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生命运的几年

2019年08月0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陶从知

在母校镇巴县中学的时光,时常让我怀念。她雕刻了我们的性格,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给了我们知识,改变了我们的命运,有的同学还在那收获了爱情。

那是一方怎样的土地?

小城镇巴县所辖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中学是绝对受人尊敬的地方。

县中处于黑虎梁和安娅梁之间,紧紧依偎着黑虎梁,处在七里沟的出口处,面向泾洋河,望向东三区。早晨,从学校到七里沟,一路上都是朗朗的书声,让这座城市显得特别有朝气;傍晚,夕阳隐过山头后,两栋教学楼的灯光,带动着万家灯火,山城一片静谧。

对于镇巴,每年最热闹最为全县人民关注的事情之一就是七八月份高考成绩出炉。那段时间有人长夜哭泣,有人乐至疯癫。不是镇巴人只注重学生成绩,而是这地方实在山大沟深,地处偏僻,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走出镇巴,才是那片土地上农民孩子改变命运,而又花成本最小的“买卖”!

那是一些怎样的师者?

任何一个地方或者一件事情让我们怀念的往往不是事情本身而是参与在这个事件中的人。

学校更是如此。她能让学生长久记忆在心的不是学校任何一栋大楼,而是那些深刻影响过他(她)们的老师。可喜的是镇巴县中有一批这样的老师,更有幸的是让我们那一届学生遇到了。

吴大蛟老师是我们补习班的班主任,他是讲政治课的。吴老师最大的特点就是关心学生,像个“好妈妈”一样。除了天天安抚大家“首战失利”的受伤心灵,还苦口婆心地劝大家要抓紧时间,珍惜机会。他也在一些生活细节上无微不至地关心学生。比如当时班上有位姚同学生病了,为了不耽搁他的学习,吴老师每天从家里把药熬好端到教室来守着他喝完,至今姚同学与我们讲起这件事情都是感恩不已。

地理老师也是一位暖心的“妈妈级”老师,有一次课间的时候,她见我的毛衣领口脱了线,下课后就让我脱下毛衣,她带回去很快帮我织好了。

汪召沛老师是学生们公认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的老师,他把数学解题课讲成了一门艺术。一道数学题,我们在考试的时候做错了,怎么都想不出办法,可听他一遍讲下来,你就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卡壳在哪一个环节,是哪一个知识点没有掌握。

汪老师除了是我们的数学老师之外,他还是文科班的班主任。作为班主任,他在提高大家学习方面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全班五排学生每排8人,他让学习较好的学生坐二四排,学习相对差点的坐一三五排,目的就是把学习好的和差的间隔开来,浓厚全班的学习氛围,起到相互促进的作用。除此之外,他还把英语好的和数学好的放在一桌,此举带来了意外效果,因为英语好的大部分是女同学,数学好的大部分是男同学,青春男女在一桌,除了学习也会想很多其它的事情。有几对同桌后来就成为了夫妻。其中一对毕业后在广州携手闯荡商海,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如今也是我们那班同学中最有钱的几人之一。

李谋松老师是一位宽容又充满励志精神的老师。他是中专毕业,然后从乡下中学干起,逐步成为县中知名的英语教师。这样的成长经历,对学生来讲就是最好的榜样。当年我是在社会上打工三年之后再去读高中,由于长期在金矿和煤矿洞子里干活,身上沾染了浓烈的暴力气息,加之十七八岁也正值青春涌动期,在学校偶尔也会参与打架斗殴。但李老师没有对我失望,而是耐心开导我,是他让我走上了认真求学的正道。

最后要说的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江成云。他是典型的知识分子,消瘦的身板,白白净净的脸上长满了胡须,高度近视的眼睛清澈地观察着这个世界。在高中那种完全以考学为目标的日子里,他是唯一一个把文学带进课堂的人。高一的时候,他就鼓励我们办过手抄报,把同学们写得好的作文在两个班上朗读,让很多人对语文产生了兴趣。也是他把戴望舒的《雨巷》北岛的《回答》顾城的《一代人》舒婷的《神女峰》带进了课堂,让我们在那窒息般的高中生活里,看到了江南氤氲细雨中撑着油纸伞走来的姑娘,领略到神女峰关于爱情的坚守,思考一代人的痛与希望,以及生活残酷的真相……

高中几年对我们影响较深的老师还有很多,由于时间久远,很多老师难以叫出名字了。

在镇巴中学不乏如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等省内名校毕业的老师,也不乏获得了特级教师、汉中名师、教学能手等诸多称号的老师,他们一生扎根在那里,把才学留在了那片土地上。他们把自己的本领全部无私地交给学生,希望自己的学生能考上好大学,走出那座大山,去更广阔的地方,实现更大的作为。

那是一些怎样的同学?

同学聚会大家常说:初中同学最亲,高中同学最真,大学同学最精。

正因如此,高中毕业已经快二十年了,但是有关我们高中的趣事至今是记忆犹新,不能忘怀。

在我们那一届,有关我们七兄弟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那就是超哥、老肖、海儿、马儿、丁剑和勇儿。我年龄最大,脾气最爆;老肖年龄次之,人最成熟;海儿最帅,篮球打得好,特招女生喜欢;马儿最贪玩,丁剑个子最高,家里条件最好;超哥年龄最小,成绩最好,后来酒量也是兄弟几个中最大的;勇儿性格较为内向。

老肖是我们高一四班的班长,他好像天生有做领导的能力。

我是在社会上打了三年工再回来读书,因此学习基础特别差。记得第一次上数学课,我连勾三股四弦五都听不懂,英语第一次考试也就十几分。从高一开始,我就买蜡烛在教室里上第四节自习。那时候高一晚上是三节自习,高三才是四节自习。后来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很快就跟上来了,进入了班级前五名。正是这个原因,班主任李谋松老师总是表扬我。作为班长,老肖自然也注意到了,开始与我一块上第四节晚自习,我们开始了解对方。

现在回想起来,最大的照应就是大家经常周末的时候到小毛垭老肖家里蹭腊肉吃。老肖的父亲是村支书,家底比较殷实,我们其他几个要么是离家太远,要么就是家境不好。

老余是高中期间唯一一个与我一块在河南金矿挖过矿的。我挖金矿是因为家境不好要挣钱,他挖金矿纯粹是想体验生活。他这种想去体验生活的意识来自《平凡的世界》,这本书是我们这类人的精神食粮,我看过十遍,就连老余这种纯理工男也看了两遍。前几年,我还在新余电视台一个读书栏目专门谈了对这本书的尊重和认识。老余一直把自己划拨在文艺青年圈子里,主要是高二的时候全校文艺表演,他所表演的节目《我要上学》获得全校特等奖。

在河南金矿的那个暑假,我们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辛苦。我们每天晚上八点左右上班,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才出来,一整夜的装矿渣,不仅需要力气,也需要耐力,还时刻冒着生命危险,一个月也就七八百元钱,关键是月底老板还不一定有工资发给我们。好在我打工的老板都很好,知道我挣钱是为了读书,所以每到快开学的时候,他就是借钱也不会少我一分工钱。

时间把我们从青葱少年变成了中年大叔,如今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事业领域顽强地拼搏,不艳羡别人,也不菲薄自己。大家都深知走出大山的不易,也亦知生活的艰辛。但我们始终秉持着镇巴人的憨厚淳朴,坚守着在高中阶段形成的价值观、人生观,永远铭记镇巴中学的校训:知识改变命运。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