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诗歌:重整行装再出发

2019年10月1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记者 李佩文

庸常生活因了这片诗性森林的存在而充满无限的新奇、美丽和神秘。

近些年,在市委、市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下,新余诗歌创作迎来发展春天。老诗人重拾诗笔,新生代诗人不断涌现,诗歌创作队伍不断壮大,文本质量不断提高,一批诗人跃上诗坛视野。触底反弹的新余诗歌创作日益改变新余谷底面貌和尴尬处境,引起诗坛关注,被誉为“新余诗歌现象”。

9月21日,市作家协会、市文艺评论家协会联合举行2019新余诗歌创作研讨座谈会,这是新余诗坛首个带研讨性质的座谈会。会上,发言踊跃,见仁见智,思想碰撞,团结友好。会议回顾了近些年新余诗歌你追我赶的创作态势,总结了弥足珍贵的经验启示,探寻了新余诗歌可持续发展途径。

新余诗歌面临许多新的机遇挑战

龚 云(市文联主席):今天我来参加这个会,也是代表文联表示对诗歌的重视,其实文联一直有双火辣辣的眼睛在看着新余诗歌的发展与壮大,我也想加强对新余诗歌的关注和了解。大家发言都很认真,让我了解到新余诗歌的现状。涂琳把新余诗歌放在时代的大环境下点评分析,很有意思。晓斌主席的判断与我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也认同2017年以前的时期为后期诗歌的蓬勃发展打下了基础。李皓、龚杰的发言体现了我们诗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探索精神,廖世剑、李耀耕等老一辈诗人以及评协习根珠主席,在新余诗坛的背后为我们撑腰,并为我们提了中肯的评价和建议。

正如周敏生所说,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是极其重视的,在这个繁荣的大环境下,我们新余文联对作协工作也是相当支持的,今年文艺创作与繁荣工程40万元扶助资金,扶持了14万给作协,还扶持了一个本土作家创作。在这种活跃的氛围下,也催生了许多优秀诗人,比如“60后”白海、李佩文,“70后”龚杰、黄丽英,“80后”孙自立,“90后”光婴、周亚凡等,都很优秀,我们也愿意帮助他们出诗集。目前我们还没出现在省内拔尖的诗人。希望大家在进行诗歌创作时,多读多写多练,如果能做到每天读、每周写,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大进步。请大家多拿作品出来,我们文联也会给出指标,加大扶持青年作家的力度。

周敏生(市作协主席):诗歌点燃了许多人的激情,新余的诗歌正在蓬勃发展,我们目前可以说正处在一个转折时期,我们借着政策的东风举办了许多文化活动,大大发展了新余的诗歌力量。同时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和问题,比如资金筹集越来越难,若没有资金来源,许多活动就难以开展。不过有挑战也有机遇,我们市委宣传部门对文学这块很重视,相信诗歌工作今后可以更好地开展。

新余诗人激情高涨,写出了很多优秀诗歌,出了很多优秀诗人,也希望大家要像廖世剑说的那样,把自己沉淀下来,不能浮躁,要善于学习,找准自身特色,写出自己的代表作,朝自己认准的方向前进发展。比如就我自己而言,我就专心写我的赞美诗,用我的一腔热情去歌颂祖国,歌颂美好的时代,这是我的特色与方向。目前新余的诗歌平台是较好的,这对大家是机遇也是挑战,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争取在省里能占有一席之地,真正提升新余的诗歌水平。

诗歌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习根珠(市评协主席):所谓晴耕雨作,春华秋实。新余诗歌部落在近两年得到迅速崛起,甚至形成了一种“新余诗歌现象”,是值得一提的。其主要表现在:一是诗歌队伍日益壮大。从“后花园诗刊”微信群来看,目前我市诗人和诗歌爱好者达到了250余人的规模,这在新余市是空前的。二是诗歌活动接二连三。采风、座谈、比赛、培训、改稿、讲座、交流等活动不断,而且组织严密、效果良好、影响较大,深受全市诗友的欢迎和好评。三是诗歌人才不断涌现。出现了以“诗歌七剑客”为代表的一批优秀诗人,以及一批颇有潜力和发展前景的后起之秀。四是诗歌创作硕果压枝。新余诗人的名字开始在一些大报名刊频频亮相,也引起了省内外一些知名诗评家的关注和评价,这也是我市诗歌逐步走向繁荣的一个标志。

