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英雄赋

2020年06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胡雨晨

己亥年末,荆楚忽现大疫。染者数万,传播甚广。仗中央英明领导,医护无俱安危,举国众志成城,历数月而瘟君大退。同胞温情,抗疫义举,犹历历在目,催人泪下。故作此赋,以为记焉。

禹王旧居,钟期故地;两江交汇,九省通衢。子路问津,文脉悠长;仲谋筑城,武德充沛。崔颢登临,黄鹤东去,白云千载悠悠;诗仙造访,故人西辞,梅花百代零零。茶市三分,天下四聚,百工群集,万贾通贸。清末民初,西学东渐。港口兴修,江关并起。实业兴国,汉阳铁厂名扬西欧;洋务救亡,湖北炮厂声震东亚。双十首义,清帝逊位;二七罢工,军阀怖恐。新华诞生,民族独立。江桥横亘南北,铁路纵联东西。长江经济,中部崛起,江城故事,再谱新篇。

时维腊月,岁属己亥。共盼新春,同迎新禧。忽有怪疾,悄然兴起。初似伤寒,症状甚轻,延沓不治,则至肺腑。稍隔天日,病入膏肓,药石乏力,良医束手。来由无影,去向无踪,染者无感,携者无觉,传播无迹,夺命无形。众意惶惶,群论纷纷,谈之色变,论之心惊。

然世现大疫,其必有大医;国罹大难,则定有大勇。

粤有国士,名曰南山。携令西去,受命北巡,探觅真相,寻访实情。舍安稳于高龄,怀大德于黎民。客厢无座,餐车亦能容身;行程有隙,旅途亦可休憩。

真相既出,实情终闻。兽间相染之途暂疑,人际互传之名已定。遂封口岸,清市场,禁交通,严商贸,千家禁足,万户不出。数日之内,一时之间,四聚之地化作一隅孤城,熙铺闹市顿为寂街空巷。时隔天日,楚地俱封,鄂境皆闭。然瘟君之威,病魔之厉,渐张血口,逐露獠牙:热线拥堵,门诊盈员,试剂之盒不足,防护之服告罄。事态之重,似居覆屋之下;情形之险,如处漏舟之中。四海皆愕,五湖俱惊。

诸省同声相应,各地同气相求,忍看一城罹难,安闻一地荼毒?遂调物资,欲遣医护。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八荒汇集,四方辐聚,分秒必争,日夜兼程,奔救武汉,驰援江城。年华似水,忍别堂前父母;岁月如歌,痛舍膝下孩童。妻执夫手,归来共话夜雨;母抚子背,此去力斩恶龙。

患者日聚,病人时增,乃兴建二院,增设方舱。月穷年尽,岁末除夕。别亲赴险,板房同食年饭;舍家纾难,工地共闻钟声。挖机并进,-铲车齐鸣,北斗通信,5G传情。经七难而八险,军民共襄盛举;历九夜有十日,官兵同铸奇迹。

神州忽罹此难,友邦亦同身受。高丽相扶,暹罗相助,柔佛相弼,爪哇相辅。江河互连,青山几同云雨;风土相近,明月何分两乡。载物西航,皆为真意;驱羊南下,俱是长情。

崇山万落,沃野千里,国难当头,匹夫安避?点滴之捐,绵薄之力,风雨同舟,砥砺共济。

抗瘟义举,数显叠现。民警义工,保洁快递,别亲舍友,守岗尽职。“待您康复,复观夕阳西下;等我痊愈,再看旭日东升。”“局势虽险,外卖仍准点接单;事态虽严,包裹亦按时送达。”“寒风刺骨,不下抗疫战场;大雨倾盆,仍上战瘟前线。”“晨起清扫,只盼家家干净;夜归巡逻,但保户户平安。”华夏儿女,胸怀母国,舍小我之益利;神州志士,心有故土,负大我之担当。

战疫强音,层出不穷。演艺明星,娱乐达人,声援鄂省,舞动江城。“我们经过,一起种下心愿;梦想实现,微笑仰望着天。”“潮起潮落,惊喜于裂缝结果;花开花谢,回忆从脸庞散落。”“等待日出,不说辛酸困苦;卸下无助,必将知足惜福。”“海阔天空,奉献是种英勇;风云变化,牵手不会害怕。”录音室内,轻拢慢捻,抒真情于咫尺;麦克风旁,低吟浅唱,谱大爱于无疆。

历一月之劳,经数周之艰,疫情渐缓,瘟君大退。磨山草青,樱花烂漫送冬去;东湖水暖,杨柳婀娜迎春来。神女惊伏虎,历历晴川,江岸始得涤尘晦;斜阳复飞鹤,萋萋芳草,城门终不锁春风。

医护将返,白衣欲还。患者知之,聚于窗前,潸然涕下,依依不舍;百姓闻之,立乎道旁,泣不成声,迟迟不散。行之时,发之日,警车开道,警骑送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千头攒动,万人空巷。或挥手楼上,或伏身道旁,或驻立多时,或从行数里。及至机场,医护相逢,格外亲切。抒思亲之怀,忆数月之历,念抗瘟之艰,感疫除之喜。同食干面,齐唱国歌。昔与同袍,披甲复奔诊室;今当共勉,砺剑再作长缨。

神州疫情稍定,海外而复大作。数周之内,一时之间,欧美沦陷,印非遇险;日韩罹难,澳洲蒙尘。然抗疫何有国别,环球同此凉热,一荣俱荣,一损皆损。遂调物资,外遣医护,星夜兼程,驰援友邦。山水为邻,云海荡朝日;风雨相济,春色任天涯。滴水济艰,陌上花渐开;冰壶映月,海平天近明。菊兰何异,相知无远近;风月同天,万里尚为邻。经济相连,命运互通,所言非虚也。

今春回大地,风暖人间,万象更新,生机盎然。当哀殁者之长逝,叹殒者之长眠;亦感医者之无私,赞勇者之无畏。唯天下之大医,可克海内之大疫;唯世间之大勇,可解众生之大难。大勇者,非唯撼天动地,但存手足之际;大医者,未必百年一现,而居你我之间。舍小私,怀大义;弃小我,顾大体。云天可干,青史留名。

愿生者安康,逝者安眠;

必伤痛不忘,英雄不朽。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