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江畔的荷

2019年11月2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简仕新

过了立冬日,市郊周边的的荷塘都已呈枯枝败叶的颓废状,前日在北湖漫步到西岸边的一湾荷塘,眼前也是稀稀拉拉叶枝枯萎斜浮于水中,已了无生趣了。而在我们一年四季每天见面的游泳基地不远处的半岛豪园栈道江畔的荷叶,依然是华盖碧绿,田田的荷叶,划出一个个青圆,亭亭玉立于江畔,虽然粉白与嫣红相间的荷花经不起萧瑟秋风的肆虐在一夜间花瓣全部散落,成为流水落花的漂零,但花骨依然挺立在枝头与近在咫尺的碧绿的莲叶莲蓬依偎在水中呼应摇曳,仿佛在相互支撑鼓劲:挺住、坚持到最寒凉的那一天!

逶迤绵延近百米的碧绿荷叶,似一条青翠飘带与斜对面的一池碧绿苍翠仍然绽放鲜花朵朵的睡莲,给这一带江岸带来翠绿与青葱,让每天在这里的泳者分明已辨不出季节的交替变换了。

景色宜人的季节当属春夏秋三季,游泳距离最远最长游得最酣畅的也属这三季,在这三季节里游泳人可尽情舒展身姿,展示泳技,开怀畅游。寒风剌骨的冬季,才是真正考验泳人的意志力与毅力的时候,因此当人们在冬天听到我已坚持冬泳十载的话题时,顷刻间便瑟缩颤抖起来。一年中,除却涨水季泄洪或江岸改造需放闸的施工期,一江碧澄绿蓝如琼浆玉液般的孔目水总是恣意汪洋地接纳着亲近她的伙伴,胸襟博大宽广巨细不弃。

在喧嚣的闹市区有这一段绿色的缎带逶迤蜿蜒东去,成为净化这座城市空气的肺叶和滤清剂。

在这萧瑟的仲冬,别处的荷塘都已青翠难觅,半岛江畔的莲荷何以仍以雍容碧绿的华盖挺立于人们眼界,让人们在冬天来临之时仍然感受到夏荷的灿烂,是荷的基因不同?还是半岛这方水土分外润泽的功效?我不得而知。据闻,一次,一位在半岛栈道赏荷的路人,经不起姹紫嫣红的荷花诱惑,情不自禁地想摘取几朵插在家中的花瓶供家人欣赏,被一位老者当场制止了,原来这位老者就是住在半岛豪园,是荷花的主人。老者说,这段河道淤泥浅,他从乡下连续三年采了藕根来才栽活了。看来老者也是爱荷如命的人,每天闲暇之时便默默地守在这栈道畔观荷赏花,而当有人要下狠手采摘荷花或撷取莲蓬时,老者便会突然挺身而出成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护花使者了。

每日清晨游泳上岸,看着半岛栈道旁这近百米郁葱青翠如一条绿色飘带的荷叶,与泳友谈及别处荷塘皆已萧条,而独半岛江畔荷叶莲蓬依然亭亭玉立于江畔丝毫没有枯萎意象时,泳友说,或许是江畔偎依在北岸,建筑群和一排排垂柳成为了荷阵的天然屏障,众说纷纭,无从有据,然而看着这依然傲岸于江畔碧绿华盖的莲叶,让我们对这“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荷从心底充满了敬意。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