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2020年01月0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剑桥

黄 柴

我看着寒风中的一只黄柴

在那么冷的冬天

它不去人多的地方沾取暖欲

只身而存,那么安逸

 

我想成为寒风中的一只黄柴

静静地趴在小区的亭子里

心脏贴着大地

细噢尘世的凉意

 

如果,我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啊,我不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但是

我也怀疑我的脚踝下不是灵长类的后肢

而是北极冷冷的冰

如果我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我就不用担心脚的温度

不用怀疑寒冷的天气

 

啊,我不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但为什么肢端的血管停带般冷夜

被窝的恒温仿佛也选择性孤立

 

如果我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我就可以带着六十厘米厚的脂肪

与海洋融为一体

 

啊,我不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因为足部的凉意将我与梦境划出天河

仿佛置身水中却又永远口渴

如果我是一只绿色的海豹

算了

反正我也不知道海豹的睡眼质量如何

会不会跟我一样

在深夜里,抱紧自己

 

我手持一个长方物

我手持一个长方物

我不停地看着它,因为它身上有时间

我跟它说话,因为它系着另一个人

我用指尖敲击它,因为它发出我的信号

但是现在,躺在床上

我手持一个长方物

炙热温暖的光穿破我周身的黑暗

直逼我的眼球

我手持一个长方物

哦,还真是刺眼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