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新余诗歌依然任重道远,依然有进一步努力的方向。首先,现代诗创作的手法不多。一些作者总是在惯有的思维中打转,在陈旧的题材中不断重复别人或重复自己,东西写出来让人感觉矫情、虚假。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因此,诗人应该走向原野、走进广场、走近群众和生活,而不是盯着天花板苦思冥想、闭门造车。其次,诗人要善于学习,克服“自我感觉良好”的毛病。要想写好诗,一定要多读好诗,从中去了解诗歌的现状,了解诗发展的方向和当下的高度。再则,新余诗歌精品力作还不多。要继续努力向大报名刊冲刺,新余诗人要有一种不断突破自己的精神,在诗歌创作上要亮出自己的风格,打出自己的品牌。要少一点技巧多一点灵巧,少一点矫情多一点真情,过多地讲技巧,会把诗歌写油。同样,矫情会让人觉得太虚假,只有诗构灵巧、充满真情和散发正能量的作品,才能拨动读者的心弦。

诗歌还是一场漫长的修行。新余诗人在诗歌追求的苦旅中,必须不断磨练自己、修练自己,闪亮自己的眼晴和心灵,提升自己的思想和境界,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子不断前行,才能走出新余诗歌的一片新天地。

情趣人品高下决定诗品文品高下

李佩文(市作协、评协副主席):作品是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反映,是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的反映。为文先为人。有怎样的人品就有怎样的诗品。所谓德高于才是君子,才高于德是小人。新余诗歌队伍总体是好的,但有一些杂音、噪声和不和谐音符。提出“三要三不要”与大家共勉。一要有静气大气不要浮躁气。要抱有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和创作心态。自尊不是自傲,自信不是自负,不能以一时的得失成败来看待自己和看待他人他事。理性平和要求我们做事说话不要偏激,不口出狂言、不夸海口讲大话,要有一分为二的辩证法,要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宽广胸襟和包容精神。要学何立文式的潜心潜行,不要“要上星火要上诗刊就找我”的轻狂气。二要有怜悯心、感恩心不要精致的利己主义。诗歌的持续发展繁荣需要有更多诗歌志愿者和义务员的无私付出,一两个人的战斗终究不可持续。三要有一点自审自嘲自黑的勇气不要自负自恋。“看到雪山就看到了自己的污浊。”许多好的诗都是触及灵魂、揭示人性的。人格、品格、心智的成长,可以促进诗歌作品不断走向成熟。

目前诗歌中存在的问题:一是意象的单一。多翘尾巴的诗,少意象的组合,包括意象的并联、串联、重叠、拓展。好的诗往往前中后都有意象,都有金句、妙意、好喻。二是形式的固化。诗节上一味追求传统的对称美,少长短错综的现代美。要培育现代审美情趣,审美情趣高下决定诗品高下。三是口语诗的口水和粗俗。一首诗不能全是口语化散文化,也无需有TMD之类的国骂,口语要与书面语相结合,要有几个诗意的东西在里面。四是美育的缺乏。要敬畏诗歌,把她当作艺术,而不是随意玩弄的东西。李犁说过“把写诗作为美育的传播方式和手段”。诗就是诗,有她的特质,诗不是小说散文杂文。

新余诗歌正处在集团作战后的休整期、轰烈后的潜心期。盛世欢歌,好时代、好生活需要好诗歌、好诗人。只要我们有灵气、接地气、扬锐气、养静气,重整旗鼓、重整行装再出发,新余诗歌前途和未来将更加美好。

马梦口语诗中的先锋与民间

唐冰炎(市评协副主席):口语诗的争议旷日持久,但口语诗人的中坚者已让口语诗闪现出独有的光芒,在语言上他们试图以日常的、缺乏“诗意”光泽的口语来组织和营造诗歌,复归遥远的诗歌源头的同时也带来了某些原始的、野性的、粗砺的语言活力,在取材上他们告别崇高与宏大叙述,消解神圣与权威,回到平民真实的底层,直面民间的苦难与疼痛。青年诗人马梦在口语诗写作的路上走得很远也走得很好,他为“80后”“90后”诗人试图撬开语言的冰层而抵达真诚柔软的内心做出了大胆尝试。我归纳为三个特点。

一是故事里的民间与当下。口语诗的核心生命力是民间性与当下性,也就是对当下生活和生命状态的直接介入和言说。马梦的诗歌基本取材于最平庸的日常,乡野与街头的底层生活,没有田园牧歌的闲逸洒脱,没有哲理诗人形而上的深沉睿智,更没有神圣崇高的英雄伟人,只有滚滚而来的人间烟火气息。最有代表性的一首《再吃一碗》,乡土与现代都市的隔膜就游走在民间再普通不过的餐桌上、杯盘碗盏间,挣扎在城乡狭缝里晦暗悲凉的生命最终还是被“再吃一碗”的爱照亮和温暖着。

