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等雨来

2020年05月15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吴颖

夕阳西下等雨来

“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这样的人生情味,是李清照的悠然笔触。清淡有味,格外让人留恋不舍。

数九寒冬之际,繁华的街道上充斥着红色的年味,大家都在忙碌的准备着,尽管这些年,过年的气氛在渐渐的淡化,但那种来自对传统文化的坚定信仰需要这么一场最为庄重的仪式感来衬托。

久坐在办公室,或许没能那么直接的感受到那份喜悦感,但那颗躁动的心早已来到新年的窗外。也许是太久没有下雨的缘故,让我这个钟情于雨天的人总有那种些许不适应之感,夕阳也有点等不及了,着急的在天边划上一个唯美的句号,让身处尘世中的人们肆意勾画出自己的想象。

凌晨时分,久违的雨滴飘落在思念的窗台,“雨滴”声中,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窗外的雨声不用聆听就穿窗越墙而入,提醒我冬雨在此刻的存在。游神般的望着窗外,雨一直下。天上不再有繁星,也没有皓月,那繁华的夜景里,五光十色的灯光也显得有些暗淡。不期而至的冬雨夹杂着飘逸的雪花,让我真实地感受到了冬天的存在。夜愈来愈深,冬雨也仿佛和着夜的节拍愈下愈大。它没有了春日里的娇贵,也没有了夏日里的张狂,更没有了秋日里的浪漫,有的只是沁人的冰冷。有雨的夜晚,尤其是冬季有雨的静夜,静思的心灵,飞翔得很远,为情、为爱、为思念、为希望……

听着沥沥的雨敲打着窗棂,风呼呼的撞击着枯瘦了的树梢,宛如天籁之音,那是人间最美丽的音符。那美妙的音符把我带到了肖邦的那首《雨滴》的曲子和那首曲子背后的故事中。当年肖邦和乔治·桑在一个小城隐居。一天,乔治·桑和她的女儿外出,遇上了大风雨,一直到黄昏才回到家里。当她们进门的时候,看到肖邦在那里独自弹着一首美丽而哀伤的曲子,一边弹一边流着泪。肖邦看到她们就哭了起来,说:“我还以为你们都死了呢!”那首曲子就是《雨滴》。这首《雨滴》是在一个风雨的黄昏,他以为他所爱的人逝去了而即兴创作的一首幻想曲。我一直没想通肖邦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以为他所爱的人死了。换作一个普通的男人,当他的女人外出遇上大风雨的时候,他应该带上雨伞,出去把自己的女人找回来,而肖邦却没有,所以说他不是普通的男人。也许正是因为肖邦不是普通的男人才有了奇怪的想法,才创作出这首意味深长的《雨滴》来的吧?

喜欢凌晨秋雨这个笔名,因为与秋有缘,爱雨如初,在安静的时分,让雨从我的全世界路过,带走所有烦恼,净化内心中最为隐秘之处。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