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代理防控队长之路

2020年04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邓尧昌

今天,是社区疫情防控值班的最后一天,我值守了小区夜间的最后一班。回想起二月初开始的第一个值班,元宵之夜的特殊夜班及随后两个月的日日夜夜,一段艰难岁月,一场困苦危情仍历历在目。

春节刚到,一场疫情突如其来,正袭扰神州大地,也影响了我和家人的节日生活。 假期将结,二月二日(农历初九)下午,我来不及与已上岗值勤的儿子道别,独自一人驾车从昌返余参加单位疫情防控的党组扩大会议。

疫情就是命令。新余有个“党建+”的特色党建模式,几年前,为号召党员回归社会志愿者服务活动,本人所在单位所住小区党员创立了志愿者服务队,建立了志愿者微信群,返岗的前两天,社区网格员正在群里发起小区疫情防控党员志愿值班接龙活动,号召所有党员自觉回归小区志愿值班,原志愿者服务队自动转为小区疫情防控队,我第一个响应报名值班。

我所在的法检小区,是三十四、五年前新余复市时,由市法、检两院共建的干警生活小区,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房屋已经老旧,现职干警大多搬离,居住人口结构已十分复杂,总共一百三十余户,其中不少空置户,人口三、四百人,离退休多年的老龄人就约占40%,再者,受让和承租物业的社会上的散户人口约占50%,剩下占10%人口不到的就是二十年前最后一批房改时建的本人所居住第6栋的在职人员家属和少许单身员工,平时物业管理难度大,水平低,市里正酝酿纳入棚改规划。

接龙活动响应的不多,最初仅有6栋住户中的五、六名党员报名,两个小时一班的全天白班都排不满,小区疫情防控值班面临窘境。 三日(农历初十)上午,我接到党员志愿者服务队队长从外地打来的电话,他因故请假不能返岗,商议向社区推荐我接替他的工作,代理小区疫情防控队队长,几乎同时,小区亦有几个党员推荐我,随后社区负责人打来电话召唤,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小区业主委员会成员之一,在这特殊时期,容不得我半点犹豫,唯有答应并勇敢地担当起来。

代理疫情防控队队长,不是职位和荣誉,是沉甸甸的一份责任。 接手这份工作后,在同楼仅有的几位在职党员的鼓励协助下,我先是从6栋住户中发动,这才陆续有一名党外领导干部、一名外单位党员领导干部、一名已近七旬的退休老党员以及一名个体户家庭成员加入值守队伍,至此,除一户因回乡过年被隔离乡下不能参与值守的外,6栋住户全被发动并站了出来,这几乎是最初两天小区疫情值班可依靠的全部力量了,独栋住户撑起小区防控一片天。尽管如此,力量仍显不足的值班也暂时只能安排白班。因为夜间没能排班值守,头天晚上,我径自来到门卫室,一来吩咐物业门卫代为值守,二来陪陪门卫聊聊天,临时陪守近两个小时才回家。四日晚上吃过晚饭后,我不放心,穿着厚厚的睡袄又来到门卫室,一个人默默地值守了三个多小时,当我拖着痛风开始发作的脚来到家门前,发现钥匙已忘在屋内,家不得而入,折腾到十一点多,我只得电话妹夫骑车前来搭载并送来岳父家的钥匙,在岳父家艰辛地借宿两晚。

这是我最尴尬的几天。本来就年龄趋大,记忆力严重减退,再加之没吃好睡好,心力有些疲惫,健忘的事竟接踵而至,除钥匙出糗的事外,先是一天出家门时,眼镜遍寻不着,原来是上午巡岗时遗放在岗亭,后网购的包裹也多次忘记从门卫室顺便取回。特别是开锁匠遍寻不着,家门不得而入,无法换洗衣服,晴里雨里都是一身祆装,手机无法充电,车钥匙不在身上,出行不便,无法随时服药,痛风愈加剧烈起来。 五日中午在妹夫家吃过饭后未过午休又接到社区通知,说是市里通知小区要实行半封闭管理,强化隔离管控措施,实行二十四小时值班,并要求在防控队的基础上成立临时党支部。不得已,我电话召集两位相对年轻的党员志愿者李钧、袁兵,又邀请刚租住小区的市政法委调研员王定华等同志组成临时支部。我拖着疼痛的脚回到小区,与赶来的同仁紧急商议,转达社区要求,商讨防控对策。会上大家聚思广议,进行了简单分工,我作为队长兼临时支部书记,王定华为副书记,其他同志为委员。李钧负责宣传,制定临时党支部工作实施方案并上报,临时支部集体确定要进一步宣传引导、发动小区住户参加志愿值班服务,并致信两院领导,争取增援力量支持小区防控值班,力争七日小区防控管理走上正轨。 会毕,岳父家平时七、八分钟的路程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我才回到住处。独个简单吃过饭后,我着手起草致两院领导的信,吁请两院从人力、物力上大力支持,紧接着,我又以小区疫情防控队的名义起草了要求小区居民自觉配合隔离的《告示》,拟张贴在小区四处,旨在对小区住户做好宣传发动和劝诫,为随后的严格管控做好充分准备,这一忙,就到了翌日凌晨。

