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小词(组诗)

2020年03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范丹花

天黑前才入场,小河空寂,戏台

有美人高歌,声音飘忽,占据了高地:

石缝间流窜的光影,又落在石阶上。

 

它的锁骨,

停着一只玄鸟。翼孤,尾部金黄,

石头因此有了突变,与黄昏一起凸起,

一起凹陷。

 

乌篷船

我想说,有一天在江南,乌篷船

会带我们驶离,直至找到

那些消失的水域。

——时光啊,会倒流到旧港。

那支桨沿,终会找出“命运”这个词,

还有它因终日摇晃而生出的禅意。

 

朱 安

这个五岁就被裹脚布缠住的女人。

这个结婚三天丈夫就远走他乡的女人。

这个一生没有被爱也没有被骗的女人。

 

也好,至少她的子宫没有经历过阵痛。

她如此完整。

死时,身边也没有一个人。

 

在百草园

墙垣爬满了斑驳的藤蔓,曾经

长着何首乌的泥土,长满了青苔,

大树苍岩,推远了古老的遁词。

但终有人群和光芒在此簇拥,

他们和我一样

辗转,觅寻,一百年,或更久。

 

水 乡

水,无法断开。灯火,以及

大地的柔美,都离月亮很近。

 

在鲁镇,云和水拥有过

同样的黄昏。它们一样在风中

瘦下来。

 

路,古朴的物器,都更贴近

月色的引领:小雨落下,小船驶过。

你看见此生

细长的连接,都从水的背面漫出。

 

留下静物,挡住风

还有所有尽头。

 

在我站立的巷口

先是孔乙己走过来,他衣衫褴褛,

双腿还能行步。

接着祥林嫂也来了,神思恍惚,嘴里

念念有词。

 

后面是闰土

和脸色蜡黄的五个孩子。

 

走在最后的是阿Q,他戴着毡帽,

笑嘻嘻地吹着口哨——

 

他们一直向前走,一直走

直到穿过了那个幽暗的时代。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