二是拒绝隐喻的先锋姿态。于坚口语诗学的核心命题是“拒绝隐喻”,他诗中的细节几乎都是“身体性”的,具有口语的人间气息、丰富性和肉感,这是他解决“口语何以为诗”最为关键的环节。马梦在这个口语诗和口水诗临界点做了大胆尝试。《我从来没遇见过唱歌比我更好的人》中,他大量使用非诗语言,“不能入诗”的粗鄙词汇“我他妈的”反复使用,嘶吼、痛哭、叫骂,这些带有破坏性的身体反叛抵制的正是“别人写的歌词”“赞歌”所承载的“理性”“文化”“威权”施加给个体身体和生命压抑。

三是消解崇高的平民立场。口语诗的先锋姿态使它必然带有后现代主义色彩,后现代主义本身便充满了戏仿、反讽、谐谑的喜剧性,在诗歌中表现为“诗性幽默”,充满争议的口语诗人伊沙将这一风格大量融入了他的作品。马梦也做了这方面的尝试,《选举》《老股民马克吐温对散户的忠告》《铁拐李》《哭泣俱乐部》几首戏仿与反讽的特点较为突出。

口语诗当下泥沙俱下是不争的事实,如何披沙拣金,诗评家李犁先生一语中的:“在诗人变得越来越复杂的今天,我认为衡量诗人的主要标准是良知。一是对艺术的良知;另一个是对现实的良知。”后者的终极追求应是“提倡诗歌的现实精神,以其思想的深邃、情感的真实、反映生活的准确来震撼人心,起到文学的启蒙作用”。马梦的口语诗写作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虽然在诗歌艺术方面仍有很大的探索空间,但可贵的是他葆有一位诗人关注现实、书写民间的良知。

努力打造新余诗歌创作的黄金档

李耀耕(市作协名誉副主席):我是个老同志,年纪大了,我觉得我退下来多年后还能混到这个队伍里凑个数,我已经心满意足,只要后花园或作协邀请我参加一些活动,我就会积极参与,并写点东西出来,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个文化群体是非常可爱的,而且这个队伍越来越壮大,充满了活力,希望大家今后能出更多的好作品。

廖世剑(市作协副秘书长):近几年新余诗歌的发展走向了高潮,新余诗人的创作热情高涨,但因基础薄弱,诗歌水平还是有限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诗人要把眼光放高、放长远,不能只关注写诗的数量,而是要出精品,要有自己拿得出手的代表作。这是我个人的想法。

刘建刚:幸运的新余诗歌。幸运的新余诗人。新余诗歌今后如何发展,我以为,一要吸纳不同声音,兼收并蓄。只要他热爱诗歌,参与创作,我们就应该将其吸纳进来,充分听取不同的声音和建议,共同壮大诗歌队伍、丰富诗歌创作、提升诗歌水平。二是传承现有模式,再接再厉。继续秉承新余诗歌组织、创作、发展模式。三是立足本地生活,彰显自身特色。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同样,越是地方的越是世界的。新余的诗人们应注重对自然山水的观察,注重对本地历史、人文的开掘,把浓厚的桑梓情怀及对故乡文化的喜爱,转化为创造性的“新余表达”,打造一个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新余诗歌现象”。四是借鉴他山之石,创新发展。新余诗歌既要请进来,也要走出去,二者相辅相成,相伴相生。采他人之长,补自我之短,创新融合发展,努力打造新余诗歌创作的“黄金档”。

创造新余诗歌的无限可能性

彭晓斌(分宜作协主席):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新余这方从来不缺诗的土地上,诗歌开始绽放异彩:“老”诗人宝刀未老,佳作不断,一批中青年诗人,如吴惠强、龚杰、何海波、陈振、黄丽英、邓小忠、刘建刚、李皓等,激情迸发,写出了一批新作,质量明显有提高,而“80后”“90后”也表现不俗,成长快,劲头足,大有赶超“70后”的架势,出现了如马梦、肖春香、孙自立、刘春梅、唐冰炎、周亚凡等有后劲的年轻诗人,他们在这几年均有出色的表现。特别是马梦、周亚凡,前者的诗歌把现实荒诞化,但这个荒诞后藏着的良知是清醒的,可以说他已经超越了目前新余的不少传统诗人;后者着重女性的心理体验,写出了她细腻的感触和感悟,常有灵光出现,所以她的诗歌特别有灵性,出手不凡。从他们的诗作中,我可以读到无限种可能,坚持下去,未来不可估量。

