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旅游的碎碎念

2019年10月11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李嘉伟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想出去走走呢?大概是从“学习强国”一篇讲述斯洛文尼亚的图片新闻开始的吧,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久久舍不得划掉。那明媚的阳光,晴朗的沙滩,欧式的大窗户和装饰着巴洛克风格浮雕的罗马柱。我盯着照片,仿佛能听到远处教堂的钟声和看到天空拂过的鸽群。我猝然发现,脑海里全然想象不出异域的景象,我已经太久没有远方。上次看到大海已经过去了五年,上次看到戈壁已经过去了八年,在这个瞬间,我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禁锢感觉。诚然,我可以躺在床上,刷刷微博,看看微信,就知道寰球同此凉热;我平素有收藏勋章的爱好,因此又可以随时把玩百年间的某一场战争孑遗。但是躯体与魂灵却长久的被囚在一方十平米的办公室内,时间久了,看山花也是铅字,看白云也是朱批,案牍劳形依旧,只是碌碌中平添了些许挣扎的希冀。

八月是年假的时节,在朋友圈饱览了一番祖国大好河山,品鉴了天南地北的珍馐美食。心潮澎湃的七上八下,终究还是没能匀出那几天空闲。日本有句民谚:祭典本身没有筹备祭典的过程有趣。倘若真到有钱有闲的那一天,是不是还如此热切地盼望能到远方走走?我心里也没有答案。工作以后,时常出差,团队的时间被日程安排的精确到了小时。往往是看着手机的定位东西跳跃,身边包裹的依旧是水泥的森林、玻璃幕墙和整洁冰凉的高铁车厢。倘若不是眼前的客商们嘴里变换着上海话、广东话和福建话,还真难发觉自己已经去家千里。忙罢一天的工作,深夜到了旅店,我总爱下楼走走,一百米两百米,心底劝说着自己也算是自由自在地游冶过他乡。但那终究离那一分“挣扎的希冀”相去甚远,唯是多吹了几缕南国的晚风罢了。

出差归程,多半是深夜。无论是火车或是飞机,总能在夜幕中看到窗外的星星点点,尤其是田野间、山坳中,那零零落落,闪烁不定的微光。我总会想在那里的那个村庄,那盏灯下的那位老农又有着怎样的人生际遇,此刻又在想着什么?是今年全家人的嚼谷还是明年大女儿的嫁妆。他是无暇想着出去走走的,他的天地就是那几亩薄田一头老牛而已。但倘若我来到他的那一方天地,也会欣喜不已,觉得山也清灵水也秀美,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云云。倘若他来到我的城市,也会惊奇不已,看着高楼大厦摩天如云,霓虹酒肆鳞次栉比。每个人熟悉的或许是另一个人陌生的,每个人厌倦的或许是另一个人热爱的,旅游的真谛,便是让你从熟悉而厌倦的到陌生而热爱的罢。这份对陌生世界的新奇与热爱,这份对舒适圈子的厌倦与逃离是生而为人最难得的纯真,是不带丝毫掩饰,赤裸裸的,眼底深处流淌出来的。无论你在旅途中得到了什么,无论远方对你意味着什么,这份纯真驱使你敞开心、迈开腿,走向前路未知。

下一次旅途尚未可期,但远方终将走到身旁。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