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 蝶(外两首)

2020年03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冬 雁

“她曾经张开过美丽的翅膀。”母亲说

这只蝴蝶—— 

她也是贵族,只是运势 

把她定格在这个孤独而寂寥的,窗口

是的,就像母亲,曾经青春过的 

她。除了伴随着她的吊瓶、针管、氧气袋

越来越松弛的眼袋

她,曾经有过一头乌黑的长发,和

一只,亮丽的发卡,在发辫上像卡着一只蝴蝶 

是的,在她周围曾经有一群 

蝴蝶一样的孩子 

这群孩子,从蛹慢慢化成蝴蝶,飞走 

她的手一直握着,似乎要握住它们的翅膀 

“我就是你手里握着的一只蝴蝶。”我笑着 

朝母亲病床前,凑了凑。母亲看了看我 

不说话,也不笑。但我分明的看到 

她想要握住的,是她眼里的 

那几只,在窗外,飞在他乡的 

——花蝴蝶 

 

跋 涉

其实这路上没有什么秘密。我走过的 

无非是—— 

激流山川,荆丛草稞,酷暑寒霜

 

无非是—— 

变身的虫蚁,稀有的鸟类,灭绝的物种和迷路的羊群 无非是,山顶拉紧缆绳的 

伐木工人,拿着望远镜的天文学家 

拖着血肉之躯的朝圣者 

是的,我必须要经过这些 

才能看到—— 

在荒野里打造迷宫的人 

在桃花树下酣睡的人

病榻上垂危的病人,如同一只在剁板上 

蹦跶的大鱼 

 

是的,它们同时也经过我这个,在路上 

背着一沓废纸的人 

 

良 心

它们出生的时候都是一个模型 

像一树桃子,大小呢 

像一个个拳头,重量大约250克左右 

位于横膈之上,两肺间而偏左 

 

心脏。医学注释为生理学名词 

它们像藏猫猫 

躲着人体内,中心地带最重要的位置 

 

天长日久。它们有的开始起了变化 

像被摘下的一筐鲜桃 

刮风的时候 

有的扭曲着身子跟风而烂了皮囊 

下雨的时候 

有的掺杂水分过多发生质变而腐烂 

 

当然,从筐里被扔出来坏了的桃子 

不再是桃形,大小呢 

像一堆烂泥巴,与两肺间严重错位 

 

当然,筐内剩下的就是那些 

经过无数次风吹雨打,依然鲜红色的 

那最初的桃形状,最干净的 

保持良性的心脏,非医学称为良心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