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青春期的奥秘

2019年09月20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徐春林

青春是一个人精神燃烧的起点。青春的表达,其实就是青年的表达。去年的冬天,我参加江西省作协的现实题材文学培训班时,与喻军华老师同住一间房。他热爱读书,每天晚上读到大半夜。读的是苏童的小说,发现和体察小说的另类精神。他对小说的态度,是永远不可忽视的。

学习结束时,他和我提起他的长篇小说《青春祭》。简要说过书的大致内容,许多年轻跳跃的画面至今我还有印象。今年6月,他把刚刚出版的新书给我寄来,我把小说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寻时间慢慢细读。读一部长篇,需要从头到尾反复读,才能觉察出作者的写作意图。

这是一部鲜活开放的青春书,说到“青春”二字,很多人会觉得青春题材是散漫的,没有那么严谨,相对文本也没有那么大价值。其实,这种结论是错误的。这就像自然中的万物一样,任何植物的存在都有平衡自然的意义。只是我们在审定社会时,抛弃了一些适用于自己的选择。

在读喻军华老师的《青春祭》时,我却发现这是本绿皮书,是有着生命气息和生长力量的,记载了一个长期的青春成长。一本写不死的书,在他的文本里有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存在,以至于让这本书有了新的理解。在我看来,读完这本书,并不算彻底完成了。书里的联系与社会中的存在,是并列着前行的,不被障碍影响行程。

《青春祭》以南山百年教育为背景,以80后樊贝贝这个独特的青春“流浪儿”的视角,揭示青春在社会中的变异和渗透。力求对人物的心理,成长的动态进行探索,从而考虑青年在社会中的定义。这个定义除了教育外,还有他本身的生发选择。可以说,青春本身就是值得敬重的梦想。

然后,社会中的各种差异化,使青春的成长产生变化。青春需要勇气,挑战,还需要鼓励和创造。《青春祭》让更多的时代意识,在作品中追求解放。这或许,正是当代中国的一个复杂问题,一个希望和绝望交织的时代,青春小说更需要丰富的想象,不容易被读者一眼看穿。

今天的青年们,思维更加活跃,更加奔腾,更容易表达自我。他们在追求个性塑造和人物解放,内心世界与人生终极问题保持密切关注,积极思考与自我联系的同时,大量的边界在不停地突破。突破无论是对于现实,还是对于生活来说,都是一种探索,也是打通现实主义的通道。通过文学的青春,逃离成长的困局,使作品擦出了精神的肌理。

《青春祭》里的故事,有很多温厚、闪亮的瞬间。细节往往能够打动读者,也能够对抗创造性的硬度。不同人物,在青春里的角色,栩栩如生。在每个人的血液中,让我感受到它的共享、包容、共生。他们的生存经验,在现实世界中越来越开阔,多元和复杂。理想的信仰,与心灵的信仰,都有开花的地方。

因此,只有理解青春,青春才会绽放出未来和希望。鲁迅一生都不愿苛责青年,也不愿在青年面前说过于悲观和绝望的话,就在于他还有一种对生命本身的自信。另外,整个作品的主基调一致,色彩鲜明。这意味着,作者的创作能力和对题材的娴熟。翻开喻军华老师的写作历程,不难发现对青春建立了厚重的联系。在翻阅这本书时,便能找到青春的落脚点并感觉小小的荣耀。如果没有一种对青年、青春的信心,你的世界就会变得一片黑暗。

梁启超说过:“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希望未来喻军华还能创作出更多有温度有质感,追寻亮光的作品,在文学的背后呈现纯粹的尊严与挚爱,记录对时代的清醒的审视与思考。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