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竹文

2019年09月06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张桂秀

老家还留有二间屋,坐南朝北。屋前院落不大,倒有一方空地,父亲生前想“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古训,便在屋前种竹。

春寒料峭时侯,父亲从几十里外的吉家冲,移来一丛绿竹。一团粗根,四枝高竿,一篷碧叶,煞是爱人。父亲说:“种时,要将竹竿全部砍掉。”我暗想,竹子移到我家地,便遭如此之苦,太残忍。且没了竿,没了叶,看什么?就这样,父亲原样儿种上了。

父亲一次次浇水,一次次培土。日日夜夜,朝朝暮暮。受父亲影响,我的心,也系在竹子上。埋下竹根,时时注意那隆起的一堆土。土里,埋着希望,埋着青色,埋着我父亲一颗期待的心。却不料,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厘米;到第五年开始,才以每天30厘米的速度疯狂地生长,六周时间,长到了15米。其实,在前面的四年,竹子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看见竹的笋,竹的竿,竹的节,竹的无数“个”字叠成的叶,真真切切看见了竹的清姿倩影。

蓦然间,我发现土中拱出三根竹笋,尖尖的、粗粗的、像箭令族,似要“噌”一声射向蓝天。我好兴奋!便日日灌溉,多次施肥,殷勤之至。不多日,那竹笋竟直飙飙蹿到丈余高。又几日,便长出了横枝,长出了新叶,撑起一片茵茵的绿云。

老家的院落前,紧挨着公路,有了竹子既雅致、又防尘灰。峭拨的笋,蓊郁的叶,疏密有度的结构,时时透出使人可解而又不可解的气韵;朝露夕烟,五风十雨,凤尾森森,龙吟细细,是一首耐咀嚼的诗,一幅耐玩味的画,一阕浸润人肺腑的音乐。傍竹而居,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文中诗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

万万料不到,父亲生前辛苦栽种的那片小竹林,竟全部被铲平。那一竹画,一竹诗,一竹美,将化为烟,化为灰,化为无。连同那一片桂花树,全部砍掉,腾出地来扩建“马路”。小竹林啊,当然就无处存身了。我很悲伤,曾于风雪夜,直立屋前,面对繁茂,暗暗落泪,经此难过,既已如此,只有认了。竹,不刚不柔,高风亮节,凌霜雪而不凋,挻拨青翠,摇曳多姿,伐而可复生,清香袭人,清风瘦骨,虚心而有节。那片老竹,阅尽世间沧桑,当更知晓兴废之理,有兴必有废,有废才能兴,竹树死也无怨。为了不枉和小竹林厮守多年,夜深人静之时,写此祭文,以哀悼竹树,将思念留给永恒。

别了,青青的竹子!你的博大、坚韧,将永驻我的记忆。同时,借清风白月,把一颗赤心,十分忧思,满腔眷恋,捎给已故的父亲……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