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桃花的散文诗

2020年04月24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嘉伟

如果说有一种最能代表春天的花,那一定是桃花。

朱自清那篇脍炙人口的散文中,赶着趟儿开的三样春花,桃花排在第一位。想必写到春天,朱先生的脑子里首先蹦出的也是“桃之夭夭”,也是“灼灼其华”。界水乡政府后边的果园里就有一小片桃花林,规模不大,但群芳争妍,倒也是一团粉霞。桃花照例是先开花后长叶,花期最盛时,也总有几抹新绿,迫不亟待地出来栉风沐雨。妙就妙在这万花丛中的一点绿上,桃花是叫人惊艳的,那娇人的粉黛能透过你的双眸,直击你的灵魂,沉醉是自外而内的。但成千上万的惊艳簇拥在一起,便叫人面红耳热,进而有些呼吸急促,便需要那青翠欲滴的细长叶儿交杂点缀,调和那过分的张扬,让喧嚣的粉嫩轻快起来,在晴空蓝天的背景下,显出些许自然和灵动。

桃花是属于平凡人的妖娆,不拘田野花园,无论丰饶贫瘠,有一抔泥壤,便生一株桃树。有一阵春风,便开一枝花朵。走在乡间阡陌,转过几间低矮的农家柴扉,总是可以眼前一亮——一树丰美的桃花肆意开放,同黑黄色调的村落形成强烈而明显的反差,倘若此时再有农人牵着春耕的黄牛踱步而过,黄牛之后再跟着三两扑赶粉蝶的垂髫孩童,那便是千言骈俪都无法尽叙的春赋春曲。然而如今这样的景致并不多见,铁牛换了黄牛,更有些庞大的机械,陇亩间泥花翻腾。粉蝶是早已惊走了,村里的孩童则抱着手机,倒是那一树桃花,开了十年二十年,依旧那么隆重炽烈,颜色倒比上年更艳了几分。你无法对它吟诵些田园牧歌式的句子,但是你会很乐意停下脚步,多多少少地拍上几张照片。如果爱得程度更深些,那大可折几枝将开未开的花苞——村野的桃花没那么多讲究,插在装着水的各种容器里,不多时,便满室生香,无论你是在陋室还是格子间,区区数平米,便是属于你的春天。

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很多早春的花儿都在清冷中开了又谢,倒是桃花应着春阳,日头一出,气温升高,它方才展露笑颜。这倒是便宜了蛰居始出的人们,每一处桃花,总能流连三五个游人,天气好时,朋友圈里便是清一色人面桃花相映红。花美人美,笑容灿烂,一树绮丽的芳华,确实是使人忘记寒冬的最好良药。桃花或许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每天开得都更漂亮些。

我爱桃花,桃花一开便代表着春天来了,寒冷终将一去不返;我爱桃花,它开得隆重,美得热烈,不留余地地燃烧生命的喜悦。桃花醉了桃花仙人,肥了流水鳜鱼,忘归了陶潜,颠倒了张旭,把一切明朗妖冶绽放在盈寸的花团上。落花流水春去也,想必这落的,也定是桃花罢。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