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的冬天

2019年12月27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杨朝晖

1931年,在伦敦的浓雾里呆了六年的老舍先生来到济南,不由感叹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无风而温暖,由衷赞美济南是一块宝地。

也在一个冬日去济南。高铁到济南时已是晚上十点半。问出租车司机,济南真的无风吗?司机大笑:谁说的?便对老舍先生写的,“济南被四周一圈小山围着,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有些心存疑惑。

第二天八点多出门,太阳已亮亮地照在脸上,的确无风!虽然气温不高,心里却很暖和。

济南因泉多,有名者就有72,被称泉城。居泉之首是被誉为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

趵突泉位于济南市历下区,南靠千佛山,东临泉城广场,北望大明湖、五龙潭,面积158亩。从南进,南大门是中国园林第一门。进门最先注意到的是漱玉泉。

漱玉泉,倒影清晰,泉水温润清澈。不知当年映照女词人梳妆打扮的泉水是否还有残余的印记?漱玉泉对面有漂亮的院落,是李清照纪念馆。正门有一联是郭沫若题写的,“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杨深处,漱玉集中金石录里文采有后主遗风”。馆内用一面墙概括了词人的人生简历,而词人的人生经历、情感还是在自己的词章里更加鲜活。

万竹园里藏着一个国画大师李苦禅。纪念馆内游人极少。阳光静静照在屋瓦上,枯藤爬在墙壁上,树枝自由伸展,日光从树桠间筛下,有时光落地而逝的恍惚。苦禅大师的荷花却总是如此静美绽放。

趵突泉位于公园西侧。高低错落的建筑像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着喷吐腾涌的趵突泉。

泉池东西长30公尺,南北宽20公尺。泉分三股,昼夜喷涌,水盛时高达数尺。所谓趵突即跳跃奔突之意。有文字记载,“三窟并发,声如隐雷,泉涌上奋,水涌若轮”。清康熙皇帝南游时观赏了趵突泉,兴奋之余题了“激湍”两个大字,并封为天下第一泉。因为是冬天,地下水量减少,三大泉眼都在喷发,而声如隐雷却要看闭上眼睛想象了。不过泉水在冬天也一如既往的18度左右,泉水从掌心流过有温润细腻的享受。

公园里,除漱玉泉,趵突泉,还散布着金线泉,柳絮泉,杜康泉,白龙泉等三十多名泉。除了泉多,柳树也多。因为泉多,柳树至冬还有绿叶。济南的柳树比南方壮硕多了。

公园里还有戏。舞台上济南的名家大腕全力投入,露天的观众全神贯注。热爱,热情弥漫在台上台下,温暖了冬的生活!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这个湖就是大明湖。

大明湖位于济南大明湖公园中,由济南众多泉水汇流而成,是繁华都市中一处难得的天然湖泊。

宋朝文学家曾巩曾有诗“问吾何处避炎蒸,十顷西湖照眼明”,是说大明湖是一个消暑游憩之地。

冬日的大明湖,沿湖垂柳摇曳,曲径虹桥。湖水澄碧,湖周有碎冰相互撞击的清脆声,如乐在耳。四面荷花只余残荷待听雨。

园内有个铁公祠,是纪念明代兵部尚书,山东参政铁铉而建。而今人多知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却不知铁铉为何人。有一首若庵的大明湖诗,大明湖畔绿成茵,寥落新荷远岸尘。只道风光无限好,往来多少负心人。

美了眼睛,也不能亏欠了嘴。济南人推荐的草包包子没吃着,罐儿蹄好看大气,味却淡,爆炒腰花鲜嫩味纯。红烧鲳鱼出乎意料的秀气。形象深刻还是早晨的馄饨,比南方饺子大很多,皮薄馅足,大大的碗往面前一放,无限的满足!

难怪老舍先生要说济南的冬天是慈善的冬天。济南的冬天真的无风,又温暖又美好!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