相对以前,2017年以后的新余诗歌取得了长足进步,无论是诗歌的数量、质量,也无论是诗人的队伍,都有非常可喜的变化,呈现被外地诗人羡慕、称道的“新余诗歌现象”。但这仍然无法改变我们诗歌小市的现状,这是我们的忧虑之处。诗歌是一种文化,它需要长期的酝酿、长期的浸润,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夜成功。这就注定了我们比别人要更舍得投入,投入的周期要比别人长。写诗作为一种精神需求,而“愤怒”不常找,诗人还是得从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寻找、发现诗意。如何在现有的成绩上再提高、再促进,这应该是我们当前要正视的重点。从这几年取得的成绩来看,我认为,作协的倡导、引领十分重要,只有从上到下营造出一种浓厚的氛围,诗歌的土壤才会变得肥厚,诗歌的才情才会被激发出来。

综此,未来的新余诗歌要有持续、长久的发展,要找到爆发的突破口,要形成和钢铁相匹配的强大诗歌阵营,有几个方面的工作必须坚持,并且创新: 一是请进来、走出去。相对来说,个人认为“走出去”做得不够,可以相应地走出去与兄弟县市交流。 二是举办赛事和交流。赛事不说,这里的交流,说的是本市县区、本市诗人之间的交流,形式可以官方,也可以私人之间、作协与作协之间。交流,可以发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也可以激发写诗的热情。可以结合我市诗歌发展的状况,每年或二三年设立一个类似“年度诗人”的奖项,或者搞个类似《诗刊》“青春诗会”的诗会,免费为他们出诗歌合集。三是评论要加强。恰到好处的评论,对于诗歌的生态非常重要,对于一个诗人的成长更是如此,它可以让诗人最大限度地爆发激情,创作出力作、佳作。

梅花傲雪唯有心

龚 杰(市作协副秘书长):我认为,要写好诗,要做到以下四点。

一要善于学习借鉴。要把学习模仿作为写作的捷径。要学习当然要讲究方法。方法是方向性问题,好的方法能事半功倍,差的方法往往南辕北辙。必须要有一双慧眼,必须要甄别真伪,看清鱼目珍珠。学谁的呢?我觉得,要学名刊大报的,学真正大师的。通过广泛阅读,从感性到理性,揣摩和掌握各种写作技巧和风格。如果能集诸家之长融会贯通,必将成为一颗诗坛新星。如果学一家之长,学到极致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二要善于抓住灵感。灵感是写作者的源泉,灵感更是诗歌的生命。诗歌由于受篇幅限制,必须要有一个好的灵感来触发,通过精炼简短的词句,用想象、比喻、拟人、意境制造等多种艺术技巧来呈现。灵感闪现不受时间限制、不受位置固定,是稍纵即逝的、无形无物的东西,可遇不可求。当灵感来时,如果不能即兴而作,也要记录在案,便于以后完成。灵感是思想情感的反映,也是思考的产物。对一个事物思考多了,潜意识里自然会发酵,突然灵光一闪,就分娩了灵感。

三要善于找准风格。风格的喜好和形成是一个人性格、学识、阅历、审美情趣、语言风格、情感表达方式等共炉淬炼的结果,一定有一种是最适合你的。我们一些诗人不善于发现自己的优点和特长,找不到自己的定位,看不清自己的风格取向,朝三暮四,莫衷一是。在成长的阶段是允许的,但渐次成长后还找不到风格就说明还不成熟。

四要善于雕刻打磨。首先是对标题进行琢磨,标题要概括整首诗的诗魂,再从诗意上加以引导。当然,如果标题出其不意、标新立异,就更具艺术性和新鲜感。标题确定了,再循着诗句逐句逐字琢磨,没有诗意的句子,就尽量使用比喻、拟人、意象等技巧,做到形变而神不变,就是表达方式变了,但诗魂不变。就像我们平时说的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三个成长过程。整个成长过程,也是修改的过程,更是诗魂雕刻的过程。

别具一格的五味瓶——《按》

李 皓:在《2017新余诗歌年选》上,我读到一首短诗《按》:纸,按住了火/火,按住了唇/唇,按住了恨/恨,按住了眼/眼,按住了泪/泪,按住了心/心,按住了手/手,按住了语/语,按住了纸。短短9句,一气呵成,大快人心。

首句“纸,按住了火”的纸是什么?是写东西的东西,是包不住火的东西。明明它包不住火,作者却说它按住了火,这是作者写错了吗?显然不是。所以,你看,你有火吗?亲爱,我给你一张支票,里面有100万;先生,你有火吗?我碰到了你的车,给你一千元;美女,你有火吗?我给你一张洁白的面巾纸擦泪……你看,这不都是纸解决了火吗?

