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瞩“神舟”一号发射升空

2019年11月0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钟国桦

1999年9月中旬,我作为东南沿海某部副政委,和部队长、参谋长等领导一起,率部分官兵乘专列到大西北进行某新型导弹发射任务。经过几天的长途行军,终于到了著名的航天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我一直生活在南方,第一次来大西北。随着专列缓缓前行,车窗外那广袤的戈壁滩,那金灿灿的大沙漠,那充满顽强生命力的沙柳、骆驼草,尤其是那横逸竖斜、尽染金色、杂荒而立的神奇胡杨林,过去只在电视中见到,现在就随车在眼前慢慢划过。啊!我原来印象中那空旷、苍凉的大西北,竟是这样充满粗犷豪迈、雄浑壮阔的神韵,它比那高山大海给我的感受要深刻的多。一下火车,把携行的装备器材及个人物资卸装到位后,部队迅即投入到紧张的发射准备中去,无暇欣赏大西北这美妙的景色。

一天,发射基地领导告诉我们,我国第一艘宇宙飞船“神舟一号”将在下月发射升空,到时邀请我们现场观看。得此消息,大家兴奋极了,都翘首以待这一天早日到来。1999年10月22日凌晨5时,我们早早起床,来到基地指定的发射观看区。虽然皮大衣皮绒帽皮手套大头鞋等全副武装包裹起来,但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仍让我们受不了,大家在原地不停地蹦跳,以热身防寒。我身在不停地跳动,心更在加速跳动,外面寒气逼人,体内却热血沸腾。大家都热切期盼“神舟”飞船早点发射升空。凌晨6时许,晨光熹微,在新建的飞船发射场上,塔架各层平台陆续打开,露出了运载火箭和“神舟一号”的雄姿。6时30分,随着“点火”口令下达,运载火箭喷出一团红色烈焰,托举着“神舟”飞船,像一条巨型火龙,呼啸着飞向太空。飞行约10分钟后,船箭分离,“神舟一号”准确进入预定轨道。随着扩音器传出“发射成功!”的口令,瞬间,场上欢呼雀跃,掌声雷动。本来大家就在不停地跳跃,这会儿大家跳跃的更欢快了,俨然如盛大节日,甚至比过节更兴奋、更欢乐、更自豪。可不是么!平时过节,多是轻松欢乐,且时间短暂。今天,却不止是轻松欢乐,而是厚重和自豪!不止是短暂瞬间,而是长久和永远!因为,“神舟一号”发射成功,标志着我国向航天大国迈出了关键一步,震惊世界,永载史册。这是我们军人、军队的自豪!更是我们国家、民族的自豪!

怎能不兴奋呢!记得我刚入伍时,听时政课知道,当时苏美两国争霸太空,不仅发射了多艘宇宙飞船,而且把宇航员送上太空,并建立空间站。须知,宇宙飞船上天,是一国经济、科技、军事等综合实力的比拼,更是军事强国的象征。而当时我国,且不说造飞船上天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仅就单兵装备军人头盔,与别人比也有差距。过去用的就是一块钢板复压而成的像小铁锅盖似的钢盔,重达2-3斤,只能提供防护性能,无法提供战术辅助。而现在军盔则使用芳纶纤维材料,既轻便舒适,且防弹能力是钢盔的两倍,更为重要的是配备了通信耳麦、夜视仪、照明、辅助通信等设备,无论材质还是综合功能,较之以往都是历史性的突破。头盔的变化,只是我军现代化进程中一个小小的缩影。而我国成功发射宇宙飞船,并成为第三个将宇航员送入太空的国家,则是强军征途上一个里程碑式的大跨越。

怎能不自豪呢!当年,由于清政府昏庸腐败,军队武器装备落后,战斗力很差,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一次次撞开我国大门。面对外夷的洋枪洋炮,清政府只能是丢盔撂甲,丧师失地,一次次割地赔款,国土沦丧。那一段被列强欺凌、宰割、瓜分的“屈辱史”,让多少国人刻骨铭心,痛不欲生;又让多少仁人志士抛头洒血,矢志奋斗。新中国成立了!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奋斗,我国综合国力得到极大提升。面对竞争日益激烈、全球动荡不安的局面,伟人早就说过,在这个世界上,要想不被人欺负,我们就不能没有原子弹这个东西。别人有的我们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如今,我们不但有了“两弹一星”,而且有了宇宙飞船、航空母舰等大国重器,有了“北斗”导航系统、“嫦娥”探月工程。西方列强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称王称霸的时代,永远一去不复返了!

整天来,航天城沉浸在欢乐、兴奋和自豪气氛中。我部官兵自觉把兴奋自豪之情转化为工作干劲,主动加班加点,争分夺秒,精益求精,争取早日完成发射任务。傍晚时分,我站在住所楼房的最高处,只见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与天相连,一轮燃烧彤红的太阳端挂在天边,湛蓝的天空如清洗过一般,长长的河流蜿蜒向远处伸展,与落日照应,习习晚风吹过,让人颇感惬意。我忽然想起大诗人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这奇特壮美的景色,不正是这诗意的绝妙画卷吗!我仿佛看到了一艘艘“神舟”飞船正在整装待发,直冲云宵。我国从无人飞船到载人飞船,已成功发射了11艘,很快将建立航天空间站。我看到了祖国各行各业、各条战线的人们,犹如这奔腾不息的长河,站在改革潮头,汇集汗水智慧,创造骄人业绩。我看到了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正凝聚在党的旗帜下,燃烧心中的火焰,像那熠熠生辉的太阳,追逐自己梦想,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