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作者:涂俊

今天五点左右起床,外面闷热,院落里的知了不停的叫唤,家里空调吹着凉凉的风,妻子还在酣睡,洗漱完毕下楼,每天这个时候我习惯去长林湖公园跑上几圈,随着年龄的增长,总觉得全身提不起精神,与好友聚餐谈论的多半是锻炼身体及如何规避运动带来的伤害。移步下楼,长林湖公园就在离家一百米的地方,公园里晨练的人已是不少,压腿、转腰、舒展等运动前的动作不能少,我漫不经心的瞥向右边的一个小山包,草长得还算葱郁,小山包上一位中年男人正在整理竹席。他竟然是在外过的夜,以天为盖,以地为席,凉风习习,享受这无尽初夏凉夜,甚是惬意。

此情此景倒让70年代的我忆起了年少的时光,朴实、无忧、清苦但幸福的日子。那时大多数人家是穷的,兄弟姐妹多,买不起电扇,家里有的电器就是电灯和电筒,就连电也得省着用。

那时的夏天,天总是闷闷的热,但感觉没有如今的热。晚上最好的乘凉避暑之处便是屋前的一大块空地了。想来整个村庄这块空地还真是好,那时大家都住在“众厅”里,所谓“众厅”,就是三户以上人家的房子连在一起,相互依存,中间有小巷隔开。小巷里的风甚是凉快,大人白天出去干农活,小孩就倚在小巷的大石块上睡着了,直到大人赶工回来。夏夜是愉快的,也是小孩最幸福的时刻,夜空星星点点,月亮也出奇的亮,孩子们来到空地上,“打仗”是必不可少的,可以两个村庄对打,也可以分成敌我对打,最后自然是解放军赢了,直到筋疲力尽才匆匆赶回家。大人每天干活很累,小孩回没回家自然不管,也无需管。露天的竹床三三两两摆在樟树底下,蚊子总是不请自来,人们的智慧这个时候得到淋漓的发挥,烧一堆带土的野草,似燃非燃,烟雾呛得人流眼泪,蚊子自然也躲得远远的,宁静的夏夜就这样不经意伴随着童年的梦悄悄的流走。

忆起那个年代的故乡,是我们年少时想要逃离的地方,也是我们人到中年漂泊在外想回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责任编辑:邓彬]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