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擦鞋

2019年11月0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胡星渝

秋风一阵凉似一阵,先前人们都在议论秋老虎的威猛,又谈到了今年天气的异常,夏初连续暴雨,致使许多乡镇街道和农家小屋被洪水淹没,又在夏末秋初的时候晴了快一个月了。到了这几日便不再说,只见大街上枯黄的树叶一天比一天多,有不少人已经穿上了长袖,年纪大一些的,甚至会在早晚时分穿上薄棉袄,仿佛秋天刚要开始,就迫不及待地到了深秋。

从火锅店出来,一阵寒风席卷而来,燥热的身子像从头顶淋下了一盆冰水,打起了寒颤,不由得紧抱了双臂,裹夹着一件短袖捂暖。夜里九点多了,胜利路上还是人来人往,闪烁的霓虹在凛冽的寒风中格外耀眼,路边贴膜的、卖小物件的摊位,不时有三两个人蹲下来看看。我们都不太在意,只掠掠瞟一眼,大步流星地赶路。忽听得一个声音道:“擦鞋么”。听上去很苍老,或者说能听出这声音发出来很艰难,好像一个病患痛苦的呻吟,仔细看时,只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在前面不远处,很像讨好似的对从面前路过的每一个人说着这三个字,然而行人匆匆,一个驻足的人也没有。待到近前了,才看清那张枯柴似的脸,几乎看不见多少血色,还有几缕黑中间白的发丝,无序地散乱在耳旁,一件粗布薄棉袄很整齐地穿在身上,整个样子可以很轻易让人联想到“风霜”“磨砺”“苦难”这样的字眼。她大概还没有吃饭吧?我打着饱嗝,心里想着,从她面前经过,似乎有一种小心翼翼。

她终于说出口了,“擦鞋么”,她对我问道,也许喊了一天太累了,也许失望太多了,这声音听不出多少热情,甚至可以说像机械声,但我的身子还是分明感受到另一种寒冷,比这冷风更彻骨、更钻心的凉意,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仿佛有一种魔力,将我吸引到她的摊位前,在她笑容可掬地搬出凳子时,坐了上去。她动作很熟练地给我的鞋擦洗、上油,又拿着一块破布条使命地左右勒动,直到把鞋勒得光亮光亮,才舒心似的站了起来,很客气地说:“两块钱”。我身子魔怔似的,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在她的二维码上扫了。

回去的路上,我像一个被人灌了迷药后突然醒来的人,她变魔法似的擦鞋的过程,我几乎全忘了,只记得自己的鞋并不脏,可我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坐上她搬来的凳子,又自觉地扫了她的二维码,付了钱?走出去很远后,我又开始自责了,我竟会让一个年纪这样大的人,在这样一个寒风阵阵的夜晚给我擦鞋,而我居然像个成功人士一样,将鞋摆放在她的手上,心安理得地享受这样的服务。虽然我付了钱,兴许某种程度来说,这算得上是对她的帮助,从她灿烂的笑容中可以看见。假如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找她擦鞋,她一天的收入一定很可观,虽然会很累,但她心里一定很高兴,赚到钱以后肯定可以帮助她解决很多问题,或许不久后,她就可以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不用再这样辛苦地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坚守在大街上,对每一个过往的行人低头哈腰。

可我还是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无论给自己找多少理由都不能消灭这样的念头。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