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湖寻春

2020年03月2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佩文

办公与住宅同院,工作生活两点一线,本来就好静的我,现在情势下更找到懒得动的理由了。坐着靠着斜躺着成身体姿势常态,家里健身基本就是自欺欺人,2个月来基本未出过大门。宅家幽居惯了更不愿动了,没有牢笼感囚禁感,这是否就是作家方方所说的“疫情后遗症”?

3月16日下午下班,回家的身子突然念头一转,折身去了50米之遥的北湖公园,自己给自己放一次风。武汉南昌有东湖,杭州有西湖,嘉兴有南湖,北湖好像还没听说哪里有。新余5个城市人工湖中就有南湖和北湖,湖山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结合构成市民休闲公园,是城市执政者民本思想和民生工程得意之笔。

久违了,我的北湖,60天未曾亲近你,原谅我的懦弱、懒惰和无情。听人说,前段时间北湖也封了园不让进,满园春色被关住。进得园内,发现游人也不多,三三两两,几对年轻人手牵手的。一个男的遛着五六只小狗,小狗狗撒着欢,跑跑嗅嗅,好像此时公园天地只属于它们。

去北湖,本是想去看花拍花假装郊外游的,没想到时令已近暮春,花已不多了。重瓣的山茶花重度凋落,地上的残骸就像遗留下的一滩滩暗红的血迹。不见叶子只长花朵的大朵白玉兰粉玉兰也开得差不多了,没有了那种怒放盛景和扑鼻的芳香。不过,数枝桃花、海棠花才含苞开放到七八成,一排石榴树新叶刚长出,岸柳垂下万千绿丝绦,还有各种树木都换上了青春的新装。最大的亮点美点就是红艳欲滴的红叶石楠,一丛丛一簇簇一排排,就像疫战中的众志成城和赤胆红心。这些新鲜的花叶,让我今年第一次感受到春天的气息,情不自禁摘下口罩深呼吸起来,用手机拍存下来。

这个被疫情推迟的春天,让多少人错失踏青赏春的机会。有几天,我鬼使神差找到去年的挂历,以其背面为画纸拿铅笔钢笔涂鸦,对着室内散尾葵,窗外大杨树,还有朋友圈里的风景照等装模作样画起画来,把对春天和大自然的向往倾注笔端,几幅鬼画符发到朋友圈还博得“你还有这手”的薄赞。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疫情毕竟难掩芳华,只是眼前少了风景。好在现在,清零、清零,降级、降级,取消、取消,一个个好消息不断传来,让紧绷的心开始放松,尽管大街上偶尔传来的救护车的凄厉声,会让一颗放下的心又一阵收紧。17日,一个被困武汉的重庆诗友告诉我,他申请出城批准了,现在返乡高速路上了,武汉近2个月的封城昨天终于解封了。我想武汉还有那些滞留被困人一朝被解放,自由的身心有多舒展,又有多少憋屈。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样的疫情,中国取得阶段性胜利,可是噌噌上升的境外输入风险又汹汹来袭,一些欧美国家实行的消极防控的鸵鸟政策,是否与他们标榜的人权形成极大反讽?半休克疗法和群体免疫法到底哪个更符合流行病学传播科学规律?解封开道,复工复学,以及治愈病人会不会带来疫情反复?对外开放的大门如何抵挡世界大流行疫情的入侵?病毒或与人类长期共存为“命运共同体”?什么时候才能搞清病源点、中间宿主、病理机制,和研发出疫苗?尽管如此,尽管那么多声音,那些安居乐业、固守家园的普通老百姓管不了这么多,他们眼里只有胜利的曙光,心里只希望疫情快点结束。随着疫情形势好转,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舒气伸臂、跃跃欲试了,有的走出户外,意欲回归期待已久的正常生活。毕竟对大多教人来说,活着与健康,才是他们最大的家当和幸福。

边走边看边想。是的,任何风险灾难都打压不垮愈挫愈勇的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任何艰难困苦都泯灭不了人们追求春天春光的自由心。就像我在公园一角看到的一景——腐朽的老桩边缘,几株冒出的嫩绿芽叶举着春天的旗帜,给人带来新希望,它们或许会长高长大,摇曳春光。

站在公园最高处,看到马路上陡增的、一辆接一辆的车流,听到建筑工地铿锵的机器声,看到不远处仰天岗国家森林公园满目青翠,我感到一种沉寂后的苏醒和律动。当我走出公园,回望公园门口花团锦簇的“春”造型,一个姹紫嫣红的明媚春天已定格心底,挥之难去。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