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我心中的蒙娜丽莎

2019年12月13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袁国义

蒙山无疑是赣西的名山,犹如新余无疑是赣鄱之名邑。惭愧的是饮仙女湖水长大的我,很晚才获知蒙山的存在,且是得益于一次“偶遇”。不能责怪蒙山过于朦胧和低调,她毕竟先于我实实在在矗立了N万年,责任当然全在于我——懵懂无知、孤陋寡闻!

说起那次“偶遇”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当时我刚刚解甲归来,百无聊赖地在家等待分配,县人武部得知我在部队干过几年新闻报道,且身手不赖,就把我抽去搞民兵报道。那段时间,我兜里揣着七八张介绍信,厂矿、农村、街道乃至党政机关、公检司法信使般的到处跑。

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我来到下村,一幢老屋门楣上的一块牌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记得那屋子又矮又老几欲坍塌,那牌子模糊不清难辨颜色,但依稀可见“光荣烈属”字样。接待我的村干部和民兵营长告诉我,这是红军烈士邱明贵的故居。我顿时肃然起敬。

邱明贵何许人?在他或他们身上发生过什么?一连串问号像雨打池塘,在我心头泛起了层层涟漪,久久不能平复。于是我临时将目标瞄向了邱明贵,想深入了解这位老红军的生平事迹,挖掘一些鲜为人知的革命故事。许是年代久远,健在的人知之甚少,根本无法满足我的欲望。但是他们提到了一个新鲜而响亮的名字——蒙山!说邱明贵当年曾带领一队人马在蒙山一带打游击,影响很大,后被国民党县政府杀害……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蒙山这个地名,既好奇又向往,于是萌生了去蒙山实地探访的念头。

没想到民兵营长和村干部连连摆手:去不得,去不得!他们告诉我,蒙山地理位置特殊,与新余(人和公社)、上高、高安、分宜四县交界;地形险要复杂,当地人都敬畏有加,轻易不敢上山。加之当时连日阴雨,云雾重重,非常危险。他们见我心有不甘的样子,便指了指雨雾中的远村:邱明贵当年就是在江东闹上牺牲的……

马不停蹄赶到江东,还在这住了一宿,除了一些有关蒙山的民间传说、村野史话,并没有采访到更多的东西。听说我想去蒙山,江东的说法与下村的如出一辙。站在大队部门前引颈眺望(他们说天气晴好时此处便能看到蒙山),但见乌云与浓雾齐飞,淫雨共长天一色。云遮雾罩的蒙山显得异常神秘莫测,仿佛一尊硕大无朋的蒙娜丽莎塑像,被无数层铺天盖地的面纱包裹得严严实实,不露一丝儿春光。

年轻气盛的我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撩开“蒙娜丽莎”的面纱,不说“瞻神秀之异,慕贤哲之风”,起码要浏览个大概,一睹其芳容。

之后不久到省城出差,我特意赶到革命烈士纪念馆,查询有关邱明贵的资料。一个中年男工作人员在查验了我的介绍信之后(当然是县人武部出具的),进去了好一会儿,出来递给我一张手写纸条:邱明贵,男,生年不详,江西新余县下村人,红军战士,1930年入伍,1933年被捕牺牲。仅此而已。寥寥数语,让我非常失望。

后来我就渐渐地淡忘抑或死心了吗?当然没有。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询1982年8月31日《赣中报》第四版,上面有一个“豆腐块”——《蒙山白云峰的传说》,那是我根据头年采访的素材整理而成的拙作,不过插图挺漂亮。查不到没关系,我这儿有见报剪贴可以佐证哦!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就在我奔波忙碌焦头烂额快要hold不住的时候,一次走近蒙山走近邱明贵的机会来了。2009年夏,为庆祝建国60周年,省委组织部开展“红色故事”征文活动,市委组织部自然积极响应,并搬来了一大摞新余革命史料复印件,委托本土作家代劳。抽取史料时我心里默念邱明贵的名字,希望能抽到他以便实现自己的夙愿。然而奇迹没有发生。我抽到和将要采写的是九龙山游击枭雄刘子云的史料。但是通过这次活动,我对邱明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蒙山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邱明贵 (1895一1933),新余市渝水区下村镇泗岭人。小时候读了五年私塾,后跟父母务农。1930年在宜丰天宝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先后在蒙山和花棚一带搞联络工作,组建蒙山游击队,任营长。1933年被国民党县政府杀害,时年38岁。

据说邱明贵生长在佃农家庭,从小就热爱劳动,品行优良;19岁从师学武,经过3年的勤学苦练,不仅学会了刀、斧、棍、棒等多种硬功夫,还练就了推、拿、接、斗等治病救人的真本领。迫于生计,1925年始给地主家打长工。因不甘于被压迫剥削,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加入红军,先到安福,后到永新,参加革命活动。接受回新余建立蒙山革命游击区的指示后,邱明贵回到家乡,白天以捉猪、买牛为名,秘密联络穷人,晚上到约定的地点集会,宣传革命道理,开展革命活动,很快就串连了300多人……

此后,邱明贵创建的蒙山游击队经常活跃在蒙山地区,捉拿土豪劣绅,打击国民党反动派,声势日益浩大,令国民党反动派忐忑不安。后来,国民党新余县政府派县保卫团前往围剿,并采用收买拉拢不坚定分子等手段,将邱明贵逮捕。面对敌人的百般拷打与利诱,邱明贵始终正义凛然威武不屈,于1933年4月20日在江东闹上壮烈牺牲……

正应了“有志者事竟成”那句话。今年8月中旬,已经赋闲在家尽享天伦之乐的我,突然接到去蒙山采风的通知。原来,为庆祝建国70周年,“深情描绘大美蒙山,热情歌赞秀美人和,推动乡村文化旅游事业,打造蒙山文化旅游品牌”,市报社和人和乡政府共同举办首届蒙山文化旅游节“映像·蒙山”文学摄影作品有奖征集活动。这无疑是上苍赐予我走近蒙山撩开“蒙娜丽莎”面纱的绝佳机会!

蒙山,我来了。尽管时隔三十八载,相见恨晚;尽管青春不再,霜染头颅,但是,我——毕竟来了!因采风时间所限,此次并没能登临白云峰顶,去感受“昼能观百里田园美景,夜能赏三州灯火霓虹。” 但是毕竟真真切切看到了仰慕已久的“碧嶂连天,青峦拔地”的蒙山,呼吸到了“天然氧吧”般的清新空气,品尝到了清澈如注的“龙施泉”的甘甜,尤其亲身感受到了人和乡“政通人和”“人因山而钟秀,山因人而著称”的祥和气象,不由感慨万千!

与其说蒙山具有女性的柔美如蒙娜丽莎的优雅与神秘,不如说她更具有男士的雄风如老红军邱明贵那样的英武与神勇!我想,这便是几十年来蒙山一直让我耿耿于怀魂牵梦绕的魅力所在吧?!

眼下蒙山开发绿色旅游、乡村旅游、文化旅游正如火如荼,我想倘若能把现有的得天独厚的红色旅游一并揉合进去该多好啊!既能拓展旅游主题,丰富旅游内涵,提升旅游品质;又能继承光荣传统,教育启示后人,寓教育于娱乐之中,何乐而不为?!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