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诗坊作品小辑

2020年04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天籁枇杷语

□墨菊

从崇明到海门,祖先们落地扎根

把村庄养成天籁

有仙气的村子,必有浑然天成的美学

消除尘世和光阴肺叶上的燥热

 

倾听是美妙的,在天籁村

许多枇杷树已活到了满身故事的年岁

祖先们深知,种什么都是种自己

每当雨过天晴,枇杷叶弹拨着四野的风

像弹拨着时间本身,枇杷树皆有交谈的美意

 

关于星辰、露水以及赶考的书生

关于朝代的炎症和尘世悲喜

闭上眼睛,你甚至看见几百年前的那个人

将第一株枇杷树苗栽植于沙洲

睁开眼睛,果木成林、果实挂满枝头

 

几百年前的枇杷又成熟了

书生和人间的咳嗦都已痊愈。在天籁村,时间只是

交谈下去的理由:枇杷古园、枇杷茶、枇杷酒

只要愿意,可以再谈百年、千年

从村子谈到庄园,从生态谈到自然

 

一棵枇杷树的两种姿势

□周鹏程

它暗藏秘密

许多物事就安放在花朵之上

一株挽着一株,将一个温情的名字:枇杷

在芬芳中吐露

 

整个天籁村沸腾了,十万株枇杷

十万名铠甲武士

列队、整装待发,站成世界吉尼斯的阵容

这是一棵树和春天的第一个约定

 

当花海退潮

当微笑回归

这一棵树和更多的另一棵树

又站成了新的姿势

 

绿叶青枝间移动无数采摘的手

十万株枇杷之上

高悬的是无数金色的太阳

小小的太阳

触手可及的星球

 

山河不咳嗽

大地不咳嗽

 

枇杷园,以诗的名义

悬挂天籁村的亮丽词牌

□墨痕

它以中药的成分包裹一场内在的美

不是为了站立,而是为了行走

因为,经过它的历史不停地拽动一个人的衣襟

它的呼吸有原初的谜

 

在天籁村,抚摸一棵棵枇杷树上的光

仿佛,在贴近刻下的一种生态符号

那些枇杷叶上走动的光普和色系,是朴素的天籁人

他们,一遍遍挖掘树干里叙述的内容

 

庄园无声。可包围我的枇杷果像在移动

海门人用毕生的血,把他们的精气与成果

一次次在世上挺立

是为了守护和延续,天籁村被世界擦亮的词牌

 

走出枇杷庄园,暮色中我看到海门人

依旧在灯光下侍弄树叶上的虫洞,弯下腰身

他们的传说经过火,历久弥新

 

远方和树暗了下去,而升起的月光

正替我翻动古庄园枇杷树上跳动的新词

我愿意沉下心来,做一个谦卑的读者

像天籁村词牌里的纪事,经年累月

 

古老的枇杷,

在天籁返老还童

□冯玥瑛

给你三百年,梳洗风雨

在历史的风中,击掌

推开海门,停泊

靠岸天籁村

一个善于养枇杷的地方

238亩的子宫,孕育258株百年老树

开花、结果,研读天籁村民俗

每一株树都有自己的姓名和尊严

 

我没去过海门

但一定吃过那里的枇杷

或用枇杷翻新的东西

这些长出长腿的果实

喜欢生出家门外的情节

 

春天是爱天籁村的

阳光下的枇杷树,呼吸舒朗

花开成三百年前的样子

村庄在树影摇曳中渐渐老去

258株枇杷却返老还童?

 

枇杷古园

□刘为红

238亩辽阔

安放晶晶亮的鼓声

天籁,来自医者仁心

 

我带着隐痛走近你

一杯清茶

润肺止渴,咳嗽在古园消弥

 

我揣着仁爱离开

一串串关注的眼眸

簇拥不散,功效千秋

 

满口清甜,摘除痼疾

用椭圆形的爱

润泽肺腑

 

咏枇杷

□乌云琪琪楠

春天总是能知道

那些被击碎的珊瑚的去向

且成金,成蜜,成露

若问闲情,一村可得

自称天籁。

 

我曾偷窥她在闺中的身影

浅笑隐隐,和着眉间的雾霭

柔软,芳香

暂且停留,听古园流水

看千山沉入暮色

相思已到极处。

 

枇杷,止住咳喘的黑夜

□王相华

古园长出的圣果,皮色微黄

入口酸甜,高于头顶

又低于生活,低于母亲咳喘的黑夜

 

小心剥皮,一层一层

就像打开黑暗的光,照亮喉咙

和肺部,在体内

久劳成疾,依旧干燥如火

所形成比寂寞更深,而又漫长的时光

 

枇杷,属性无毒,止咳润肺

让黑暗里挣扎的人

从粗劣呼吸安静下来,包括顽疾

 

以及它生于天籁村到全世界

无声的药性,而伏住这病苦无常的人间

 

枇杷树下

□郁斌

我还是追风少年的时候

躲在枇杷树下消磨午休

我和小鸟抢枇杷果

蝉鸣声里,酸酸甜甜的记忆

 

百年枇杷树浓荫密,故事多

小鸟们天天都飞来听

花开时节蜜蜂都赶来跳舞

舞出又一个热热闹闹春天

 

我已经淡化了看热闹

只爱看孙儿爬树采摘

看他酸酸甜甜的吃相

眼前一幕分明是个轮回

 

冬天里枇杷叶依然墨绿

留下风雨吹打的波痕

不低头。背面毛茸茸童真一片

采枇杷叶熬汤,家常而有深意

 

悟性好的,加上老冰糖作奖赏

 

献给海门天籁村

枇杷古园

囗易新辉

当天籁之声来自于海上

为一座村庄冠名

并进入一棵枇杷树

我听到果实内部孕酿的波浪声

在胃液里翻腾

 

在天籁村枇杷古园里

大白玉兰和枇杷树,婚姻甜美

他们的孩子

在夏日的枝头摇荡着秋千

眺望海之门

 

这个中国最古老的枇杷园

养育的孩子,终于考上了状元

荣耀、甜美、诱人,胸前佩戴着

红玫瑰奖章……

 

石门山记

□杜芳英

一座建于唐朝的观音娘娘庙

临峰而居,群山静默

犹如一群闭目打坐的僧人

我此次上山,一不为朝拜

二不为还愿,我只想奉上一束鲜花

让自己面壁思旧,想一想

那些曾经淌血的心伤,我已用岁月的光线一一缝合

惊蛰刚过,雨水尚未来临

略显苍凉的土地上,已经

有无数的草们在萌动在复活

我始终相信,一棵草

可以做到的,一颗心也能做到

想一想,我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

还有什么

是一颗心放不下的?

一个人站在山顶的春风中,我看到了

更加辽阔的故乡,天空中

有几朵闲云飘过,仿佛

是内心的几只野鹤

一寸一寸飞出了厚重的石门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