六日,事情有了明显起色,经过沟通,两院领导答应了防控队的要求,决定派出人手接手防控队的白班,下午,检察院即派人前来搭建帐篷、摆放桌椅、配置了测温枪。儿子快递的钥匙也刚好送到,我进了家,吃上药,掸去身上的灰尘,一个人顿觉舒爽了许多。 七日,两院增援的队员正式轮流上岗,小区的防控压力减轻了不少,但午班和晚班还得靠志愿者值守,人手仍显不足,九日晚间,我会同李钧、袁兵挨家挨户敲门劝说,又有十来户人家愿加入志愿者值班。喜出望外,这样拉起了二十三、四个人的队伍,一天几个班的人手总算有依托了,我这个代理队长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赶紧把一周的班排了起来。 作为队长,自己不但要带头值班,也先挑最晚的班值,做到以身作则。一个多月来,不小的难题是每周一次的排班。因为队员身体、年龄、性别以及家庭个别原因的不同,后来企业复工复产和机关正常上班后个别队员因故退出等变动,都得由我这个防控队长排班时要费心思量,统筹兼顾的。

疫情防控,小区防控队是最基层的受命单位,做为队长,经常要受领社区通过“志愿队长群”下达的各项任务和指令,社区实行《小区出入证》管理制度初时,我携令在小区楼下挨栋呼吁、宣传,广而告之,后逐户逐人隔离情况摸排、《电子通行证》推行摸底等收集第一手资料,都不时要上下左右沟通转达,联络两院,防疫物资配备、调剂都时常要与社区和物业管理人员去沟通、协调和落实。小区长期以来管理人员素质差,不积极主动,物业管理名存实亡,连业主(住户)微信群都未建立,给防控工作造成诸多不便。趁这次疫情防控,我亲自帮助创建业主(住户)微信群,为物业管理和防控工作便利打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为管理好防控值班志愿者队伍,落实疫情防控责任,我创新思维,整理出了《防控队员值班工作流程和要点》、《防控队员“五牢记”》等规范指导队员值守。这么多天过去了,看似有些婆婆妈妈的琐事,不得不亲力亲为,不敢有丝毫懈怠。

做为志愿者,无怨无悔,做为党员领导干部,责无旁贷,做为防控队长,就得放量担当。代理队长以来,我也曾受个几次无端的责难、抱怨,有过委屈。防控初期,人手缺,个别住户对预排值班心生怨气,气愤地数落排班队员和我一番,只得作罢。头几个班中,接连几个队员严重迟到、脱岗,一开始就也这样的纪律状况,我甚为担心,我及时向巡查人员反映。个别队员被约谈后,电话讥讽我“好大官威”,一番奚落之介事。还有一次,一位湖北返余住户进小区时未如实报告,当晚值班的队员也未发现,翌日被邻居举报,我赶紧到场处置,一面与其沟通,一面报告社区,后被劝返。知始不知底的小区居民得悉后开始产生恐慌情绪,议论纷纷。早上值班时与该住户有短暂接触的队员,因未在家人面前提及此事而被家人责骂,该队员受气后打来电话,劈头就说此事我这个队长要负责任,似乎要把一腔的怨气往我身上转。我沉着气不与他争辩,一方面耐心分析实情,好言安慰他和他家属不要过度恐慌,理性面对,一方面规劝他单独隔离十四天,并备好体温计自行观测,之后,我还不时电话了解队员的情况,同时也不断了解住户近况,终太平无事,心里的石头也算落了地。

后又有一次凌晨一点多,我在熟睡中被电话惊醒,夜间值守的队员报告一湖南回来的人要回小区,此时,依规定小区已处全封闭状态,我果断指导处置。期间,队员报告处理的问题难计其数,我都及时给解答、指导处理,充当他们的主心骨。复工复产和机关正常上班后,不少队员想退出,我动情规劝、挽留,大多坚持留了下来,有的退出后又重新归队,各尽其职,共赴时艰,令人感动。两个多月来,在防控队员的共同努力下,小区防疫有条不紊,顺利推进。

一个多月来,妻子在外地护理住院的岳父,单位食堂也关闭着,我一个人过着单身生活,我苦中作乐,练练自己的手艺,尝试着的烧不一样的菜,洗衣、拖地……其实,这些天里,好多次中、晚餐我都是熬粥充餐,一来省时,二来省菜。三月九日上午,我要主持召开团队工作会,中午还有几小时的院派外援的班要去值,中餐回家去弄已来不及,便在办公室啃着面包、饼干,泡着奶粉简餐对付。在元宵节那天晚上,我也是刻意安排自己在值班棚里度过,寂静的街道,稀疏的灯光,红彤彤的帐篷,陪伴我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节日。

疫情虽未结束,防控已暂告一段,做为保一方平安,守土有责的小区疫情防控队这支队伍的头雁,我有幸与队员并肩前行,同舟共济,患难与共,在任务完成之际,感慨之余,我在群里向全体队员发出了一份公开信,向大家表达敬意,说了一声谢谢!道了一声珍重!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