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桃子

2020年05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国桦

一片广阔田野,一年四季变换着美丽画卷;

一条弯弯小河,经年不绝弹唱着动人琴弦;

一座古老石桥,沉默不语承载着百年梦想;

一处错落小村,青砖灰瓦述说着时代变迁。

这就是我小时候上初一经过的路线。初夏六月的一天午后,我同往常一样,沿着这条田间小道,踏上石桥,跨过小河,途经往日无数次路过的小村庄。

紧靠一幢半新半旧的坡屋面平房旁,有一棵枝繁叶茂、与房顶齐高的桃树。也同往常一样,路过时总会不经意地向它投去一瞥。这次不经意间,却被怱然闪亮的掩藏在高处浓叶下一个粉红色小点吸引住。我伫立细瞧,啊,是一个成熟的大桃子,一阵习习夏风拂掀桃叶,让它露出半边腮红。

今年是丰年,树上挂满了桃子,桃子又红又大,是正宗水蜜桃,引得路人驻足观赏。在那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年代,大家即便口生津液,也只是目赏而已,绝不会有动手去摘的念头,除非主人在场许可。

半个多月前,那满树色彩鲜艳、个头硕大的桃子,一夜之间突然消失。原来是主人趁桃子成熟之机全部摘下,去赶市卖个好价钱。而树上还挂着的这个鲜红桃子,被风吹的一会儿矜持闭腮掩饰,一会儿又轻轻撩开叶子露出,佛像个害羞的少女,怕被看清它的真容……因下午有课,无暇多顾。

课堂上,我脑子里时不时地想着那个桃子,怎么满树只剩一个?是主人特意留下做种子,还是采摘时遗漏的呢?我家也种过小桃树,只要将成熟桃肉吃掉,把桃核埋在地下,次年即可发芽长出来。而水蜜桃树是嫁接而成,不是直接埋核种出来的……就这样,整个下午也没用心听课。

“叮当、叮当……”下课铃声一响,我急忙收起课桌上的书笔和作业本,背着书包走出课堂。出了学校,我故意放慢脚步,走在最后面,想再看看那个惹人喜爱的桃子。

来到桃树下,左看右瞧,咦,怎么不见了?难道下午就被摘走了?我顿时惆怅起来,但却心有不甘,再朝那个点位凝心静气仔细寻觅。倏然一阵夏风把桃叶轻轻掀起,那桃子又露出了笑脸。它还在,还是那样羞涩地掩藏自己。但树有十几米高,我又不善爬树,怎么也够不着。

正在我犯愁时,见侧旁有一凉晒衣服的长竹杆,象生怕那美少女再躲藏起来找不到,便赶紧抄起竹竿,瞄准那桃子轻轻捅一下,那桃子先落到房屋瓦上,后顺瓦沟迅速滚落掉到地面。我放回竹杆,捡起桃子一看,那桃子真大,用两手掌抱着都合不拢,估计有2两重。我站在那儿左盼右顾,若见到主人,定会把桃子送还给他(她)的。也不见其他村人,便把桃子放进书包赶路回家,那小小书包被桃子撑得鼓鼓囊囊的。

在回家路上,我一直忐忑不安,思忖着问自己,这样摘走桃子是偷采行为么?若是我绝不能这么做,更何况我刚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呢,我甚至想返回去找主人,把桃子送回。但转而又想,那主人摘桃上市已半个多月了,这应是遗漏的。既是遗漏,这桃子则是捡不为偷。在乡村,大人小孩都会到收割完的稻田麦地拾稻穗麦子,到别人捞完鱼后的池塘去捡鱼虾螺蚌,到采摘完的山茶树上去捡野茶子(指别人遗漏的茶子),这种俗称捡漏行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且捡到后常有一种莫名的收成感和快乐感。这样一想,心里似乎安然些。我不由地又掏出桃子捧在手上边走边瞧,那桃皮水红水红,上面有一层薄薄的鵝黄色绒毛。可能是从房瓦跌到地面,桃子上有一新鲜裂口,宛如少女微启红唇,可清晰看见里面桃肉鲜鲜嫩嫩、白里透红,那隐隐的桃汁也依稀可见,只需用手指轻轻掰开一下,就会琼浆液出。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的水蜜桃,口里真的不禁生出些津液来。但我立刻想到,这个桃子我要送给奶奶吃,奶奶或许也从未尝过这么好的仙桃。

奶奶此时已近70岁,身材瘦小,头上佩戴着过去老太太用的那种深色乌绒抹额,常着一件民国时代那种左开右斜大襟布扣妇女装,一双三寸金莲小脚,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我总担心风稍大一些会把她吹倒。但奶奶内心却是宽厚慈祥坚强,脸上总是和蔼可亲的笑容。

她和爷爷只养育了父亲和叔叔两个儿子,待叔叔婚娶后,爷爷奶奶就让父母亲分家过日子,他们则随叔婶一起生活。正所谓“爷爷奶奶不嫌孙子多”,在那无计划生育年代,分家后的20多年里,父母亲接连给他们生了8个孙子,这让爷爷奶奶心里乐开了花,整天合不拢嘴。而叔婶那边不知何故,却一连生了几个女儿,直到奶奶去世前,也未盼到孙子出生。也许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奶奶平时最喜欢到我家坐憩,和我们这些孙子们聊天唠嗑拉家常,和父母亲相处也很和睦。父母亲对她和爷爷很是尊重照顾。

记得每到冬天,父母亲都会早早起来,用早在秋天就已准备好的木柴,生好一盆地火,将一把奶奶专用的摇椅整理铺上一层厚厚棉被,然后就让我们去请奶奶过来烤火,爷爷则帮着叔叔家生火做饭。烤火时,奶奶面带慈容看着围坐在她身边的孙儿们,有时会问问学习情况,听我们讲外面的一些新鲜事儿;有时会讲一些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说一些人生道理。

