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梅熟时光

2019年07月1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戴南祥

老家在赣西分宜农村的一个小山村,四面环山,一直往西走,深山旮旮里座落着十几户人家,人们习惯称它南山。

南山有一些野生的杨梅树,村里人一点都不知道。直到有天村民上山砍柴,看到那些树在春天里放肆地开出花来才惊讶了:“哟,居然在南山有这么多杨梅树!” 

俗话说“五月节,杨梅到处跌”。每年初夏,燕紫莺黄,紫蕊苍枝,一阵梅雨,一阵太阳过后,杨梅就闷熟了。五月的杨梅,吮足霏霏雨水,饱受明媚阳光,脱去青涩,熟了,红了。梅子挂满树梢,如少女娇嫩欲滴的唇,羞涩地隐在茂密的枝叶之中,散发出诱人的芬芳,醉了山乡,也醉了童年的时光。家乡的杨梅不仅数量多,颗粒大,而且质量好,红里透黑,味道甘甜,远近闻名。这时候,每天进山采摘杨梅的人成群结队,络绎不绝。有的挑着箩筐,有的背着竹篓。进山采杨梅的人,除了村里的人外,还有邻近镇子上走八、十里路赶过来的。大伙碰擦着路草上湿漉漉的露珠,高一脚低一脚地踏进了山岚缭绕、白雾弥漫的深山里。

南山的杨梅树枝繁叶茂,树干如桶,树冠如盖,而且往往是几棵杨梅树长在一起,还在山下就可看到那绿叶丛中的点点红果。人们有的在地上踮起脚尖伸长手摘,有的蹬上临时架起的梯子上摘,有的直接爬上树,把各自的篮子挂在树杈上,胆大的,身手敏捷的,则爬到更高处摘最大最红最好的。有时,大家都中意同一棵杨梅树的果实,就一群人都爬到同一棵树上争抢,弄得杨梅树不胜重负,枝条弯垂欲断,摇晃得厉害。女孩子们胆子要小一点,遇此情景,发出阵阵失声的尖叫,大声地骂着后上来的男伙伴:“砍脑壳的,少上来两个人呀,树都快要断了!”男孩子却镇定自若,若无其事地嘻嘻哈哈大笑起来。一些跟着大人来的小孩子根本不敢爬上树,就守株待兔,眼睛却不忘死死盯着树枝上,等着树上掉杨梅。哪怕是被树梢上欢歌雀跃的鸟儿们,啄食时不小心啄落的,或是被风儿偶尔吹落的,不管梅子上沾的灰尘, 用嘴一吹就一股脑儿吞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儿时就是这样。此时,每个人都盼望天老爷突然刮一场大风,或是下一场大雨,以饱食一顿杨梅大餐。突然咚的一声,杨梅砸在某人的头上,或是鸟粪掉在某人的衣服上,都会引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折腾了一天,大家纷纷下山回家,山林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走进村子,从村口一直到家,乡亲们谁碰上了,都会抓一把尝尝。最有意思的是那些刚有身孕的年轻媳妇,想吃杨梅,又怕别人知道,我们从她们门前经过时,她们从屋里跑出来,飞快抓一把又赶紧跑进屋。

刚摘回来的鲜杨梅不好贮藏,放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质腐烂,但总有一些勤巧的家庭主妇把鲜杨梅做成多种小吃。记得邻家阿婆就有这般技艺,把鲜杨梅洗净放在竹垫上,让太阳晒成杨梅干。杨梅干配以白糖,蒸透再晾干,制成白糖杨梅干,甜中带酸,这又是我们整个秋冬的零食了。阿婆最娴熟的则喜欢每年都会留一些好看的杨梅拿来泡酒,把杨梅洗净后加一些冰糖,一同浸泡在酒缸里密封数月,等白酒泡到暗红色了取出果肉,留下汁液,再密封保存一段时间即成杨梅酒,泡过酒的杨梅除了白酒味就没啥味道了。喝一口杨梅酒,烈中带点甜味,顿觉气舒神爽,消暑解腻。杨梅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以之浸泡成的酒,既芳香适口,又有消暑解毒和止泻的功效。以杨梅浸酒的方式,至今在城乡百姓中仍然风行。

一年,二年……我已有三十多年不曾尝到它的滋味了。偶尔回到老家,不是在严寒的冬天,便在酷热的夏天,或者杨梅还未成熟,或者杨梅已经落完了。现在我的味觉也显然改变了,即使回到老家,遇到细雨如丝的杨梅时节,我的舌头应该感觉不出从前的那种美味了,我的牙齿应该不能像从前似的能够容忍那酸性了。

五月,梅熟时节。我?曾深情地在南山的杨梅树下徘徊,快乐地踩着梅树间漏下的点点斑斑驳驳的日光。听树上悦耳的鸟鸣,听四周田野里响起的阵阵蛙鸣,看彩蝶在绿红之间悠悠地飞舞,聆听梅熟时节孩子们捡拾杨梅时,各种嬉闹喜悦的声音,让人沉醉其中而流连忘返。也曾短暂地停留设想过:这些内心比我还安静的杨梅树,就在孟夏时日,经阳光的晾晒,一定是一句句的唐诗,一定是一阕阕的宋词,一定是一幅幅水墨丹青。

南山杨梅树给予了山村孩子许多养分和欢乐。它依然还在,在不远处,在家的西面。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