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出嫁

2020年01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登天桌

女儿要出嫁了,我和孩子妈登上了前往亲家家的动车。初秋,退去了夏天的炎热,迎来的是早晚秋风的凉爽,学校尚未开学,车厢内座无虚席,大部分均是家长带着小孩,或是出来旅游或是前去探亲,有的小孩倚靠在大人怀里,甜美地睡着,有的则在车厢嬉闹,享受着天伦之乐。孩子妈依我而座,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在想着她的心事。按风俗,女儿出嫁后三天要回娘家,孩子妈为女儿回娘家时有个休息与工作相对独立宽敞的空间,决定将我们住的朝南向主卧给女儿女婿回来时住,我们搬去以前女儿住的小卧室。这几天上街购新床买喜被,搬弄家俱,拖地抹灰,特别是那双纤细的双手在与我搬弄席梦思时毫不逊色,表现出少有的劲头。每个母亲为了自己子女的事总有使不完的劲,操不完的心,她也不例外。

动车很快就到达了我们的目的站,我们提着行李到出站口时,看到亲家、女儿女婿已在门口等候。亲家说有朋友为我们接风,把我们带到一个水面宽阔、绿植茂盛的农庄,朋友已在门前等候。经亲家介绍,他们均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商人,看得出亲家的人缘关系不错。餐桌上已摆上了一桌丰盛的菜肴,朋友不断地向我们敬酒,女儿殷勤地为我们夹菜盛汤,颇为孝顺。朋友不断夸女儿,说:“文静、有涵养,是一个旺夫像。”其实,女儿很具两面性,在外面时温文尔雅,在我们父母前面却嘴不饶人,典型的“最坏脾气留给最亲的人”那类。有资料讲述说,“爱是一种引力,脾气是一种斥力,引力多大,斥力也就有多大,这样才能为持平衡,否则,受溺爱的子女永远吸附在父母身旁,难以独立……”真是造化弄人! 

婚礼当天上午,女儿的舅舅舅妈叔叔婶婶哥哥嫂嫂们从不同的地方,或北京或广州或杭州等地,赶来参加女儿的婚礼,他们的来到是对女儿的疼爱,对女儿婚姻的祝福。作为父亲的我,本出自贫寒,不知荣华富贵是为何物,只知什么样的人生都有苦和乐,自己的所经所历能让女儿有所借鉴,站在我的肩膀上看人看事,父亲永远做她的“垫脚石”“登天桌”。

门外传来叫门声,是新郎亲友团来接亲了。小孩们跑到房门后将其开启一条缝,然后就用肩膀顶着,齐声说“红包、红包……”只见门缝里的红包象花瓣一样洒进来,惹得小孩们满地地抢,几个回合后,那些顶住门的小孩也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投入到抢红包大战中,第一道防线被新郎团队攻陷。新郎团队来到套房内的闺房,只见女儿的姐妹们、嫂子们、闺蜜们拥簇着新娘坐在大床的中央,如孔雀开屏状,个个如护花使者,手持护花剑(手机),口念护花令,左右摇晃着,面上洋溢出妩媚的笑容。什么“三从四得”“爱的承诺”“爱的誓言”,桑巴舞、“闭嘴游戏”,“闺房探宝”,甚是逗人,犹如一场西式情景剧,引起阵阵笑声。新郎在伴郎的配合下通过了亲友团的考验,女儿女婿来到外厅,双双跪下向我们敬改口茶。女婿敬上茶杯说:“爸,请喝茶,妈,请喝茶。”我激动的接过茶杯,连声说“好,好,好”地喝了一口茶,这是女婿第一次这样称呼我们,看看身边孩子妈,已又是泪水盈框,抿着的嘴像要张开却难以张开,只好急忙掏出红包双手递给了女婿,再也不敢对视着女儿女婿。

接亲的车辆载着我们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区内停下,七彩气球扎成的拱门在亲家门前竖立着,喜庆的的爆竹声释放出大家欢喜的心情,楼下迎亲的人群脸上像盛开的鲜花。女儿的亲友团在受到亲家如贵宾般的接待后,手拿着亲家给的“贿赂红包”,向我们夸讲亲家的骄傲……但愿亲友团没有“出卖”我的女儿。

傍晚,由鲜花和彩绸装办的婚宴厅里,显得灯火辉煌,炫丽多姿,迎宾处竖立着女儿和女婿巨大的婚纱照,大屏幕滚动地播放着女儿女婿的婚纱照和他们成长照片。“女儿摇篮学步”“公园玩啥”“翩翩起舞”“名山留影”“美洲游学”“毕业人大”等照片是女儿亲自挑选的,其间不少都有我们父母陪伴的身影,妈妈居多,可以看出女儿的用心。看着女儿的照片,我既欣慰也内疚,由于在女儿成长过程中关键时刻的缺席,让我至今感到愧对女儿。那是在女儿高考,一次“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冤,使我这个父亲离开了女儿近一年时间,让她心灵受到挫伤,情绪受到恐慌,以至高考不理想,只进了一般大学。

