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沈园

2020年04月0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林文志

沈园,沈园

在绍兴游了鲁迅故居后游沈园,进园就奔《钗头凤》碑刻的方向去,游人已如织。不同的导游,讲述着各自不同的陆唐故事,有说陆游和唐婉是表兄妹的,有说是堂兄妹的,还有的恢谐说,陆母把他们拆散是件好事,近亲结婚生傻子。据史料记载他们既不是表亲也不是堂亲。陆母姓唐,唐母姓李,非表兄妹。尽管陆游母亲姓唐,唐婉父亲也姓唐,但陆母祖籍是湖北,唐父则是绍兴,两地甚远,也不是堂兄妹。可他们是故人是世交,陆家是绍兴的名门望族,唐家也是绍兴的官宦之家,陆游和唐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唐婉是绍兴有名的美女加才女,而陆游才情万丈风流倜傥,青春年少的陆游和唐婉都擅长诗词,常借诗词互诉衷肠,两人互唱互和丽影成双,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两家及亲朋好友都认定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用一只无比精美且世代相传的凤钗作信物送给唐婉,早早地订下了这门亲事。

年轻导游讲到陆母拆散他们的原因时说,陆游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成天和唐婉卿卿我我,冷落了她而心生妒恨。这时有一位透着书卷气息的老者游客,微笑地接过话茬说,还有两个主要原因,进仕为官和传宗接代,陆游成婚后,和唐婉鱼水欢谐情爱弥深沉醉在温柔乡里,耽误了应试功课无暇进仕为官,陆母是宰相唐介之孙女,儿子登科进官光耀门庭是大事。再加上唐婉进门一年有余还不曾生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陆母绝对不允许的。这两个原因那一个都足以使陆母宣判他们的爱情为极刑。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史学家陆游也没能逃出他母亲为他安排的宿命,休了唐婉娶王氏为妻生三子,唐婉改嫁皇族后裔赵士程育有一儿一女。

大概是在陆唐离婚后的第四年,陆游到沈园游玩偶遇唐婉,他伤感无限,在园墙上题了《钗头凤.红酥手》,又过了五年,唐婉再游沈园看见了陆游的题词,和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同年秋,唐婉抑郁而终,年仅三十二岁。导游讲到这里已是杏眼含泪,她继而又动情地诵读了两首《钗头凤》。我将其译成了白话:

你的纤手依然是那么的柔软细嫩,用黄縢美酒频频地来敬我。春入绍兴满城春色,宫墙上已是杨柳依依。东风忽然肆虐凋零了春色美景,把我们的好心情吹散得稀里哗啦。满腔的离愁别恨涌上心头,这么多年来离散孤寂度日如年。真是错、大错、特错。

年年春色年年美,你却独自相思憔悴瘦。话未出口,你已是潸然泪下,湿了红妆浸透了手帕。桃花飘凋落英缤纷,荷池边上赏花阁里空闲无人。海盟山誓亦然在,你情我爱的书信寄托难。算了吧、只能这样、不得不这样!

世态炎凉人心险恶,明明相爱却要劳燕分飞。本到黄昏风来急,风雨交加更残花。一夜雨来花淋湿,晓风吹来风干了,相思眼泪流一夜,擦了再擦泪有痕。想把满满的思念写下来却欲做又止,只能依着栏杆空对月夜自言自语。就这么难、很难、难上加难。

咫尺天涯各有各家,今时不同往日相望不能相爱。魂牵梦绕魂出窍,精神愰惚就象晃动的秋千上的了绳索。天边号角声声来,心头阵阵寒意袭,夜方尽天将明,我又是一夜无眠。最怕有人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只有把泪水咽下去妆扮自己,强颜欢笑。就这么瞒、再瞒、瞒了又瞒。

陆游题写在墙壁上的《钗头凤》已是无从寻觅,导游带我们去找陆唐偶遇的路径,以及他们把酒话离情的亭台,她还告诉我们,像春波惊鸿、孤鹤哀鸣、宫墙怨柳等景点,多是从陆游纪念唐婉的诗词里衍化而来的。唐婉不幸中有爱,她把陆游视为她唯一的挚爱,她为了爱陆游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陆游对她也是痴情不改,自从沈园与唐婉一别以后,常到沈园去寻访唐婉的芳踪,而且每次去都会赋成诗歌纪念唐婉,就在他八十四岁辞世前一年还五游沈园,在《春游》中念念不忘唐婉: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唐婉用情太专一,没有把爱转移到后夫陈士程身上。陈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早就暗恋唐婉,正因为她心有所属,所以他只有默默地祝福。唐婉后嫁他,除了欣喜外,还对她情感的挫折表现出诚挚的同情和理解,因此就有“在沈园见陆唐相遇,竟遣致肴,其豪爽风度令人叫绝”(丁传靖《宗人轶事记汇编》)。陈士程的“豪爽”之举,成全了陆游和唐婉在沈园的缠绵悱恻的聚会,从此,沈园注定要铭刻下两首浸透着悲情的千古诗词《钗头凤》。

沈园历经了宋时风雨,又流经元明清的浸染,带着今世的烟雨,于我们对沈园的情怀依旧停留在那首叫做《钗头凤》的词里,《钗头凤》是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沈园也是陆游和唐婉的沈园,《钗头凤》已成为沈园不老的风景。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