非常寒冷天,父母亲则让我过去跟爷爷奶奶睡,说小孩火气旺,可以给他们暖暖被窝。这时奶奶总让我睡在靠墙一侧,以防我掉下床,再用那柔软的手揽着我在她身边躺下,我就常常依偎在奶奶温暖的怀里,进入甜美的梦乡。

到了夏天晚上,我们会早早抬出一张大竹床,摆在门前草坪上纳凉,奶奶这时会手执一把大蒲扇,一边摇曳着为我们驱蚊送爽,一边给我们讲童话故事,轻轻哼着“月亮公公,挑担鸡笼,跌哩桥下,打个叮咚……”等歌谣。我们躺在竹床上,望着深邃浩瀚夜空,那玉盘般皎洁月亮,还有那调皮地和我们不断眨眼的星星。伴着奶奶的歌谣和习习晚风,那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忽重忽轻的夏夜昆虫交响乐,让我们心旷神怡,白天的劳累疲倦顿消殆尽,睡意很快袭上头来。每当此时,奶奶总会轻轻抚摸我们的脸庞和手脚,提醒我们回到屋里去睡,以防着凉……

回忆童年往事,我总觉得小时候除父母亲外,奶奶给我们的关爱和温暖是最多最难忘的。所以,这个桃子,我一定要送给奶奶吃。

我背着书包没有径直回家,而是直接到奶奶住的屋里,掏出书包里那个桃子,双手捧给她“奶奶,给您吃的桃子。”奶奶接过桃子,先是一惊,满脸疑狐地看着我,问从哪里弄来的,我垂着双手,老老实实向她细述来历,说是从树上捡的,她听后脸上才慢慢露出笑容,随即用一只手把我搂到她怀里,抚摸着我的头高兴地说“我该个崽有孝心啊!”(老家有爷爷奶奶称孙辈为崽习俗,更显亲昵。)又仔细瞧瞧手上桃子,“这么好的桃子很少看到哦。”随后将桃子轻轻放在床边桌子上。

我犹如考试得了满分感,欢心跳跃地回到家里,将此事告诉父母亲,他们自然很高兴,母亲说“呵,正好明天是奶奶生日,你提前给她送了一个寿桃啰。”第二天早晨,母亲让我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青葱红椒加3个鸡蛋的寿面(这在上世纪70年代初物资匮乏、生活拮据的农村,算是比较好的生日礼物),送到奶奶房间,奶奶特别兴奋,“那桃子特香特甜特脆,水分又多,真好吃啊!”她指了指桌上剩下的半边桃子,笑盈盈地说“崽呀,你也吃点。”奶奶满口牙脱落的没有几个了,平时稍硬点的食物向来不吃,若不是这个桃子特别脆嫩,她断然是吃不下去的。我见此更高兴了,赶紧说这是送给奶奶吃的,我们以后有的是。果然后来奶奶又把那半边桃子吃掉了。我突然想起《西游记》里讲的蟠桃园桃子,吃了一个可长生不老。我真希冀奶奶吃了这个桃子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当时奶奶身体虽瘦小,但没什么病,精神也很好。不想几年之后,因叔婶家一场突发变故,让本来心宽坚强的奶奶承受了很大打击。那时我在5里外住校读高中,只有周末才回来看奶奶,她虽然还能走动,但身体明显消瘦,少言寡语,愁眉不展。

有一次,奶奶用她虚弱的右手紧紧抓住我的左手,我感到她用了点力气,往我掌心里塞了点东西,稍过几秒钟,似乎让我感知到后才松开她的手,随后推我离开,一句话也没说。我也不吭声地把她塞给的东西紧紧攥在手中,等我回到家里松开一看,原来是一张2角人民币,我至今印象特深,纸币是浅绿底色,正面图案是武汉长江大桥,背面图案是国花牡丹。

这是我除父母亲外,得到的唯一一次零花钱。当时家里人多吃饭,生活艰难,在校用膳基本上是母亲帮我制作的萝卜条、酸豆角、霉豆腐等干菜,极少到学校食堂买菜吃,奶奶给我这2角钱,在当时每餐3~5分钱菜金,足可让我美美地享受几顿。奶奶平时不花钱,也没有钱,估计这是她仅存的私房钱。那天可能是怕隔壁房间的婶婶知道,就用这种过去地下交通员传递情报方式,悄悄塞给我。

每每想到此,我眼里就充盈泪水。这更激励我好好读书,以优异成绩来回报奶奶。一天,家里突然来人告诉我,说奶奶快不行了。下了课我立即赶回家,来到床前呼喊奶奶。此时她已昏迷不醒,神智不清,当晚就撒手人寰。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遭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又是我最敬爱的奶奶。在奶奶灵柩前,我长跪不起,泪如泉涌,奶奶,您怎么走的这么匆忙呀,我们还等着听您讲故事呢,还要送您最喜欢的桃子给您品尝呢!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清明节,我照例来给奶奶扫墓,特意带上几个奶奶生前喜欢吃的桃子做贡品。翠柏青松间,几株不知名小花在迎风摇曳。站在墓前,我轻轻对奶奶说,“现在我们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您喜欢吃的水蜜桃到处都有卖,今天带来几个,请您慢用啊!”说完潸然泪下。我甚至想,来年要在墓旁种上几棵桃树,结出许多大桃子,让奶奶年年在此欣赏桃花盛开的美景,品尝鲜嫩甜脆的仙桃。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