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生活之美

2019年11月0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罗逸纯

一直很喜欢川端康成那句: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这份不期而遇的惊喜让我十分羡慕。曾经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平淡无奇,也想有自己的“凌晨未眠海棠花”,却总是遍寻无果。当我不再寻找小惊喜的时候,它们却纷至沓来了。或许正如人们所说:美好在于发现,在于邂逅,在于机缘。

书犹药也

“世间真正温煦的美色,都熨帖着大地,潜伏在深谷。”这是余秋雨先生《文化苦旅》中的文字,彼时我正对平淡的生活充满抱怨。这句话猝不及防地跃入眼帘时,不敢说醍醐灌顶,却忽然发觉,我将自己困在了自己建造的“围城”中。高处遍览群星夺目,不如放慢脚步,亲自踏上这片土地,寻觅美好。

豪迈如辛弃疾也曾感叹:“我见君来,顿觉吾庐,溪山美哉。”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平淡如寒舍,无聊如溪山,也因友人到来而熠熠生辉,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春水煮茶,松花酿酒,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是独属于星云大师的美好,自然的馈赠铸就最纯粹的美好,正因为日子的平淡,自由才显得那么让人身心皆畅。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苏轼以食客身份写下一阙词。“试春盘”三个字妙极,简单食物中藏着的那份小心翼翼,和春意盎然里的点缀,都让我梦回儿时的春天,用美味填满的春天。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

大音希声

我在音乐的世界里继续探寻美好。不知何时走在街上,听到的都是大同小异的音乐,相同和弦为骨,不知所云,只求押韵的歌词为血肉,便速成一首首所谓“流行歌曲”。

在这样的境况下,我反而怀念起那个用着磁带的时代,一方小小的磁带里,刻着音乐人的呕心沥血,倒映着不为人道的悲欢离合。我们小心珍藏,这样的音乐也就显得尤为美妙。

我更想去窥探那个曲水流觞的年代,人们击著而歌,唱心里的悲伤和快乐,不堆砌辞藻,人人都是伟大的作词家,一壶酒,一群老友,足以演绎出名垂千古的乐章。忽而一阵风过,风铃叮当作响,碰撞出不成曲调却悦耳动听的歌,此时的风是否一如当初,虽时隔千年,我心仍向往之。

鸟儿啁啾,惠风和畅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一场甘霖引得屋檐高歌,一阵春雷带来万物苏醒,万物有声,我们是否细心聆听过。

所谓大音希声,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吧!

万物有灵且美

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用恣意的文字留下大梦一场,让世人沉醉。“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让我的想象达到了极限,我无法探知这是怎样的雄伟瑰丽,爱屋及乌,我对爬山看景也异常热心。

但抱着宏大的期望去,往往失望而归。或许是我没有古人的想象力和艺术细胞,也或许是一千多年的时光变迁让瑰丽的风景变了模样。我没有感受到期待已久的震撼,于是转而寻找那些容易被忽视的风景。

山路上蹦跳着的孩子,身后担忧而欣慰的父母;牵手一路嬉闹的情侣,酝酿着一场未知的幸福;时而看到年迈的老人,在放慢的脚步里盛满时光的痕迹……

万物有灵且美,不光指自然之景美好,更是这个热闹的世界。作为群居动物的人类,有不少人曾歌颂过孤独。于我而言,最爱还是这人间烟火喧腾,或许曾被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际关系烦恼,也曾想躲进小楼成一统,但寂静深处,就格外想念这样的热热闹闹。

寻觅生活之美,往往在不经意间,这便是我的凌晨海棠花吧!或许是偶然读到的一句话,让我在黑暗中窥见天光;或许是偶尔听到的一段音乐,击中了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或许是旅途中的见闻,让我感受到人间烟火的美好。

寻觅生活之美,何须像名家那般有一番醍醐灌顶?美好的本身就是至简。因为简单,所以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那样美好;因为美好,我们会发现困顿的境地也变得如此简单。生活的简单与美好,原本是相辅相成的两种事物。寻觅生活之美,在平淡生活里自然而然发现,为生活锦上添花。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