女儿是善良的。在她进入大学后,我在她的房间内发现一张纸条上有几行娟娟小字:“我爸爸是好人,我一定要为他伸冤……”

女儿是坚强的。在人生第一次失利后,迅速振作起来,刻苦努力,本科后顺利地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班学习法律知识……

女儿是感恩的。在初入社会那一年感恩节,在她朋友圈说:初出茅庐,还不能经济独立,感谢家人不嫌弃、不放弃,继续提供经济援助,让我拿着微薄的工资却能过着体面、舒适的生活;初入社会,磕磕绊绊,感谢家人为我备好降落伞,让我面对广阔浩瀚的天空能无后顾之忧的自信试飞;父母之恩,无以为报,祝爸妈健康快乐!

女儿是勇敢的。在硕士毕业后,她进入了一家金融机构总部从事法律工作。世界500强、金融机构总部、中后台工作,体面、待遇好、无压力,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岗位。但她认为该岗位太清闲,务虚时多,实战时少,两年后为证明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再次选择了挑战!人生各有精彩,希望女儿能吃苦但不要受苦!

宴会厅内,宾客纷纷落座,主持人一番激情扬溢的暖场后,一位长辈作了“证婚词”,西装革履帅气十足的新郎登场准备迎娶他的新娘。女儿挽着我,拖着长长的婚纱款款走入大厅,聚光灯照过来,所有的目光聚过来。女儿步距很小,身体移动的速度也慢,有点向后扯我的感觉,我放慢了自己的脚步。T台的中段是一个圆形岛台,在那里,我将把女儿交给另外一个我还有几分陌生的男人,女儿将从身份到契约的转变,由血缘家庭走向婚姻家庭,希望她找的这个男孩永远是对的。携带着女儿走到岛台后,女婿从对面走过来,伸手过来说:“爸,把梦梦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她……”我和女儿拥抱了一下后,本想对新郎叮嘱几言,看着女儿热泪盈眶的脸,我一时语塞,便把女儿的手缓缓地牵过去,放在女婿的手心里,另一只手在女婿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几下,然后两手抚摸着小孩,示意:“你们去吧。”女儿转过身,再次双手拥抱着我,泪水滴落在我的前襟,润湿了我的肌肤,让我从迅速地从仪式上回到现实里。这是女儿送给的一个真诚的拥抱,我仿佛听到女儿用泪水在说,谢谢爸爸,谢谢爸爸二十多年的养育和牵挂!

女儿的泪水,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女儿是5月出生的,家乡规定首次入学需足6岁半,无奈,我们就将女儿送去当校长的外公处入学。起初,女儿也很高兴,老师和家人也十分关心和照顾她,慢慢地就想爸妈了,在电话里一再要求回来。我一次出差的机会绕道去看她,小家伙高兴的一蹦一跳,以为是我来接她,钻在我怀里,小嘴巴喳喳喳地说个不完。晚上,我不忍心地说,我不是来接你回家的,我还要去外地出差,小家伙再也不肯,拼命地闹,她外婆说:“你如果要回去,就一个人坐班车回去,至于别的,我们也管不了。”听此一说,女儿也许是怕了,也许是闹累了,最终还是老实地睡了。第二天早晨,天还灰蒙蒙,我怕吵醒女儿,小心地起床,静静地洗刷后,准备出门时,我再次来到女儿的小房间,轻轻地掀开被子的一角,想再看看女儿,哪知女儿稍闭着的眼圈里滚出一滴滴泪水,早已泪流满面,原来她早醒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含着泪快步走出了房门。

那时,女儿流下的是思念的泪水,是想家的泪水,不舍的泪水;今天,女儿流下的是幸福的泪水,感恩的泪水,当然也有不舍的成份!

镇静片刻后,我重新登上礼台,主持请我说点感言,我说,女儿出嫁,心里既高兴也难舍!女儿自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由江南小城迈入祖国首都,一路走来,既充满阳光也历经风雨,女儿凭其坚强的毅力、矢志不渝的信念,终学有所用,业有所立,今天走进婚礼的殿堂,在此对女儿女婿叮嘱几句:幸福的家庭是要由双方相互理解,用心经营,要懂得关心,更要懂得欣赏,家和万事兴!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日子,坚守初心,永结同心,天天开心,让父母放心!

嫁出去的是女儿,留下的是牵挂,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愿女儿女婿永远幸福!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