次句“火,按住了唇”的唇,是恋人的唇?是情敌的唇?是上帝的唇?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作者是在说谁的唇,总之,不是在说我的唇,但又像是在说我的唇。不是吗?面对不怀好意者,我刚想启唇,骂两句,谁料对方掏出了一把刀,火药味十足,看来,还是闭嘴好!显然,火,是可以按住唇的。

第三句“唇,按住了恨”,你有恨吗?找谁说去?找领导?算了吧,你还想升官发财不?所以还是赶紧合上唇,少言为妙。

第四句“恨,按住了眼”,很多的恨,你看不过吗?你忍不住吗?看不过忍不住,那就对了,等有来日时,你再把眼睛睁大一点也不迟啊!所以,恨,确实能按住眼。

第五句“眼,按住了泪”,生活给了你99次委屈,你也得忍住泪水。唉,所幸,我们还有一双能按住泪的眼,它是大海啊,海水是泪。

第六句“泪,按住了心”,心若有苦,泪必先流。成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少流泪啊!所以说,泪能按住心。

第七句“心,按住了手”,金山银山面前,你会动心,说真的,我也会动心,但动心就能动手吗?你看,银行门口的押钞员,他们的枪可是上了真子弹的!所以省省心,还是用心按住手吧。

第八句“手,按住了语”,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动口就是要说话了,就是想说话了。但现实中,有话就能说吗?我看未必,许多的话,宁愿让它烂在肚子里,也不要说出来。或者,实在想说时,就用手紧紧地按住自己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按住言语,也是按住语言。人生苦短,非得说那么多吗?如果非得说那么多的话,我们的古人就不会说“言多必失”啊!

第九句也是尾句“语,按住了纸”,照应了前文,来个总结。你看,那一纸诉状管用吗?法官说,还是先沟通吧,还是先仲裁吧。纸管用吗?北大清华的录取通知书,北京的学生拿的最多,你有话要说吗?

9句小诗,句句令人深思,发人深省。以“纸”字开头,又以“纸”字收尾,可谓是“龙头龙尾”,甚是妙哉!读之,如饮佳酿;闻之,如碎料瓶,五味杂陈,意味深长。表面看,它是一首诗,实际上它是一篇气势恢弘的散文,读来酣畅淋漓,如沐春风;它更是一篇条理清晰、逻辑严密、难以驳斥的杂文。读它,可以通透人文;赏它,可以知晓世故。

多维度营造诗意新余品牌

涂 琳:网络带给诗歌更多的喧哗,也带来更多的杂音,我谢绝一些诗歌平台编辑的邀请,也无意在加入什么协会上过多思考,那本红色的新余诗社社员证我还保留着,我仍守着初心,静心沉心做诗国安静的诗民。新余有古代诗歌文化积淀的优势,有多元文化交融的优势,有人才流入引进的优势,希望延续编辑“新余诗歌年选”的传统,继续举办好诗歌讲堂,促进本地诗人诗作水平的提高。

作为一名网络工程师、普通的诗写者,不能从诗学理论和诗学技艺上去剖析新余诗歌,我只能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探索发展途径:一是充分利用智慧新余网络优势,加快诗歌全媒体平台建设。更好地发挥网络媒体的作用,加强对新余有关诗歌网络媒体的建设管理。利用互联网,把诗歌文化事业打造成新经济新文化产业,实现互联网平台、微信平台、纸质平台,诗、书、画、朗读为一体的全媒体。二是聚焦新余特色文化(如城市文化、移民文化、天工文化、抱石文化、仙女文化、麻纺文化、钢铁文化、工业文化、校园文化),创新发展。推动诗歌文化与特色文化的融合发展,带动文化广播出版旅游事业全程全域发展。加强诗歌品牌地理地域性和辨识度建设,更加注重选题,利用好新余的各种文化资源,集合各方力量办好诗歌选本、诗歌刊物、诗歌活动。三是把新余打造成适宜诗歌生长的城市,多维度营造诗意新余品牌。有效发挥新钢集团、工矿企业、大专院校、诗词学会等协会组织的作用,促进诗学进学校、进社区,让诗意的种子在城乡撒播,大街小巷弥漫出芬芳的诗意。四是为迎接新余复市40周年,编辑一本反映新余诗歌发展历程的诗史、诗集。(根据记录整理)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