入小区的居民量体温、扫码、登记,帮助居民配送物资,牢牢守护着我们小区的居民安全。

非常长假中,我也做了不少事呢。我按照要求做好自己的防护工作,做到尽量不出门、勤洗手、勤通风、多喝水,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我按时上网课,认真听讲,自觉完成作业。上课之余,我还看了不少课外书,有《西游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数学童话总动员》……增长了不少知识和词汇量。我还经常帮爸爸妈妈做家务,比如扫地、洗碗、整理房间、陪弟弟玩,每天我都过得很充实。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战中,真正的英雄不是美国大片中的超人和蜘蛛侠,也不是动画片中的奥特曼、铠甲勇士,而是冲锋在前默默奉献的白衣天使、共产党员、解放军叔叔和千千万万的志愿者们,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身为炎黄子孙,我为自己生在中国而骄傲,为我们伟大的祖国和伟大的共产党而自豪。征文小学组二等奖

 

 

非常长假中的我

周昕悦 宜春黄岗中学高一(2)班

冬日已至,春节已至,疫情也至……

全国大多数人在家休了一个非常长的假,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从前,小区里到处都热热闹闹的,大人们在亭子里打牌、练歌、练舞、聊天、晒太阳……小朋友们荡秋千、玩滑梯、追追打打……因为疫情,小区里的路上竟然不见一人,到处都空荡荡的。

湖北疫情爆发后,便迅速蔓延至全国各地。大年三十晚上,一大家人去外面吃年夜饭,大人们聊着新冠肺炎的事,象征性地吃了几口,这餐年夜饭匆匆忙忙就结束了,感觉新余这边形势好紧张了。回家后,在微信上和同学聊了会疫情的事,看看书就睡了。第二天便开启了疫情学习生活模式。

遵听钟南山院士的话:“春暖花开再动一动。”每天,我都会趴在窗子上,看向窗外——北风“呼呼”吹过,树叶没有一点翠色欲滴的样儿,花儿也不知在为谁低头哈腰。有时,火红的太阳便会当空照,使世界看起来充满活力些。

收听新闻是我每天的任务。我常常安适地坐在床上,打开手机,刷着有关疫情的新闻。或是打开电视,和家人共同收听各地疫情情况等。看着白衣天使们辛勤地付出,流下一滴又一滴汗水。我不禁紧皱眉头,抿住双唇,想要跳到他们跟前,拿出手帕,为一位位医护人员拭去他们额上那一粒粒晶莹的泪珠。但是,他们哪有时间?他们有时连一口饱饭也吃不了……我婶婶就是医护人员,听说她在雨夹雪的半夜还守在高速路口为过往的人员测体温,很多天都不能回家,她的两个小孩都还小,会有多思念妈妈呀。

鲁迅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我们看到了他们不惧风雨,不惧生死,不惧离别,为了人民,他们与死神抢人。

医护人员冲锋在最前线,不辞辛劳,不顾劳苦,我们也应该明白,他们也为人儿女,这样做并不是他们的义务,而是他们的选择。我们既然不能为祖国做出巨大的贡献,那就应该在敌后战场为祖国默默加油。

在晨曦微明时,我在咕咕哝哝的A B C单词声中迎来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在阳光明媚微风和煦时,我在网课中不断学习新的知识;在惬意的午后时光,投入于诗词的海洋,在优美的古风诗词中体会到作者的情意;在华灯初亮时,我在绞尽脑汁演算数学方程式,在困难中体会到解完题后的成就感;在熄灯就寝前,我的眼睛放任追逐着书中大片黑色文字,在浓郁的书香中感受了一天是多么的充实。

巴尔扎特曾说过:“不幸,是天才的晋升阶梯,信徒的洗礼之水,弱者的无底深渊。”一个伟大的祖国经过苦难之后,接下来的就是腾飞。我们要做的就是陪祖国一起熬过病毒。

2020年5月11日,终于结束了长假,回到了学校,我感觉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心里更踏实了。

征文中学组二等奖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