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棵古樟为证

2019年11月08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周青峰

从分宜钤山镇南去十三公里,有一个叫“防里”的村庄。东晋永和元年(公元345年)建村至今,迄今己有1671年。虽然历经朝代更迭、岁月沧桑、风雨洗礼,许多鲜活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惟有村前的37棵枝繁叶茂的古樟树,踩着时光的节拍一路走来。走过峥嵘走过千年百年,留下了一个家族、一个村落、一个地方文风昌盛、规矩守则、书香四溢的不老传承,成为防里后人的精神图腾。

防里村是典型的江南秀美古山村。三面环山,二水分流,素有“才子之乡”美誉,是远近闻名的进士村 。《分宜县志》记载,自唐朝以来,防里村先后出了进士19名、举人12名、拔贡6名、诸贡百余人。其中欧阳玄、欧阳瑾官居正二品。

防里村史考证,从科考制以来,村里每考取一名举人或进士,即会在在村前的这块空地上栽上一棵樟树。既是对考取功名的一种纪念,同时也给后人以鞭策。这种朴实的做法沿袭千年,也成为防里人代代相传、不成文的规矩。防里的先圣们始料未及的是,他们这种最初始的做法成就了一个偏远山村的精神家园。这些郁郁葱茏的古樟树见证了历史,传承了精神,昭示了后人。与今天考取大学、大操大办设宴请众的做法比,形成了鲜明对照。

古樟无疑是防里村的符号特征,也是防里人最引以为己的荣耀。村里的民兵营长是防里欧阳氏的后人,他对防里的历史来脉有比较详细的了解。但凡有客人到访防里,他是义务讲解员。按照他的讲解思路和引导路线,我们寻访历史的话题自然而然从古樟切入。

出村往西百米,一片苍劲古樟即入眼前。与平常所见到的樟树不同的是,这片古樟树干粗壮,形态各异。树身表皮龟裂,仿佛告诉你它所历经的风风雨雨。有的叶径超过3米,树枝伸展状如大伞,树荫底下清香凉爽,仿如防里先圣遗风吹过千年。这片古樟现存37棵,树干爬满槲蕨,显现出古老沧桑。其中最年长的那棵树龄逾1051年,树干直径3.34米、高26余米。树展面积1961余平方米。其实,整个防里村房前屋后随处可见古樟,而且古樟年轮都很古老。树龄800年以上有4棵,300年以上有43棵,是名符其实的“古樟村”。

有意思的是,古樟群东侧有两条小溪在此交汇,形成一片自然湿地。湿地往东跨过小溪是安福界,亦是通往分宜老县城的近道。明朝一代权臣严嵩的妻子、一品夫人欧阳淑端就是防里人氏。据传当年严嵩要为防里修建一条通往县城的驿道,但被防里先人婉拒了。防里人族风清廉,勤奋耕读,从不趋炎权贵。他们自己动手集资修建了一座通往村外的“星拱桥”。这座小石桥跨过村前小溪,连接了村里村外的世界,成就了诗和远方。我们用手触摸石桥地砖,仿如触摸到了当年的历史。防里村走出的百余名进士举人都是走过了这座星拱石桥的吧?立在桥头回望防里、回望这片古樟,一种不舍的乡情着实涌上心头,一时难以释怀。

除了古樟,村内不同时期的古建和文物古迹也保存完好。如:欧阳殊基、众和堂、登凉桥、贞节楼、意山书院、星拱桥、豫生公洞、绍祁故居、惟重堂、招贤老宅以及其它古民宅、岭漢古井、庙前古道等,古遗迹40余处。进士和举人的功名碑有42块。村落东侧有“阁下畲”“砚子台”“星拱桥小溪”“文昌塔”四个小景,相传是防里的“文房四宝”。其寓意是,畲如纸、台如砚、小溪如墨、塔如如笔。正是这种处处留意的风水格局用意,造就了防里人的正直务实、勤劳清廉的品格。元代翰林学士欧阳玄为防里亲笔提写“防里清门”四个遒劲大字,悬挂于防里“众和堂”正中央,以彰显防里村防里人的清风正气。明嘉靖年间,首辅严嵩被当朝查抄,因一品夫人欧阳淑端属防里村人,朝中便有人落井下石,对防里提出质疑。朝廷派工部主事海瑞到防里微服私访,并认为防里的风气实至名归,便挥笔为众和堂写下了“北来见懿昭冷眼闲看门上莠,南行怀召杜芳心犹恋县前花”的干古名联。

千年防里可谓是人才辈出。这百余名进士举人为中国历朝历代的发展作出了怎样的牺牲奉献暂且不去考证,但从千年一路走来,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形成了其独特的精神文化遗存、家国情怀却是毋庸置疑的。防里见证了中华千百年来的历史,村里的37棵古樟也承载了历史的风雨。今天的防里正沐新时代发展变化的新风,他们不负先贤遗训,接续奋斗,新一代防里人正在着手谱写下一个千年的奇迹!

立在防里,回眸历史,我们慨叹时事乾坤、造化弄人。人之渺小,澔如沧海一粟……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